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接重启第六十五章

*不负责任猜想,肯定不会这么简单,随便吃个糖啦w

我仔细去看,就发现他的角膜上面那一层都是,都是芝麻大小的虫子。
——————————————
看清闷油瓶角膜的一瞬间我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人们对眼睛的看重是能从生活的方方面面中感受到的,黑瞎子在训练我所谓睫毛神功的时候曾经要求我在面对水枪时不能闭上眼睛,那时候我一度以为我的眼球会被水枪射爆。在我的观念中,眼球仍然作为人体的一个柔软且无法强化的部位暴露在外,所以当看到他角膜上细密的,还在爬动的虫子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怕他会觉得疼。

不过闷油瓶的驱虫体质在我的印象中还从未失灵过,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虫子喜欢往他身上贴。他放下刘丧,说耳洞里的有其他办法,但他现在看不清楚,得先把他眼睛里的虫洗出来。我点了点头,问他有办法吗,他说有,不过刚才情况太紧急,没来得及处理。他从武装带里拿了一把蝴蝶刀出来,我也有一把同样的,不过没有带出来,原因是不会玩。小花喜欢收集这些,没事儿就给我寄两把,说让没事儿我杀鸡用。

他们这种会玩儿刀的耍起来特别好看,闷油瓶将蝴蝶刀在手上转了两把,我拽住他的手,说你要用麒麟血?他点了点头,我才放心下来,幸好不是麒麟血对付不了这些。我把手里的丁兰尺扔给他,趁他接尺子的空挡去夺他手里的蝴蝶刀——闷油瓶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我抢刀,不过刀刃还在我食指上开了个小口,他眼睛看不清楚,这些他控制不了。

我用力挤了颗血珠出来,他抿着嘴,显然不太高兴。我用肩膀撞了他一下,说行了,针尖大的口子,你蹲下点,我给你滴眼药水。其实也不是非要争这个,我这人心理有点过不去这道坎,能帮到一点就帮一点。血一滴进去那些虫子就散了,没废多少时间,也没废多少我的假冒伪劣麒麟血。闷油瓶一低头,流出两行血泪,乍一看还挺吓人的。

没有清水,他怕我手上的伤口感染,拉着我的手指就含进了嘴里。我手上什么乱七八糟都摸过,让我自己舔我都不乐意,我也想不通闷油瓶到底怎么下的去口,赶紧往回抽手。

闷油瓶抓着我没动,把手指舔干净了,止住了血才把嘴里的污渍吐了出来。我顺手擦了擦他脸上的血泪,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犀角火苗下他的眼睛非常亮,是我熟悉的样子,我没忍住,俯下身去亲了亲他的眼睛。

评论(24)
热度(234)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