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ABO】愿赌服输 08

*双Alpha,雷者慎入。

*爆了点字数,好好地整理完大纲觉得这故事大概真的是非典型性ABO。

*前文戳下方tag,爱我你就夸夸我(x

 

    不知道是药物作用还是心理暗示的影响,吴邪能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变得越来越清晰,而四肢却变得越来越沉重,尤其是被注射的左手臂,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他的手被绑在身后,非常牢固,于是他尽可能的活动着手指去辨认手腕上的绳结。


 

  这种系法让他感到熟悉,小时候三叔喜欢带他出去玩,有一次玩到一半的时候文锦阿姨忽然联系三叔,三叔撇下他偷偷溜出去约会,怕他走丢就给他买了根冰棍,把他捆在树上让他等着自己回来。他舔着那根冰棍棒顶着烈日和这种绳结做了一整个下午的斗争也没解开,磨的手腕都红了,差点晒到中暑。后来三叔才告诉他这叫俘虏结,一般人都解不开,被绑着的那个人就更想都不要想。

 


 

  他小幅度的用右手去摩擦左手的手腕,确认左手没有任何的知觉,开口道:“这药除了变傻还有其他副作用吗?我怎么感觉半边都要瘫痪了。”张起灵轻微的抿了一下嘴唇,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钟表。“你只有半小时了。”张起灵道,“姓名。”

 


 

  “吴邪。”吴邪皱了皱眉头,“什么叫我只剩下半个小时了?”

 


 

  “职业。”张起灵仍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的提问。

 


 

  “赌徒算吗?不是说药很有用,直接问你想问的吧。”吴邪再次反问道,“告诉我为什么我只剩下半个小时了?”

 


 

  张起灵“嗯”了一声,单手将他那支银色的手提箱拎到吴邪的眼前。他解开密码锁,箱子弹开的瞬间就砸到了吴邪蜷曲的腿上,吴邪忍不住喊了声“操”,呲牙咧嘴的瞪了张起灵一眼。然而对方看起来非常无辜,像是真的不是故意整他,甚至微微的将箱子抬高了一些,以一个架着电脑的姿势将箱子里侧展示给他看——吴邪终于意识到上次拎这人箱子的时候为什么会重到吐血,完全想不通为什么在现在这种时代,还会有人在携带枪支弹药的同时再带上一把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古代冷兵器。

 


 

  “黑金古刀?”吴邪颇有兴味的盯着那把杀气腾腾的刀刃,“看起来很酷,所以你要用他挡子弹吗?”他的注意力似乎完全跑偏了,张起灵无奈地捏了捏眉心,又在箱子的内壁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两下。吴邪这才看到箱子的内壁上镶嵌着一块显示器,左上角的红色数字不停地在跳动,确实如同张起灵所说,只有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了。

 


 

  这显然是块死亡倒计时的设计,而不幸的是这个设计的体验者这次落到了他头上。数字下方是一串代码,吴邪看不懂,但他猜到那应该是什么。

 


 

  “能翻译给我听吗?”

 


 

  “五点前,若未获取有效信息,处理。”张起灵说完便从手提箱里拿出一支G19,单膝蹲下,小臂搭在膝盖上。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他的肩膀会微微耸起,像是某种蓄势待发的猫科动物。他将手枪在指尖打了个转对准吴邪,吴邪笑了笑,没感觉到紧张——或许是因为张起灵拿着这种轻便的手枪型号就像拿着一把玩具。

 


 

  “这么不讲理,你们就没想过我是真的不知道吗?”吴邪动了动腿,换了一个较为舒展的姿势。张起灵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垂眸想了半晌,然后朝他做了个手势,他以为这是制止他动作的意思,于是停了下来,嘟囔了一句小气。

 


 

  “我三叔失踪的消息还是潘子告诉我的,我硬着头皮去见大金牙也只是因为这批货比较特殊,不想让吴家乱了套。”吴邪道,“我甚至可能没你们知道的多,你们为什么要找我三叔?”

 


 

  张起灵朝他比了个噤声的动作,这很常用,他才能看懂。他知趣的选择安静,地下室很安静,他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但张起灵的确是忽然戒备了起来,单手持枪对准着正门的方向,另一只手提着那支箱子,一步一步退到吴邪的面前,轻声道:“站的起来吗?”

 


 

  “借个力。”吴邪像后蹭了一点,用脊梁顶着墙壁,弯曲膝盖将身体撑起来,张起灵用那只还拎着箱子的手反手拖了一把他的手肘,力气很大,他几乎一下就站起来了。“什么情况?”吴邪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就跟着紧张起来的样子有点傻,但他直觉来的不会是自己人。他现在就像是只兔子,刚被虎豹咬在嘴里,再来一群豺狼,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话音刚落就有一颗子弹穿透门板直直的朝他的方向射来,张起灵回身按住他的脑袋,同时朝门外点射几下,又不知从哪抽出来一把弹簧刀,朝他道:“转身,伸手。”张起灵的动作很快,吴邪赶紧转身将手臂抬高一些,生怕慢上一秒就会被张起灵连绳结带手腕一起砍下来。

 


 

  他开始未卜先知的感觉到手腕隐隐作痛,然而那刀刃连他的汗毛也没碰到,他就又被张起灵抓着肩膀躲过几颗子弹。后者将自己那把小口径的手枪塞在他解放的右手里,问他:“会用吗。”吴邪立刻贴墙,将手枪稳稳地托起,说:“打过靶。”

 


 

  “能单手上膛吗?”张起灵左右开弓,从箱子里甩出两把UMP45,瞬间将门打的稀烂。

 


 

  “你放屁!”吴邪在嘈杂的枪炮声中大喊,“你他妈到底给我打的什么东西,我左手和废了没什么区别!”

 


 

  “那就当做是你的保命弹。”冲锋枪的射速太快,转眼间两把枪就被打空了,张起灵顺手将枪扔向身侧,将箱子里所剩的所有武器都武装好,又抽出那把泛着寒光的黑金古刀,用布条随手裹了裹背在背后,转头示意吴邪跟上。

 


 

  吴邪闻到了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和近在咫尺的硝烟味,也不知道是弹药的味道过重还是张起灵的信息素散了出来。吴邪虽说从小在赌场长大,但他是吴家的独苗,家里人都不想他再接触这行,要求他好好读书,也开始慢慢的试图脱离这个见不得光的圈子。背后的那些黑吃黑和沾了血的生意就更不会让他接触,只有三叔偶尔会耐不住他的好奇心,带他去见见所谓的市面。

 


 

  硝烟的气味极大的安抚了他狂跳的心脏,吴邪被张起灵用身体牢牢的互在背后,竟然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种安心感。刚才的火力压制后暂时没有人再不管不顾的压上来,张起灵侧身躲在门后,指了指对面的回廊,意思是自己先闯出去,等确认安全再让他出来。

 


 

  吴邪点了点头,手心贴着尚且发热的枪管腻出了一层汗水。

 


 

  张起灵猛地一下踩住门框,几乎是以一个非人类能做到的动作翻了出去。枪声紧接着便如影随形的响起,密集的爆炸声震得吴邪的耳膜隐隐作痛,像是要渗出血来。他的一颗心悬在嗓子眼,见张起灵毫发无伤的冲他比了个稍等的手势才稍稍呼出口气来。后者借用走廊的死角不断地开枪,脚边的空弹壳落了一地,直到走廊尽头再也没有传来声响,张起灵才朝他点点头,扔掉了自己最后一把冲锋枪,反手抽出黑金古刀提在手上,率先朝楼梯走去。

 


 

  走廊上横陈着几十具尸体,地面上铺了一层厚厚的血水。吴邪强迫自己不去想脚下奇怪的黏腻感和踩出的水声,却怎么也没法忽略萦绕在鼻尖挥之不去的浓重血腥味——他从小鼻子就非常灵,爷爷说他长了个狗鼻子,老远就能闻到家里饭菜的香味。

 


 

  好在信息素的感知器不在鼻子里,他忍不住更靠近了张起灵一点,试图用对方身上的硝烟味来抑制一下自己想要呕吐的生理反应。

 


 

  张起灵从这些人身上搜刮了不少武器,又往吴邪身上塞了几把,让他觉得自己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移动的武装带。他低着头调整着身上的东西,又尝试着用单手后拉上膛,然而他的臂力显然不足以让他完成这个动作。吴邪吐了吐舌头,抬头时发现自己已经和张起灵差了几步距离,正要跟上去却发现角落里有一个人抬起了手臂,正瞄准着张起灵的后心。

 


 

  吴邪想也不想的举枪便射,然而他是个从来没对人开过枪的新手,难免要错失准头。第一枪打在了那人的手臂上,那人的子弹射偏了,却还强撑着没有放下手,仍是准备射击的姿势。而张起灵正顶着楼梯口重新建立起的火线,提着古刀和人缠斗,甚至连眼神也不能错开分毫。

 


 

  吴邪也不知道哪来的劲头,几乎是堵着那人的枪口护在了张起灵面前,子弹穿进他左肩的同时,他也绷紧了肌肉猛地回缩右手,完成了一次上膛。

 


 

  这回他终于没有射偏,子弹飞速的嵌入了那人的心脏。张起灵听到声响,伸手掐住一人的喉咙,将人做为自己的肉盾,提着那人的手开枪。他的速度很快,打空之后就顺手扔掉机枪,单手扶住吴邪的肩膀,半抱着他躲进楼梯下方的死角里。

 


 

  “……为什么。”

 


 

  张起灵皱了皱眉,他头一次有些好奇别人的想法。吴邪疼的冒了汗,身体肌肉因为剧痛而微微颤抖着,信息素的味道也因为对自身控制能力的减弱而肆意的弥漫了出来——他似乎没有和吴邪亲近到足够让对方为自己挡子弹的地步。

 


 

  吴邪的脑袋没法正常的思考,用尽全部的注意力才能抵抗疼痛带给他的折磨。他拼命的呼吸了几下,将自己从疼痛的泥沼里拔出来,努力的转动自己停滞的思维来思考张起灵的这个问题。

 


 

  为什么呢?吴邪也在问自己,他似乎是没有多想,下意识的就去做了。我他妈还真是圣母,吴邪骂了自己两句,早知道这么疼自己说什么也得多考虑一会——他扶着肩膀站了起来,也不去看张起灵,扭过脸咬牙应道:“哦,没什么,刚才是我脚滑了。”

 

评论(14)
热度(204)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