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发糖组】三百年九芝堂

*817快乐!

  前些日子我突然开始腰疼,无论拧成什么姿势都缓解不了,像是腰椎上长出一片小刺顶着皮肉,又酸又疼,连带着腿也有点发麻。不过腰疼这种事情在我和闷油瓶搞到一起去之后就不算新鲜了,头几天我也没在意——夏天天干物燥,我和闷油瓶每天睡在一张床上难免就一时兴起擦枪走火——以为是我们两个太不节制滚床单滚出来的疼,也就没跟他说,毕竟“你别弄我太狠我被你弄的腰疼”这种话想想就觉得丢人。正好闷油瓶准备出去巡山,我盘算着吃斋念佛一礼拜怎么也能好转一点。没想到直到闷油瓶回了村,我的腰疼仍然没有缓解,反而越发的严重了起来。他回来的那天我疼到半夜也没睡着,仿佛自己是一个被折叠了八百次的翻盖手机...

【十二生肖】【瓶邪】昔去雪如花

*817快乐~

*天雷ooc预警,不会写硬要写预警

01.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

02.

  张起灵是被药苦味唤醒的。

 天已经亮透了,庙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吴邪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了一口小锅,竟然真的煎起了药,那药汤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是一种清苦却使人心静的味道。少年抱着膝盖守在炉子边,脑袋已经垂了下去,一点一点的,像小鸡啄米一般。张起灵看了只得摇了摇头,复将吴邪的外袍披回少年的身上。  

  他推开庙门走了出去,那股苦味才淡去了些,被雨后的土腥味所掩盖。经吴邪处理过的伤比前些日子好了许多,起码不会那般刻骨铭心的痛了,他...

*接重启第六十五章

*不负责任猜想,肯定不会这么简单,随便吃个糖啦w

我仔细去看,就发现他的角膜上面那一层都是,都是芝麻大小的虫子。
——————————————
看清闷油瓶角膜的一瞬间我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人们对眼睛的看重是能从生活的方方面面中感受到的,黑瞎子在训练我所谓睫毛神功的时候曾经要求我在面对水枪时不能闭上眼睛,那时候我一度以为我的眼球会被水枪射爆。在我的观念中,眼球仍然作为人体的一个柔软且无法强化的部位暴露在外,所以当看到他角膜上细密的,还在爬动的虫子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怕他会觉得疼。

不过闷油瓶的驱虫体质在我的印象中还从未失灵过,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虫子喜欢往他身上贴。他放下刘丧,

【瓶邪小料本放风】【自娱自乐】【放飞自我】

不来吃糖吗XDDDDDDD卖一发安利。以及去盗墓O的小可爱们到时候可以一起玩儿呀~

南华_NAMWAH:


占个tag问一下!(顺便给tag增加热度哇)


魔都9.23的盗笔only有小伙伴会去吗XD


这边约了几位太太想要一起弄一个五六七八万字的特别随性的瓶邪小料本(附赠明信片)去展子玩玩,也会开通贩,想问下有没有想要的小伙伴呀!!


价格不会太高的肯定在30到40区间(最高估计啦不会超过这个的),目前正在找厂家尽量往便宜做,总之就是一个放飞自我娱乐大众的小本本,开心就好开心就好哈哈哈



【印调这边走】


-------...

【瓶邪】【雨村日常】苦夏

*来自于我孟 @素为绚兮 的点梗,一发甜饼

  我和胖子都是苦夏的人,胖子胖了大半辈子,算是习惯了夏天的难熬,我却不太一样,这几年来我的身体情况并不太好,已经到了我自己也有所察觉,有所担忧的地步,尤其是这两年,夏天对于我来说变得格外难以忍受,就算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屋子里,也能冒出一身的汗。

  这种汗不像是运动过后出的汗,给人一种淋漓尽致的畅快,而是一种不断榨取身体水分的虚汗,常给人烦闷以及四肢酸软的乏力感。所以在装了空调之后,我将近全天都待在空调房里,企图暂时远离了这种黏腻和空虚。

  但事实证明空调吹的太多对身体仍然是种伤害。我有午睡的习惯,有时候就躺在沙发上小憩半个小时。那天我刚刚睡...

【瓶邪】我觉得,我室友不喜欢我 09

*不是完结,还要撒两章狗血
*前文可戳下方tag

    看了看回复,非常感谢大家,一直在安慰和鼓励这么废柴的我,承蒙关心,我现在的心情不说有多好,也还算马马虎虎。但是我想要说明的一点是,有些朋友可能是出于好心,替我打抱不平,又从我的描述里得到了“Z很不负责任”之类的错误的信息,所以说了一些攻击Z的不太好听的话。在我看来这对Z是非常不公平的,他不该因为这件事受到这样的攻击和评价。其一是因为我作为故事的描述者,虽然在极力避免过多的谈论自己的感受,只想让大家评判我们的相处方式,但难免会带着一部分的主观情绪色彩。其二,Z从来没有表明过他喜欢我,或者说Z可能从来就没有喜欢...

【瓶邪】【雨村日常】停水

     雨村停水了。

  那会儿我正好在厨房里洗碗,打算把泡在盆里的碗冲干净,就听见水管叽里咕噜的响了几声,水流一下子变小了很多。我满手都是洗洁精沫,只好用手背又推了两下龙头的开关,勉强的就着那点聊胜于无的小水流把手洗了洗,拿着挂在门把手上的毛巾擦了擦油腻腻的手。

  从厨房门口恰好能看到胖子窝在沙发上吃西瓜看电视,闷油瓶又不知道去哪儿了,客厅里也没见到人。我探头喊了胖子一声,道:“你去外头问问是不是都停水了?”胖子嚼着西瓜“啊?”了一下,说不会吧,没听说要停水。他和村委会大妈们走的近,什么事都能提前知道点消息,之前很是引以为傲,这回倒是一点没听说。

  ...

【瓶邪】【ABO】愿赌服输10

*双Alpha

*日常爆字数,前文请戳下方tag

  这一口下去能不能标记Alpha吴邪并不清楚——标记了也无所谓,床都上了一半了,也不会计较这些,就是不知道张起灵什么态度——但他知道肯定咬的不轻,浓重的硝烟辛味里混着淡淡的铁锈味,后味泛甜,让他觉得自己的血液也烧了起来。张起灵丝毫没有受吴邪的影响,仿佛对方咬的是一块木头,而不是他自己的皮肤。手下的动作仍然很轻,上药包扎的过程中没有再让吴邪感觉到难以忍受的疼痛,又或许是已经麻木了,痛觉神经的反应都迟钝了起来。

  吴邪放下心来,慢慢的松开了牙齿,皮肤黏连着牙齿的感觉太过显明,他自己先是忍不住打了个颤,生怕真的连带着张起...

4000fo感谢wwww

来点梗吧,仅限雨村日常哦,能写的都会写,当然完成时间不定啦(。

点梗我都看到啦!就不一一回复了www写了之后会圈点梗姑娘们的!

【瓶邪】【论坛体】我觉得,我室友不喜欢我 08

*快写完了,前文可戳下方tag,仍旧是有什么想问W的话可以留评论www

*本来这篇文的时间线是按着写文时间来的,结果……给大家拜个晚年了……

  有人问我上次帖子里的闷油瓶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一不小心掉马了。虽然Z的真名也有点清奇,但怎么看闷油瓶都不能是个真名好吗。闷油瓶是我刚认识Z的时候偷偷给他起的外号,因为Z真的太不喜欢说话了,总让我觉得自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时候我们还不太熟,即使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心理上还是会有些过不去。我自我感觉这个外号起还是挺形象的,我一直瞒的挺好,只有在P面前说漏嘴过一次,Z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我预感他会一脚把我踹到墙上去。

  过年这几天比较忙,心情也不太...

1 / 16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