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魏无羡是只修炼了千年的白狐狸,说好听点叫狐仙,说随意点就是人们常说的狐狸精。但他是话本里都不乐得写的那种,人家故事里都是美的摄人心魂的母狐狸和穷困的呆书生爱得死去活来惊天动地,不巧他是只公的,发展不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来,志趣所在也就是打打鸟偷偷鸡,撩一撩可爱的小姐姐再喝上一壶最醇美的酒。剩下的时间都被他用来修行,一不小心长进飞快,成了世间唯一的一只八尾狐狸。

至于为什么是八尾,佛祖和他讲,长出九尾的条件是要帮助一位有缘人完成愿望,但与此同时,帮助别人的代价是他要失去自己的一条尾巴。魏无羡不傻,听来听去都觉得自己这第九条尾巴铁定是长不出来了,他问佛祖老头是不是耍他玩儿的,佛祖闭着眼睛念了句“非也”,让他自己参悟。

成仙不易,魏无羡也不抱怨,提着袖子就去找有缘人去了。一开始帮了几个人,尾巴长出来又消失了去,反反复复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知道百十来个人都帮过去了,魏无羡越来越觉得佛祖整他,甩了甩尾巴就要拎着佩剑冲到佛祖老头面前逼问真相。佛祖又神叨叨一伸手,说你往那个方向走,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真正的有缘人。

魏无羡走走停停,终于看到人烟的时候才发觉这里好像是传说中的云深不知处,里头个个都是披麻戴孝似的蓝家修士。他一想到要替蓝家这些个大小古板完成心愿,脑壳就一个劲的痛,一溜烟跑到市集上买了两坛天子笑,边喝边回到山上,又遛到蓝家墙根底下的时候才想起来,佛祖说往这个方向走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他的有缘人,刚刚下山买酒见了那么多人,也不知道还算不算数。

魏无羡抱着酒坛子坐在墙头上吹风,一坛快要见底的时候忽然听得有个人冷声道:“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允入内。”他闻声望去,墙底下有个长得特好看的小古板正板着脸盯着他。他坐在墙檐上晃了晃腿,说我不是你家的人,不遵守你家的规律。那小古板没听到似的,又说云深不知处禁酒。魏无羡心里咯噔一声,心想不会这就是他所谓的有缘人吧,他又想起来和之前那些人相处的日子,有人把他当恩人,也有人就把他当工具,利用完了就扔,也不管他失去尾巴有多疼。他可不想继续和这样严肃又冷面的小孩儿相处,魏无羡想了一会儿,大义凛然的一伸手,道: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就是也不知道装作没看见能不能就不做数了。

那小孩儿好像有点生气,一下略到墙头上来要阻止魏无羡。魏无羡都成精几千年了,对着小孩也下不去手,就躲来躲去的,竟然发现这小古板不但长得好看,修为也不错。最后躲得烦了,魏无羡只好喊了声停,小古板还是盯着他,要把他赶出去似的。他皱着眉心,像是颇为勉强的妥协了,说了句那好吧,他没再隐藏尾巴,八条洁白蓬松的狐尾在他身后垂下,像一朵柔软的云。

魏无羡不太自在的晃了晃尾巴尖,尾巴颤巍巍的探向小古板的手心。他咳嗽了一声,笑眯眯的问小古板:那,尾巴尖借你摸摸,你当没看见我行不行?

后面还有,是刀,不想写了。

评论(15)
热度(56)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