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甜到齁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以上cp均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不准丢我

*接南京篇——“找墓门”

*明天一大早考试我也是非常拼了

仔细一看,满悬崖的亭台楼阁都是浮雕,犹如巨大的盆景一样,其中——我们能看到,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大殿镶嵌在崖壁上,那应该就是墓门了。我看着心说不好,就看到闷油瓶看我一眼,我大叫:“不准丢我!胖子!土耗子!”

【我非常肯定闷油瓶是故意看了我这么一眼,甚至趁着那只信号弹的光亮还能看清他嘴角挂着点笑意。我对他这样的的眼神很是熟悉,原因说来也有点好笑,在雨村的时候我时不时就会被闷油瓶丢这么一下,导致我现在能像耗子见到猫似的,不用经过大脑思考就能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不准丢我”。

自从我沉迷泡脚之后,这项活动就充斥在我任何可以休闲放松的时间里。...

“不准丢我!”

非常典型的情侣打情骂俏模式了。

升天。

小哥果然和吴邪的裤腰带比较熟。

只靠眼神交流的两个人。

可爱死了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瓶邪】【ABO】愿赌服输 07

*双Alpha,耍流氓的非正常意义ABO

*忘记前文系列www前文可点下方tag。这篇看得人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写下去,犹豫半天还是发吧。喜欢的话就告诉我啦w

吴邪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做法算不上高明,但他仍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满腔怒火,暴涨的信息素气味迅速充盈在房间里,像是一个密封的炸药包。

没有哪个Alpha会在另一个Alpha如此强烈的信息素气味下觉得好过,但他不介意这样的做法会惹恼张起灵,或许是曾经身体的亲密让他不由自主的降低了对这个人的防备,又或许是其他的,他也说不上来的一些情绪。

张起灵没有像他想象的一样,在这样明显的挑衅中掐住他的脖子或是干脆给他一枪,反而极为冷淡的挥散了...

【瓶邪】冲动(接南京篇)

*南京篇十五、十六、十七相关内容,引用的原文用【】标明

*可以说是我这种乌龟手速的极限了

  我被二叔压着坐在二叔吉普上那会儿,心里不知道拎着闷油瓶的小人骂了几遍,娘的以前有个风吹草动闷油瓶分分钟清醒的和没睡过似的,现在他男人都被拉走独自面对狂风暴雨了他丫还在金杯上睡的昏天黑地——虽然是我想让他逐渐适应这种生活,用了很多办法才让他有深睡眠状态的,但心里还是难免有点结婚前和过日子后的心里落差。

不过更多的大概还是面对二叔的忐忑让我的思维开始跑马,二叔是我们家人精的代表,是那种皮毛油光水滑还笑容文质彬彬的千年老狐狸,我到了这把岁数还是怵的不行。二叔脚踩在油门上,威胁我说不说实话他就...

*接南京篇——“南海王墓”
*不太想占用lof太多地方,以后都先在微博上发,一段时间整理好了再一起发过来~想及时看的话可以加下微博,和lof同名~

闷油瓶在下面“pi”了我一声,我再次把手机递下去,他已经落到靠近井底的位置,拍了照片,再次把手机丢上来,我打开看照片,就看到井底青铜片下的石板上,有几十盘已经腐朽粘在底上的磁带。

【大金牙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回头小声的问胖子:“小三爷和哑巴张这么默契啊?”胖子在边上嘿了一声,说:“你这废话,你爸爸妈妈不默契谁为你撑起一个家。”

我恶心的直翻白眼,不过心里还是很满意这个关于默契度的评价。在我还是他们之中战斗力最菜鸟的拖后腿专业户的时候,我曾经非常羡

*接南京篇——“西海落云国”

我听着金万堂说的那句半天没反应过来,以为他叫的是“哑巴巴”,还想着哑你娘个腿你自己怎么不叫“金牙牙”。结果胖子也跟着嘟囔了一句,说我们这几年业务真是不行了,这水平要有个营业执照早就给吊销了,还是瓶爸爸最靠的住。

我站在一边儿思绪万千,活脱感觉自己捡了俩年过半百的儿子,憋的脸都青了。闷油瓶边活动筋骨边抬眼瞅了我一下,我立刻狗腿的笑了笑,从背包里拿出瓶水双手递给他,说:“爸爸您辛苦了。”

闷油瓶手伸到一半就僵住了,水瓶咣当一下掉在地上还咕噜咕噜的滚了两圈。接不住水瓶这种事别人有个手误之类的可以理解,发生在闷油瓶身上就和大卫科波菲尔玩儿大变活人的时候把自己切了的概...

*接南京篇——“我叫张起灵”

原文:我们连滚带爬冲出去,黑暗中冲进野林子,还没冲几步,闪电下,看到一个穿着雨披的人低头站在雨里。

一个闪电是瞬间亮起,看到这个人几乎只用了4分之一秒时间就到了我们跟前,我和胖子吓的大叫:“杨大爷!!!!”
两个人煞不住车从那人身边抱头冲过去。被那人同时揪住衣领,直接拽回,摔翻在地。

大雨中他掀起自己雨衣的连帽,闪电下,我就看到闷油瓶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闷油瓶稳准狠的手法成功的把我摔懵了,我躺在雨里半天没说出话,瞪着眼睛盯着他湿漉漉的脸。胖子在旁边哎呦哎呦的叫唤,爬起来的时候顺手拿了盗洞门口撑着的伞,一边揩身上的泥水一边道:“这位帅锅你来的很快啊,吓死本胖...

【瓶邪】我觉得,我室友不喜欢我 07

*久违的更新。前文可戳下方tag查看。

*关爱老透明写手。恭喜小吴终于和Z睡了!

    Z跟我回家之后一直住在我房间隔壁的客房里,我们两个每天的行程都差不多,白天出去玩晚上回来打游戏,睡前互相道个晚安各自去睡觉,和在学校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我并不是个很心急的人,也暂时不想考虑怎么和Z进一步发展,觉得这样没有进展但又令人舒服的相处也很好,能很快的将我心里那些不安和紧张抚平。

    要说唯一的进展还要归功于前两天下的那场大雪。我爸妈都喜欢养花,买房的时候专门挑了顶楼复式带一个花房的户型,我和z的房间在二楼,也...

【瓶邪】【雨村日常】赛龙舟

*祝大家端午快乐www惯例的雨村甜饼贺文。

*往年只吃甜粽的我,今天准备尝试一下,蛋黄粽。

   自打我们三个来了雨村,大半个村子农副产品的生意都被我们包圆了,村领导心里对我们又爱又恨,大概是因为这两年过年他们都没怎么好好的吃上腊排骨。但又苦于不敢招惹我们,毕竟我们三个身上还带着点“我不当大哥好多年”的气质,肩负着带动全村GDP发展的重任。于是经常咬牙切齿的夸奖我们有生意头脑——胖子不认为这是夸奖,说我们这是杀鸡用了宰牛刀,用倒腾的古董的脑子卖菜,怎么都能卖出朵花来。

  这两天村支书又来找我,说附近乡镇要开展个农副产品交流会,村委会商量了一下,希望我们几个...

【周叶】烟尘里 01

*祝世界上最好的老叶生日快乐。

*不会古风硬要写,目前还是狼周×将军叶。玄幻不科学没有考据瞎鸡脖写背景。

01.

    大漠难得有如此平静的时刻。

    浑圆的太阳在视野的尽头沉下了,烧的天际一片洋洋洒洒的赤红,连绵的沙丘起伏成波浪,铺开鎏金色的光。没有起风的傍晚,旌旗仍是高高的悬着,在营帐顶头间或的摆动两下。空气一如平常的干燥,风沙长年累月的积在喉咙里,带着灼热的味道。

    叶秋蹲在沙丘上,嘴里吊着一根不知道哪里拔来的草茎,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也不顾身上的甲胄被晒的滚烫,执...

1 / 22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