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我觉得,我室友不喜欢我12(完结章)

*有生之年我也能填上坑(。

*有个小哥视角的番外,没解释清楚的会放在番外里www

*狗血,OOC,准备好了吗!

12.

  感谢大家关心,脚腕的情况还好,在缓慢恢复中,前两天去换药的时候医生也说我伤口愈合的很快,P邀功说是他的猪蹄汤的功劳,那就勉强算是他的吧。

  P和Y妹子的进展很好,有时候Y也会来我们宿舍一起吃饭,我本以为会有些尴尬,毕竟Y是公开的追过Z的。没想到Y非常大方,在饭桌上把喜欢过Z这件事拿出来自我调侃,说早知道Z对W这么好,我说什么也不会追啊。这句话她是当玩笑说的,打量Z的时候发现他也弯了弯嘴角,这就算是把之前的事情都翻篇了的意思。我也就配合的笑了笑,气氛一下轻松了起来,饭也就吃的更热络了。但我心里还是有点涩,和他们碰杯的时候多喝了两口,Z过来按我的手,说伤没好不要多喝。Y在一边假装咳嗽,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两个,P朝我使了个眼色,就把我酒杯拿走了,给我倒了杯果汁说是皇家专供。

  我问P和Y的关系就算是定下了吗,P说还没,虽然他以前表白过,但已经是大半年前的事了。我没懂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就搬出来不知道从哪看来的理论,说“告白从来都是胜利的凯歌,而不是冲锋的号角。”我说那你就一直吊着人家妹子吗,P说怎么可能,他就是不想随随便便的走这个过程,告白的事他早就在准备了,他觉得Y是个好姑娘,值得认真的用心的和她在一起。

  我说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浪漫呢,P就说:“那是之前没遇到让我想要浪漫的人。”照这么说的话我也算是遇到过了,以前想带Z回家,想和Z一起跨年,一起去放烟花,虽然很俗气,但是想到这些很俗气的事情是和他一起做的,就会觉得很令人期待,很值得珍惜。

  P的周末开始被约会和陪女朋友所占据,我的脚伤还没有痊愈,Z不许我过长时间的站立,于是我们两个周末的吃饭问题也只能靠外卖来解决。Z吃的馆子只有那么几家,吃了几次我就开始想念我重油重辣的路边摊,无奈仍旧因为脚伤未愈,只能清汤寡水的硬灌,天天跟个小白菜似的耷拉着脑袋吃饭。Z可能也受不了一到周末就只能吃外卖的生活,就说要自己做饭,给我搬了个凳子坐在他旁边监工。虽说味道不能算的上好吃,但好在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也终于能改善改善伙食。

  那天也是个周末,我在厨房磨咖啡,声音很响所以没听到门铃。Z去开的门,我听到的时候他们大概已经聊了一会儿了,一个女孩儿的声音。我第一反应是Y过来了,毕竟来过我们宿舍的也只有Y一个女生,仔细一听又觉得不像,而且P早就出门了,Y没可能还来这里找他。我端着咖啡慢慢往客厅挪,走到厨房门口看清来人的时候又立刻转身缩回厨房里。我没想过这件事还能对我有这么大的触动,当照片里的那个女生站在我的面前和Z聊天的时候,我瞬间像是被打回了原型。从Z重新回到我的生活里来之后,我从来没有像那一刻一样那么清楚的认识到,我还是没有放下Z,还是非常非常的喜欢Z。

  我把两杯咖啡重新放回台面上,Z走进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就是忘记加糖了而已。Z从橱柜了取了方糖盒子,往两杯里各加了一颗,然后又探身问客厅里的女孩喝咖啡吗。他记得我喝咖啡的习惯,但却不记得那个女孩的,女孩也走到厨房门口,说她不要糖,问我可不可以加牛奶。我点点头,她又说:“早就听Z先生提起过你。”她知道我的名字,又自我介绍了一下,仍旧用字母代替,就叫她L吧。

   我心存疑惑的把咖啡递给她,觉得她对Z的称呼非常奇怪,像是两个完全不熟悉的人。但我那天看到的照片却给我了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我甚至开始怀疑是否是因为我那时的心理状态给那张照片加了某些滤镜。我转头去看Z,Z只是简单说了声:“朋友。”我点点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让他们先聊,自己回了屋子。

  房间的隔音不是很好,关上门之后我也还是能听到他们交谈的声音,具体内容是听不清楚的,这样就显得更加折磨。我本打算一边听歌一边画作业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但等到咖啡都凉了我第一笔还是没有画下去。没过多一会儿Z忽然敲门找我,说他要出去买食材,中午在家里做饭。我说没事你们不用管我,你朋友难得来一次,带人家出去吃吧。L在外面应该是听到了,凑过来和我笑了笑,说之前听Z说起过我做饭很好吃,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口福。我看了一眼Z,Z摸了摸我的头发,意思是让我该干嘛干嘛,回身和L说我的脚腕还没有好,没有办法站着做菜。

  我忽然有种直觉,L今天登门是来找我的,她看着我说话的时候眼神里总有些深意,我不知道她要找我说些什么,但我知道既然我不能轻易的放下,那死也要死个明白。我曾经以为她是Z的女朋友,现在看来一定不是了,或许真的只是朋友。L说了声抱歉,我笑了笑说没关系的,好的差不多了,Z太紧张了,你想吃点什么我来做。

  Z出去买菜之后家里只剩下我和L两个人,我问L你是有什么话对我说吗,L愣了一下,很惊讶的朝我笑了笑,说:“能看出来吗?”我点了点头,或许放在别人身上我并不会在意,但有关于Z的我不得不多重视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又和谐我

  我是数着秒数等Z回来的,第371秒的时候Z拧开了家里的大门;第379秒的时候他走到了我面前,摸了摸我的头发问我是不是不舒服了;第385秒的时候我拽着他坐到了沙发上,蹲下去撩他的裤腿,他的膝盖上仍然有没散去的淤青;第391秒的时候我瞪着眼睛不敢眨眼,问他,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

  他说,我喜欢你,所有人都要知道了,你大概是最后一个。

  我说你有资格嫌我笨吗。

  他笑了笑,说没有,因为你喜欢我这件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END——

评论(53)
热度(396)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