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论坛体】我觉得,我室友不喜欢我 番外

*小哥视角番外,该解释的都解释啦,没有解释的就自由心证wwww全文可戳下方tag观看

*这篇故事就到此结束了,我们下个故事再见吧XD

*祝大家七夕快乐!!!

5200L       老子走路带风                         只看楼主

  我是Z,W告诉我他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写在了这个帖子里,如果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可以来看这个帖子,以此为交换,我必须要写下我的想法。我答应了,得以看到这个帖子中W的心路历程,终于明白,就如同他所说的,我们原本可以少走些弯路,但我们都太小心翼翼,不懂怎样去对待一份珍视的感情,才会等到会多问题都结了绳团,才开始解决问题。

  W曾经开玩笑的抱怨过我,说我看上去有很多秘密,我不可置否。我并不喜欢和别人过多的谈论自己,因为自我剖析的过程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也是一种压力。倾诉固然是一种很好的调节方式,但习惯了无人倾听,保持沉默也不再是一件难事。我不知道W是什么时候发觉我会避免谈论有关家庭和感情的事情,他是个很细心的人,在我面前总是会有意避开相关的问题。我们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他不问,我不说。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这样很好,因为我有个无法宣之于口的秘密,我喜欢W,很久了,身边的人或多或少都能看出来一些,只有W不知道。

  我第一次见到W其实并不是在合租的房间里,而是在前年的运动会上。我临时被一个学长叫去帮忙,给男子四百米的初赛掐表。W那天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橙色的运动长裤,挽着单边的裤腿,在检录的人群中很显眼。我记得非常清楚,是因为W那天跑了初赛的第一,冲了线之后他原本扶着膝盖半蹲着休息,不注意间被朋友从背后偷袭,慌忙之中一头栽进了我怀里。

  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问我,袭击裁判不会被取消成绩吧,我说不会,他才朝我笑了笑,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说了声对不起,转身就曲起手肘在他朋友的肚子上报复似的轻轻撞了一下,说闹什么闹,气还没喘匀。他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毛绒绒的,看上去很好摸。所以我才会在他第一次来看房子的时候,担心小雨会淋湿他的头发,让他记得拿走一把伞。所以才会在和他做了室友之后,那么喜欢摸他的头发,也确如我想象中一般的柔软。

  他曾经问过我原因,但我没有说实话。

  我的手机密码是W正式搬进来的日子,是在他换了密码之后学他的。他一开始是怕忘记交房租的日期,后来又在我和P面前说过,觉得这个日子是我们黄金铁三角正式出道的日子,很具有纪念意义。我很少会因为别人的举动或者言语而产生所谓的归属感,但在W把手机界面举给我们看,邀功似的笑着,说我够意思吧的时候,我忽然像是一只找到了线的风筝,觉得自己终于得到了一个可以降落的地方。他也许只是无心说说,但我还是把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同样设置成了密码,在他问我的时候告诉他:“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我既拥有了朋友,也遇见了他。

  去温泉的时候W在浴池里泡晕了,我背着他去休息室,他的脑袋就枕在我肩上,嘴唇贴着我的脖子。我的心脏跳的很快,甚至和他相贴的肩背都跟着微微颤动,幸好他也同样,不过他仅仅是因为身体不适,而我的原因却不能让他知道。于是我恶人先告状,问他:“你紧张什么。”W软绵绵的朝我哼了一声,说他没紧张,这就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我当然知道,他从来不会往那些方面想,即使有人开玩笑说我们两个关系好的情侣,他也会坦坦荡荡的揽着我的肩膀,反驳那人:怎么,嫉妒啊?

  这是我和他不一样的地方。

  他能和朋友看着电影讨论女主角到底漂不漂亮,也能和P说自己的理想型是俏黄蓉那样的姑娘。我原本是想,如果他一直不会表现出喜欢同性的倾向,那我就永远也不会告诉他这件事情。他没有必要为这件事烦恼,我喜欢或者不喜欢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他来负责。如果他娶妻生子,拥有像每一个普通人那样安稳幸福的生活,在某种意义上我也会为他高兴。他是个很阳光爱笑的人,我希望他永远这样。

  有一次他没有带钥匙,来机房找我,正好碰到女孩跟我表白。那女孩问我:“是我不够好,还是你有喜欢的人了。”我正想回答,抬头却和W的眼神撞上了,一时间没法从心里想的人忽然出现在眼前的愣神中回过神来。我示意他稍等,又趁他转身的时候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将食指贴在嘴上比了个手势。我并不知道女孩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但我忽然觉得,这也许是我一辈子唯一一次将我的感情说出口的机会。我走到了门口,叫W的名字,他抬头看我的时候有些慌乱,让我险些以为他听明白了我的心思,幸而他只是觉得,遇到这样的场面有些尴尬,并非撞破了我的用意。

  女孩离开的时候很突然,我和他都没有想到。我猜她也许是后知后觉的从我和W的交谈中明白了我方才的用意,而W竟然也问我,女孩是不是怀疑我们两个关系太亲密才离开的。这是他在我面前第一次主动提起同性的话题,我有些慌乱,怕他知道其实是我的故意,于是只能叹了口气,说:“你别多想。”他点了点头,说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都怎么想的,我们两个这样多正常。他说的对,因为他内心坦荡,但也并非全对,因为我别有他想。

  我一度以为W会接受N,和她在一起,毕竟他显得有些招架不来,会长时间的考虑和N之间的问题。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P帮W问我N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忍住说:“你们不合适。”说出来之后我便开始有些后悔,我带着私心去给W建议,然而如果问我那什么样才适合他,我也是说不出的。我不敢去想什么样的女孩适合和W在一起,或许是他说的俏黄蓉形的,又或许就是N这种性格热情大方的。总之是他喜欢的就好,于是我又说:“如果你喜欢的话,就不要考虑其他的了。”

  然而W摇了摇头,说他是在考虑如何拒绝N。我原本没有意识到我有多紧张,直到W说完这句话,我才听到自己心里几近不可闻的松气声。我奢望W身边不要出现其他人,这样我便可以再装模作样的更久一点,是他要好的朋友和亲密的室友,而不是一个因为无处遁形而落荒而逃的狼狈之人。

  人都是不知满足,得寸进尺的生物。劫后余生的庆幸让我开始得意忘形,于是在和他们一起玩桌游的时候,我决定去亲吻W的脸。每次和W有所亲近时,我总是希望有一台录像机,能够让我记录下这些瞬间。比如他撞进我怀里的瞬间,我摸过他的头发的瞬间,我私心在“有没有喜欢的人”之后叫他名字的瞬间,还有我不小心亲到他嘴唇的瞬间。因为我知道也许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能够让我自私又任性的占有他。

  
  P很委婉的问我是不是对W抱有超越朋友的情感,这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我曾经以为这是一件永远无法得见天日的秘密,却没想到是高估了自己。也不是不能告诉P,但我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有些东西惯于埋得深了,便很难再挖掘出来。于是我没有回答,也没有反驳,就算做是默认了,P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辛苦了。

  我并不觉得辛苦,W带给我的比他从我这里拿走的要多得多。很多人说我总算拥有了人情味,这要感谢W,是他带我体会到了真正的生活,教会了我如何珍惜拥有的一切。

  我并不知道P会以这样的方式告诉W,看到帖子之后才知道他们之间的谈话,P的做法很巧,在猜测的基础上不会过多的暴露我的想法,也让W开始思考我们之间另外的可能。但当时的我只知道,W渐渐地开始与我保持距离,如果我像之前一样摸他的头发,他会缩起肩膀从我手下逃走,再尴尬的笑笑,说男生的头发有什么好摸的。我猜到是P和他说了什么,也知道P是好心,不想看到我们之间的感情错位到无可挽回的地步。这就是这个帖子的开始。

  直到有一天,他非常正式的来找我,要请我吃饭。我问他原因,他回答说感谢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照顾,听上去太像要在某些方面和我一刀两断。我以为这句话和他之前的疏远就是他给我的答案。对我来说其实无所谓好坏,我没有决定的权利,如果他无法接受,那秘密就永远是秘密。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餐馆,只好回家煮面。W的手艺一直很好,但那天的面却像是用苦根煮出来的,浸满了苦涩的味道。

  W第二天就要离开了,这给了我很长的时间自我消化,等假期结束我们重新见面的时候,或许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我没想到的是,因为航班延误的原因,他竟然问我要不要考虑去他家里玩。他问的很忐忑,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隔着听筒的声音始终没有呼出话尾的那一口气。我舍不得拒绝他,或者我的内心也并不如自己想象的决绝,既然他愿意放下对我的隔阂,仍然将我当做他的朋友,那我也会扮演好这样的角色欣然赴约。

  和他一起度过的假期几乎是我这些年来最放松和快乐的时光,我们一起看过西湖,一起放过呲花,收到过别人因为美好的误会而送的玫瑰,赢过我故意放水而他偷偷指挥的麻将。喝过同一杯水,睡过同一张床,约定好过年在一起去看烟火。可惜的是我不得不违约。我从来不曾和他说起过我的家庭,或许这样的家庭本身也很难说得出口。我说家中有事,他便点头说好。他不问,我不说,仍旧是之前相处的习惯。

  我没有想到的是家中的长辈们要求我去和一个女孩见面,我拒绝了,并且告诉他们我喜欢男人。长辈们没收了我的手机,断了我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告诉我:你父母临终前托付我们照顾你,你变成这样,我们百年之后该如何面对你的父母,你又如何对得起你父母从小对你的期待。我想,既然对不起,那就还债吧。他们要求我闭门思过,我便在静室中待满一月,算作对他们所谓养育之恩的尊重。他们要我对着我父母的牌位认错,我便在祠堂中跪了三天,告诉我的父母,我喜欢的人很好,他是个温柔且和煦的男孩,永远像个燃烧的小太阳。

  我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我相信我的父母如若泉下有知,也定会尊重我的选择。

  只是与外界失联的日子比我想象中还要难熬,我想念W,有时会觉得他仍然在我身边,嘟囔着不知道中午吃什么才好,或者着是把脑袋埋进被子里说再睡五分钟就起床。也因为这种感觉,使我并不觉得有多孤独。年三十的那个晚上,我的一位同辈亲属K趁长辈们都去了晚宴,将我的手机卡偷拿了出来。K就是W之前说的,和他讲过我家里情况的那位堂哥,我原先竟然不知道他还找W说过这些,他帮过我一些忙,我很感谢他。

  我刚刚用他的手机插上卡,W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和我说:小哥,新年快乐,你能听到吗?外面正在放烟花。我的窗外什么也没有,是沉默且黯淡的夜空,但我听到了他的笑声,夹在在烟花绽放的声音里,忽然觉得这才是过年。即使没办法和他看同样的烟花,但也不算太糟,最起码跨过零点的时候,是他在电话那头陪着我迎接新年。

  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话的缘故,我的嗓音非常嘶哑,没有办法正常的发出声音,我本打算在挂掉电话之后重新发消息给他,但不巧被送饭的人撞见。我不得不将电话挂断,把手机塞回K的口袋里。我不知道W会怎么想这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我猜他会在见到我之后质问我到底干什么去了,如果我说是家里出了事情,他就不会再接着问下去,只会生气的骂我两句,曲起手肘不轻不重在我胸口报复性的撞一下。

  这样也好,什么也不说,就像一只盛满水的瓶子塞住了口。如果要打开瓶口,也许我会忍不住的想要告诉他,我喜欢他,想念他,并不仅仅想要和他做朋友,还想一辈子陪在他的身边。

  我在和L吃饭的过程中碰到了H,他说以为我终于开窍了,我想我确实是开窍了,不过让我开窍的却另有他人。我给W打电话的时候他也在旁边,之后L起身去洗手间,H像忽然间想到些什么,和我说:“和你关系挺好的那个学弟忽然加了我,我和他聊了一阵,小孩还挺好玩的。”我愣了一下,道:“如果他问起我怎么样,你就说挺好。”H说我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挺好的,怎么,你和你学弟吵架了?我摇头,说家里的事,不想让他们担心。

  过了两天H又来我家里找我,我和他隔着一道门,他问我:“你们家到底在搞什么?”我让他别问,他叹了口气,把一件包裹塞给我,道:“交代给我的任务没完成,你学弟没问我你怎么样,就找我问了下你地址,说有个学妹拜托他打听,要给你寄新年礼物。顺手给你带进来了,不用谢。”

  我当时就想,没有让他担心,这样很好。就如同我希望的那样,无论我如何选择,他都不需要为这些事情忧心。

  包裹我没有拆开,想把它带回学校还给寄礼物的人。W刚刚自己拆开了包裹,想偷偷扔掉那张纸条,被我拦了下来,送给我之后就是我的东西了。W的字写的很好,即使用的不是他惯用的字体,也非常好看。

  我告诉过L我和W的一部分事情,所以在L登门的时候,提醒过她不要说的太多,她答应了,但她显然没有这么做。当W挽起我的裤腿时候,我意识到我的秘密暴露了。当他问我: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时候,我看着他,觉得这或许就是最后的审判。但他红着眼睛,用温热的手掌贴合着我的膝盖,我忽然在他的眼睛里看懂了,那是他的秘密,和我一样,怯懦又热烈的秘密。

  于是我说:“我喜欢你。”

  不用小心翼翼的掩藏,不用耍了心思还怕你听懂,不用盖紧瓶盖,不用担心我会失去你。

  真正的我喜欢你。

 
——————————————————

6666L   老子走路带风                         只看楼主

  很多人问我和Z的近况,其实表明心意之后我们两个并没有在一起。原因有很多,我之前也说过了,我觉得我们两个人还有很多问题要处理,他太喜欢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问题,而我又过于畏手畏脚,能自己脑补出一场大戏。我们两个都不希望这样的问题继续下去,于是决定先解决问题,如果相处的过程中这些事情都没有消磨掉我们的感情,那我们才会选择在一起。

  就像P说的,表白是最后一步而不是第一步。

  我和他约定好,碰到想要知道的问题就一定要问,如果这个问题他愿意回答,那么他同样可以问我一个他想知道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他不愿意回答或者在目前的情况下很难说出口,那他也要明确的告诉我,并且不准因此生气,无论是生我的气还是生自己的气。反之亦然。

  我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他为什么要和家人出柜,他沉默了很久,我猜我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但他的表现很好,没有拒绝我,而是朝我笑了笑,说大部分还是因为冲动,就像是要为自己这份感情留下些存在过的证据。过年前他来我家的时候,我带他去看了看我幼时的学校,那时我无意中提起过想看看他长大的地方。他说,即使他心里清楚,也许一辈子也没有办法以男朋友的身份带我去他的家里,但他看着家中的老宅,忽然间便有了决定。

  P知道了这件事也很高兴,说四个人吃饭的时候终于不是一对情侣带两个电灯泡了。我解释说我们现在还没在一起,他不信,说能不能给个痛快,你们在演好想急死你?我觉得他说得对,于是昨天晚上我问Z,你觉得我们之间的问题有解决一些吗,他点头,我又问,那你怕解决更多可能会产生的新的问题吗,他说不怕。

  帖子写了这么久,走了很多弯路,闹了很多笑话,但终于还是个Happy Ending。谢谢给过我鼓励,安慰,陪我度过这些日子的大家,有句话我曾经一直很想说,如今才真正有了机会。

  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真的完结啦——

一个絮絮叨叨可以不看的后记:

        一开始写这篇文是因为有位姑娘的点梗,说想看总是给老张发好人卡的小吴,于是写了这样一个总是错过小哥箭头的吴邪,和什么都想自己承担的笨蛋小哥。两个人在面对感情时都很笨拙,小心翼翼的喜欢着对方,却又想用自己的方式对对方好。他们之间会有误会,会有错过,但最终还是会在一起。

        其实本来是打算写着轻松向的小故事,希望它能够好玩儿一点,大家看着开心一点,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写成了现在这样。有读者给我留言说,这样的小哥总是让人觉得什么都没有做,喜欢不是他说出口的,解释也不是他亲口说的。但在我心里,小哥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会说出口的人。他会用行动来证明他喜欢你,或许你不曾发现,又或许你察觉了一些端倪。他会准备好你最喜欢吃的点心放在冰箱,会在你选择困难的时候做一张学校周围的餐厅动图给你,会在你慌乱无措的时候帮你买好一张回家的机票,再告诉你记得落地后要报一声平安。这是这个故事里我想象中的小哥,不浪漫也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他的爱永远在那里。

        但他喜欢什么事情都自己承担,不说出口,是个塞紧了塞子的闷油瓶,这是他的问题。他必须要学会说出来,和吴邪一起承担一起面对,才能更好经营他们的感情。所以在正文的结尾,我并没有写他们在一起,他们之间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解决。但一定会解决的,因为他们爱着对方,都在为对方成长为更好的自己。

       这篇文写的乱七八糟,还让一些读者觉得这样的小哥很差劲,很抱歉,是我的问题。但无论如何,这个故事完结啦。也感谢喜欢它的小可爱们,非常非常感谢,是你们给了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让我在觉得自己写的这么差干脆不要写下去了的时候,想到“啊,原来还有人在等着看呢”。

        再次谢谢大家,鞠躬。我们下个故事再见XD

       

      

 

       

评论(16)
热度(295)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