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我觉得,我室友不喜欢我 09

*不是完结,还要撒两章狗血
*前文可戳下方tag

    看了看回复,非常感谢大家,一直在安慰和鼓励这么废柴的我,承蒙关心,我现在的心情不说有多好,也还算马马虎虎。但是我想要说明的一点是,有些朋友可能是出于好心,替我打抱不平,又从我的描述里得到了“Z很不负责任”之类的错误的信息,所以说了一些攻击Z的不太好听的话。在我看来这对Z是非常不公平的,他不该因为这件事受到这样的攻击和评价。其一是因为我作为故事的描述者,虽然在极力避免过多的谈论自己的感受,只想让大家评判我们的相处方式,但难免会带着一部分的主观情绪色彩。其二,Z从来没有表明过他喜欢我,或者说Z可能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所以并不存在他要对我负什么责任这样的说法。希望大家把这个不怎么好玩儿的帖子当做一个暗恋未遂的故事看待就好,不要因为觉得我失恋了很让人同情,就去攻击并不需要为这件事负责的人。

        看到有朋友回复说本来以为我是写手贴,只等着结局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忽然发生这样的转折才让她觉得我的故事不是虚构的。其实可以的话我宁愿你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写手贴。不过说的很有道理,现实毕竟是现实,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失恋不过是其中很小的一件,却仍然很难做到故事里写的那么完满。

        开始求助的时候我绝对没有想过自己的心态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从想在你们口中得到一个“我室友并不喜欢我,只是我很好的朋友”的答案,到后来变成了想有一天回来告诉你们,我追到他了,我们在一起了。而现在我的想法非常简单,我还想和Z继续做朋友。一路想来,忽然发觉人生还是处处充满惊喜的。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我这段时间认真思考之后得出来的答案。看到那张照片之后我关了机,在家里闷了三天,期间也没有开任何的社交工具,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方法还是挺有效果的,我在想明白了很多的问题的同时,也努力寻找了一些能够分散我的注意力,让我能从这种低沉的情绪了走出来的事情做。比如说我开始夜跑了,人在运动之后的心情真的是会变的愉快的,我以前总是不相信,Z叫我一起跑步的时候喜欢跟我说类似的话,但我比较懒,吃完饭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躺在床上玩儿电脑玩儿手机,所以一直觉得肯定是他在诈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这么说来,Z应该是从来没有跟我讲过谎话的,虽然他不喜欢和人沟通,但只要告诉你的就一定是真的,他保证能做到的事情。现在说这些好像也没什么用,不过我忽然产生了点苦中作乐的想法:如果我直接去告诉Z我喜欢他,他会不会给出我明确的拒绝,或者说他会不会就是因为顾及我们之前的友情,才在不想伤害我又不违背自己底线的情况下选择了置之不理这样的处理方式?

  很多人问我那个女孩儿会不会是Z的亲属啊妹妹啊之类的,这点我也想过,事实上我心里最期望这是一场完全的误会,并且拿这种想法来安慰自己。但我不能骗自己的是,无论那个女孩是谁其实都不太重要。我不是一个看到暗恋对象和女孩子一起吃饭,对对方照顾一点亲切一点就开始脑洞大开作天作地的人,在我眼里更看重的是,既然他看起来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仍然可以和别人出去吃饭,一起轻松愉快的聊天,能罕见的露出那么温柔的笑脸,那他为什么要拒绝我的联系,甚至就算接通了电话也连一句新年快乐都不愿意跟我说。

  我不是在怪他,只是没办法一下子接受这样的转变。在度过一开始那段生分的,觉得他难以接近的时间段之后,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对我好,而这种方式是他从来不曾用在别人身上过的。这让我难免产生了一些“我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人”的错觉,这种特别或许跟爱情毫无关系,但它一定是一份很真挚的“我希望你过得好”,我一直都能感受的到。

  我以前在帖子里说过,Z的朋友很少,所以我时常会有一种责任感,就是让Z知道拥有朋友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原来我可以自信的说,我对Z很好,Z也会认可我对他的好,我也会偷偷地认为,因为我占据了他生活中的一个特殊的位置,所以Z是会依赖我的。这个词用在他身上有点难以想象,可我仍旧这么自恋的认为着。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或许不是Z在依赖我,而是我在依赖他。如果现在让我想象我的生活中失去了Z这么一个人,虽说不至于过不下去,但一定缺少了很多滋味。换句话来说,我舍不得失去Z。把一切都当做没发生过的话,虽然我心里会有不甘,会很难放得下,但这一定是对我们都好的选择。这是句很没骨气的话,如果失去他和只能和他做朋友这两件事同时放在天平上比较的话,我一定会选择只能和他做朋友。

  联系不到他的那段时间我一直抱有一点侥幸的想法,觉得也许是他家里和他起了什么矛盾,这样的想法其实很糟糕。现在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我也能松了一口气,知道他没事就好。我也不能非常确定Z是不是知道了我喜欢他这件事,不过也没办法想出还有什么理由能让他躲着我。站在他的立场上来说,忽然发觉和自己关系很好的朋友喜欢自己,肯定是会有困扰的。他选择这样的做法,我并不能评判对错,但不失为是一种理智。或许他是在等我自己想明白,迷途知返,又或许是他一时间没办法接受一个惦记着跟他在一起的朋友,我都能理解。

  当然有人鼓动我去表白,去问清楚他的态度,之前我也有考虑过这件事情的,我没什么特别浪漫的想法,也许就是某天早上他来叫我起床的时候,我觉得阳光正好,趁着睡意问他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如果他愿意我就拉着他一起睡个回笼觉,如果他不愿意,我就说既然你都不喜欢我,那我就有理由不和你出去晨跑。现在当然是不会去说的,你们觉得我胆小鬼也好没骨气也好,我没有那种不能做恋人就觉得做朋友也没有意义的想法,我希望Z过得好,哪怕我只是作为朋友看着他的生活也好。这层窗户纸没有捅破,我们的关系就永远有退路。

  我没有过特别喜欢过谁的经验,分不清对Z的喜欢到底还有没有药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从喜欢他的状态里走出来,再变回到像对兄弟一样和他相处。这对我来说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我会努力试试看。如果他也仍然能够继续接纳我作为他的朋友,对他来说也应该也是一件有挑战的事情。要是我的放下会让他觉得轻松一些,那我就会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认识到喜欢上Z是一件很突然的事,说实话我也没有想过这件事的后果和我们可能需要承担的责任。这个社会并没有那么多人对同性恋群体表示支持和理解,即使在这里我也收到不少说我恶心,想给男人睡之类的私信。我喜欢Z,所以在我眼里这些流言蜚语和别人的眼光都不值一提,但我不能这么贸然的将Z拖入这个圈子,我并不了解他的家庭,但仅有的那点信息也能让我感受到那个家庭的严肃和古板。这些事情都是我没有考虑过的,如果我不能处理好这些,我对Z的喜欢大概就像是喜欢一朵花,喜欢玻璃橱窗里的娃娃,是幼稚且自私的。

  想明白这些之后我开始回归到正常的生活状态里,没有再试图去联系Z。H学长发了好几条消息问我找他有什么事,后来见我几天都没有回复便没有再问。我又点开了他的朋友圈,Z的那张照片已经删除了,我说不上来是庆幸多一点还是失落多一点,我只不过半个多月没有见到他,就已经非常想念他了。

  我和H说前几天家里有些事情耽误了,一直没有看微信消息,找他主要是想问一下Z家的地址,有个学妹拜托我打听,想要给Z寄新年礼物。H发了一张大笑的doge脸,问我怎么不直接去找Z。我说学妹说想给Z一个惊喜,让我不要提前暴露她。H就感慨了两句说Z的桃花还是这么好,把Z的地址发给了我。其实没有什么学妹,是我想把礼物寄给他,过年的时候我妈非要拉我去买衣服,挑了一条鹅黄色的毛绒围巾给我,我比较喜欢同款的深蓝色,但我妈硬说鹅黄色显得精神。最后还是两条都买了,因为我觉得那条围巾Z带上应该会很好看。他就算是三九也穿的很少,有时候看着就让人觉得冷,带条围巾起码能暖和一点。

  围巾我已经寄出去了,写了张卡片放在里面,因为Z认识我的字,我还特意换了种字体写。想了很久要写什么,最后还是只写了“玲珑骰子安红豆”,横竖他也不知道是谁寄的,就当做是我最后的一点点勇气吧。

评论(28)
热度(277)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