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接南京篇——“南海王墓”
*不太想占用lof太多地方,以后都先在微博上发,一段时间整理好了再一起发过来~想及时看的话可以加下微博,和lof同名~

闷油瓶在下面“pi”了我一声,我再次把手机递下去,他已经落到靠近井底的位置,拍了照片,再次把手机丢上来,我打开看照片,就看到井底青铜片下的石板上,有几十盘已经腐朽粘在底上的磁带。

【大金牙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回头小声的问胖子:“小三爷和哑巴张这么默契啊?”胖子在边上嘿了一声,说:“你这废话,你爸爸妈妈不默契谁为你撑起一个家。”

我恶心的直翻白眼,不过心里还是很满意这个关于默契度的评价。在我还是他们之中战斗力最菜鸟的拖后腿专业户的时候,我曾经非常羡慕胖子和小哥能在对视一眼之后就成功的进行包抄,而我和闷油瓶对视只能成功的摔个马趴。如今我的战力虽然仍旧不能跟的上趟,但好歹能比较准确的了解到闷油瓶的想法,也算是个现在世面上最靠谱的闷油瓶翻译器,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培养默契这件事除了靠长时间的相处,还要靠彼此之间的沟通磨合。和闷油瓶沟通这种事常人做不来,我曾经也觉得有点困难,但好在如今我和闷油瓶的关系已经非同往日的亲近。

很多人都说过两个在一起久了,无论是面相还是思维方式都会变得很相近,我近来也有如此的感受。比如我能从闷油瓶的眼神里大抵明白他的意思,再比如他朝我pi我就能快速递给他手机,而在这期间我并不用费尽心思的去考虑他的想法,更多的则是一种理所当然。

关于pi这个发音还是闷油瓶跟着我去同学聚会的时候学来的。前几个月的时候我的大学同学忽然联系我,说打算在母校附近举办一次同学聚会,也能让大家重温大学时光,并极力邀请我参加。到了我这个年纪的人难免念旧,对大学同学的情感逐渐变得标签化,只是想起这四个字便觉得感慨颇多,再加上这些年我也确实很少与他们联系,于情于理也都该去参加。

我问胖子和闷油瓶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胖子一口回绝了我,说他跟年轻人玩儿不到一起。闷油瓶倒没什么表示,意思是怎么样都可以。Z大的风景一直不错,风景好了谈恋爱的人就喜欢往出跑,我年轻的时候还有点想法,想着以后有了对象就拉他来逛校园,把大学期间没法感受的情人角都感受一边弥补遗憾,于是就没给闷油瓶偷闲的机会,和他一块回了杭州。

杭州是我的地盘,我提前让王盟把金杯开到火车站。王盟问用不用他开车送我俩过去,我让他自己玩儿去,别当个两千瓦电灯泡还没自觉。

我们两个自己开车去了酒店,放了行李就去约好的餐厅吃饭。这么多年不见面,老同学一来都挺热情的,开始的时候我还能顾及着点闷油瓶,后来被灌的什么也顾不上了。

闷油瓶大概看得出我是真的高兴,也不拦我,就趁我得空的功夫让我抓紧吃点东西。我喝的东倒西歪的,意识还清醒着,腿先不受使唤了,就坐在凳子上听他们一圈圈数落我,说我这么多年也不联系他们,再一杯杯罚我酒。

坐在我另一边的是我们班特别模范的“班对”,大一一入学就谈恋爱了,两个人都属于挺活泼的类型,闹过不少又好玩儿又甜腻的事儿。毕业后不久两个人就结了婚,现在孩子都上高中了。

我迷迷糊糊的听着那姑娘和另外的同学在旁边聊家长里短,还有教育孩子的那些事,忽然心绪冗杂,就悄悄问闷油瓶:“你听着觉得怎么样?”

闷油瓶摇了摇头,反问我:“你呢?”

我觉得他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就笑了笑,摆摆手没说话。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有好的也有过不去的,但只要自己觉得值得,觉得幸福就足够了。

那个女同学的老公喝了一圈回来,见自己老婆聊的起劲也不搭理他,就在她脸前打了个响指,配合着“pi——”了一声。那女同学回过神来,佯装生气的挥开男生的手,结果装到一半反而笑了起来,道:“多大人了还玩儿这一套。”

我也在旁边哈哈的笑,学着样子朝闷油瓶“pi——”了一声,并在他眼前做个了抓的动作。闷油瓶眨了眨眼睛,问:“什么意思?”我说这是我们上学时候喜欢玩儿的,差不多是让你回神,引起你注意这类的意思。他点了点头,眼神就落到一边去了,我缓了一会儿也舒服了一点,又继续被拉着叙旧聊天去了。

回去的路上换成闷油瓶开车,我脑袋有点发晕,就倚着车窗看窗外。电台里放的歌是朴树的《那些花儿》,我跟着哼了几句,闷油瓶把车停下来等红灯。正哼着啦啦啦的时候闷油瓶忽然朝我pi了一声,我抬头看他,他飞快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摸着脸,楞了一会儿才说:“这是哪出?”闷油瓶抿了抿嘴唇,笑了一下,说:“没事儿,试试。”

闷油瓶学东西总是很快,自那之后他就学会了用pi来召唤我,吃饭pi洗澡pi上床睡觉pi,现在下个斗也pi,充分的锻炼了我荒废多年的阅读理解能力。

大概是看我出神太久了,闷油瓶缩骨重新爬上来,又pi了我一下。我赶紧朝他摇了摇头示意我没事儿,他又瞅了我一眼,才将】磁带的残骸一字排开,大概有四十盘磁带,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了。里面的带子都已经烂断了,无数的污泥卡在磁带里面,转都转不动。王胖子喃喃道:“看来杨大广同志,曾经躲在这个井底,录雷声。”

评论(31)
热度(200)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