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论坛体】我觉得,我室友不喜欢我 10

*别信结尾,还没完

*持续撒狗血,别骂小哥,都是我的锅(。之后会解释的

2234L      老子走路带风                   只看楼主

  有人问我是不是准备放弃了,怎么说呢,我也希望自己在知道该放下的时候就能干脆利落的放下,但很可惜的是我做不到。如果我对Z的感情还是一粒种子,那我会想办法不给它阳光和水,阻止它破土而出,如果它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无法隐藏,那我也许会将它移植到贫瘠的土壤等待它自己枯萎。但不巧的是我发现这份感情的时候它还只是一株幼苗,我无法拔出它,因为它比种子痛,我也无法狠下心看它枯萎,因为它给了我不多不少的侥幸,让我觉得或许有一天它会被接受,会生长的枝繁叶茂。这对我来说都是未知数,而未知数才会让人更加无法割舍。

  然而我也不打算就这样继续下去,我总是觉得人即使没办法克制自己的情感,也有办法克制它不过分表现出来,克制它不继续发展蔓延。事实上,当一个人下意识的想要保护自己或者重视的人不受伤害的时候,他能做到的一定要比人们想象到的决绝的多。就像我上次说的,当我的生活充实起来,并不仅仅是围绕着我无疾而终的暗恋的时候,有些情绪就会慢慢的变得不那么难以接受了。我想让这件事的存在感变淡,希望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得到解决。或者说,我是想要试着放弃,但起码不是现在。

  重温大话西游的时候又听到那句“如果一定要在这份爱情面前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所以我也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如果Z在假期结束之前重新联系我,无论之前他是因为什么而选择逃避我,我都会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努力一次。但如果Z没有,那我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会试着放下,然后继续和他做朋友。

  我猜想结果你们一定知道了,直到我回到学校的时候Z仍然没有联系我。我们的宿舍在假期被短租给两个留校的学姐,我和P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收拾好自己的房间。Z的房间因为原本没有打算出租,所以仍然保持着我们两个离开前的样子,他的桌子上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我想他来的时候看到一定会觉得很不舒服,就顺手帮他擦干净了。

  我之前看过Z的课表,前两周都没有课,P说按照Z的习惯来说,通常都会早一些返校。所以交房租的时候我去问了房东,Z有没有联系他续租的事情,房东说没有,但Z的房租是交到年底的,这让我稍稍放下了心。我其实并没有完全的把握Z会不会再回到这间屋子里,P安慰我说让我别想太多,他也试着联系过Z,同样是没有回应。或许事情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只是Z遇到了什么不方便讲的事情。

  但Z消失的太突然太彻底,我不想给自己太多的期待,怕期待越多失望就越多。幸而我的课程很满,也没有太多的闲暇来思考这件事情,不至于让自己太难看。

  第二周周末的时候P很早就出门了,他终于约到了他的梦中情人Y妹子出去吃饭看电影,和我讲这件事的时候他很开心,但大概是顾及我的心情,并没有说的太多。我也很高兴看到他有所进展,P对Y的好我都看得到,他不是Z那种一眼看上去就会让女孩喜欢的类型,但他踏实,安稳,会全心全意的对你好。我之前提过Y妹子原本是喜欢Z的,现在她选择了P,也算是真的放下了前一段感情。我想或许有一天我也可以放下,这种认知让我觉得轻松,却又让我感觉害怕。

  那天下了点雨,是很适合睡觉的天气,我帮P参谋了他约会要穿的衣服,之后又窝回床上睡了个回笼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我饿的不行,刷了下外卖都是四十分钟之后送达的,于是作罢,决定煮包泡面吃。我把电脑搬到茶几上,随便点了部电影看,盘腿坐在沙发上嘬面。听到开门声的时候,电影正放到“从分手那一天开始,我每天买一罐5月1号到期的凤梨罐头,因为凤梨是阿美最爱吃的东西,而5月1号是我的生日。我告诉我自己,当我买满30罐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段感情就会过期。”我还沉浸在电影里,嘴里嚼着面,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抬头和Z的视线对上的时候,他躲开了我的目光,回身关上了门。

  他朝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拎着行李就进屋了。我设想过很多次见他的场景,希望自己不要露出一点马脚,但现在我才知道,这不重要,Z不会在意的。我原本以为我会有点难过,其实也没有,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比较好,不过这同样不重要,毕竟跟自己打了赌就要做到。Z的状态不太好,我在意的是这个,他的头发长了,脸上的胡子也没有刮干净,看上去有些没精神。以Z的整洁程度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的。他没有关门,蹲在地上收拾东西,我倚在门板上敲了敲门,问他有没有吃午饭。

  他摇头,我怀疑他打算一直靠肢体语言和我交流,我笑了笑,也不接着问了,说那我给你随便做点吧。转身的时候他忽然叫了我一声,声音很哑,像是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状态。我没回头,因为鼻子有点酸。我很喜欢他叫我的名字,和别人的方式都不太一样,尾音会稍许拖长,听上去就像一声浅浅的叹息,带着点无可奈何的纵容,总会让我有种我是特别的感觉,而且因为名字拼音的缘故,念的时候嘴角要向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浅淡的笑容,我一直很喜欢看他这样。我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几下,才转过去问他嗓子怎么了,他说没事,顿了顿,又接着说不麻烦我了,他自己来就好。

  我摸不清他的意思,只好强装着笑脸说:“得了吧,你那厨艺还做饭呢。家里也没什么吃的了,给你煮碗面也不费事。”他这才笑了笑,点点头,说了声“好。”

  我把面煮好端给他,他就坐在我刚才坐的位置,看着我的电脑屏幕出,屏幕上是我刚刚暂停的画面,上面的最后几个字是“这段感情就会过期”。他先是说了声“谢谢”,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又说了一声“对不起”,于是我就不想回答了。我不知道这句对不起是因为他忽然消失而来的道歉,还是对不能回应我的感情的道歉。我把电脑合上,搬到我脚边,和他面对面的坐下。我需要一个解释,不管是哪一个,我觉得这样不明不白的道歉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跟他说你先吃饭,面一会儿坨了。他的手指交叉着绞在一起,看上去有些罕见的不知所措,说没关系。其实他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只是说自己家里出了些事情,手机又坏了,他们家过年的时候规矩很多,地方又偏,就一直没来的及买。或许作为朋友这样的解释就够了,不管符不符合逻辑,既然对方有难言之隐,那么就不该问下去。但我问他,你明明记得我的号码,为什么不能借家人的,哪怕给我打一个电话让我安心。他没说话,半晌才从沙发上滑下来,蹲在茶几和沙发之间,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说抱歉。

  我们谁也没提跨年的那一通电话,就像我心知肚明他在说谎,他也知道我没有相信他的话。我从来没想过Z会对我说谎,或许是他为了让我不至于太狼狈,如果他明确的告诉我是在躲我,那我此刻大概会落荒而逃。或许又真的像胖子所说的那样,Z家里的事情不方便告诉我们,毕竟谁都能拥有秘密,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他也有权利对我隐瞒。但是这件事情原本一定可以不发展成这样,如果我不喜欢Z,如果Z愿意打一个电话告诉我,如果他坦白对我说“我家里出了问题,所以我不能联系你”,甚至如果我能够勇敢一点,问清楚他是不是知道了我对他的心思,,他对我又是什么态度,这件事都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但生活没有那么多如果。

  我选择接受,也不想再问下去。我觉得很累,这样的感情对Z是负担,对我也是压力。他和那个女孩吃饭的照片里,能笑的那么温柔,而在我这里却只能低着头说抱歉,这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和他说没关系的,以后有这种情况尽量和我们说一声,我和胖子都很担心你。他又看了我一会儿,没说话,但是是笑着的。我的面已经坨了,他的还没有,于是他又分了我一半,我们面对面的吃完了这顿午饭。

  之前的事情都算过去了吧,我和Z现在仍然是朋友,和之前的相处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我有意的保持着朋友的距离,不敢再那么亲近他了。帖子也许还会更新,也许不会。谢谢你们一直一路陪我,虽然这个故事算不上圆满,但我只能说,我不后悔。

评论(21)
热度(254)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