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接南京篇——“西海落云国”

我听着金万堂说的那句半天没反应过来,以为他叫的是“哑巴巴”,还想着哑你娘个腿你自己怎么不叫“金牙牙”。结果胖子也跟着嘟囔了一句,说我们这几年业务真是不行了,这水平要有个营业执照早就给吊销了,还是瓶爸爸最靠的住。

我站在一边儿思绪万千,活脱感觉自己捡了俩年过半百的儿子,憋的脸都青了。闷油瓶边活动筋骨边抬眼瞅了我一下,我立刻狗腿的笑了笑,从背包里拿出瓶水双手递给他,说:“爸爸您辛苦了。”

闷油瓶手伸到一半就僵住了,水瓶咣当一下掉在地上还咕噜咕噜的滚了两圈。接不住水瓶这种事别人有个手误之类的可以理解,发生在闷油瓶身上就和大卫科波菲尔玩儿大变活人的时候把自己切了的概率差不多。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胖子和金万堂也都是一哆嗦,三个人紧张兮兮的盯着闷油瓶的动作。没想到闷油瓶只是又活动了下手腕,慢吞吞的蹲下把水瓶捡了起来。

胖子瞪着眼睛,表情仿佛在说瓶爸爸一点儿不禁夸,一脸想说连小哥的专业水平也下滑了又不敢说出口的样子。我也松了口气,正打算去看墓里那位六耳猕猴的买地契,就见闷油瓶以一个半蹲的姿势从下向上的看着我,直到他一点点站起身,打开瓶盖喝完水,都以一种电影里慢镜头的效果看着我,看得我背后发凉汗毛倒数。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按照我的经验,你很难从闷油瓶的目光里读出什么外露的情绪。然而他现在的眼神却让我十分明确的感受到,他有某种信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知道。我脑子里一下转的飞快,闪过了无数种不好的和更加不好的事态,甚至想到难不成那张买地契的上面写的是我的名字?

我的脸色大概是一下子就变了,金万堂回头看我的时候吓得大叫了一声,估计看我我情绪变化太快,以为我现在这幅模样是被鬼上身了,哆哆嗦嗦的问了一句:“小三爷……你……你没事儿吧?”

胖子闻言也回头看我,刚想张口又想到了什么,朝闷油瓶那边偏了下头,接着叹了口气,按着金万堂后脑勺让他别往后看,说:“你爸爸和妈妈聊点事儿,老孩子没事儿别瞎凑热闹。”

听到胖子这句我才反应过来,脑子轰一下的炸了。隐约想起上次叫闷油瓶爸爸的场景,心里一下就臊的不行。看来以后不但饭不能乱吃话不能乱说,爸爸也不能乱叫。

评论(20)
热度(228)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