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周叶,粗略的给脑洞写个开头玩儿。

B市方才下了场雨,这会儿已经停了,车辆在道路上鸣笛而过的时候,车轮的唰唰声还带着点雨水的回响。空气里沉着的是水汽的潮味,和着冬天的寒风,凝在舌根上总有种滞涩感。北方也确乎比沿海的气候更干燥些,比起苏黎世来也是,南方人初来总归是有些不适应。周泽楷抿了抿嘴唇,喉结滚动了一下,低头绕过两汪浅浅的积水。水里倒影的暖色灯光滑过他的眼睛,像是碎了的月亮。是到了吧。他抬头确认了酒店的名字,手指勾着口罩的边沿轻轻的疏了口气。门童帮他开了门,他低声说了句谢谢,在门口的地垫上踩了踩,吸干了鞋子上的水才走进去。

推开包厢门的时候里头的吵闹声一下就盖过了耳机里清冷的女声,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朝忽然停止交谈看向他的众人点了点头,便开始有条不紊的收拾自己,先是摘掉了帽子口,再是脱掉了大衣和围巾,叠好之后整齐的挂在了门口的衣帽架上。那上面已经挂了不少外套——他们这群人虽说勉强算作一个工种,但穿衣风格迥异,哪件衣服是谁穿来的一目了然。牛仔棒球服该是黄少天的,长款的针织外套该是张佳乐的,苏沐橙的驼色小斗篷挂在右手边的分叉上——周泽楷顿了顿,不露声色的向圆桌上瞥了一眼,看到背对着他的那张座椅顶上冒出半个毛茸茸的后脑勺,打着弯的几根一眼就是刚睡醒没有收拾过的。

他移回目光,将口罩折成方块塞进大衣的口袋里,心里也松了一股劲。戏真多,他忽然在心里笑了笑自己,怪谁呀,也只能怪自己。

黄少天已经将话题扯到他身上了,大概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机关枪似的往出扫:“来晚的人罚酒罚酒罚酒方锐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给周泽楷满上满上三杯不能少了啊这是规矩!”周泽楷忽然间不想把耳机取下来,手指在耳边微微的蜷缩了一下,眼神垂到一边去,熟悉的人才能看出来这就是不情愿了。他慢腾腾的摘下耳机,缠在手指上一正一反的绕圈整理,说:“……宣传。”

桌上的人其实都知道周泽楷去拍摄了,冯主席刚开始的时候就说你们先玩儿,小周拍完宣传片就来,一行人还表示了对周泽楷的同情。大前天他们才结束了世界邀请赛的全部赛程,捧着冠军奖杯飞了十几个小时赶回国内,各自休整了一天才终于吃上了这顿庆功宴——原本是打算决赛当天就庆祝的,奈何苏黎世的中餐实在不符合各位大神们饱经摧残的肠胃,总之快要回国了,大家一合计,都觉得还是正正经经回国吃顿正常的为好。

这么折腾一统下来,没缓个两天还真不想出门,所以一听说周泽楷这两天也没怎么好好休息,刚回来就被拉去拍下赛季的宣传片了,大家都还是挺同情的。不过这酒还是得喝,周泽楷也没推辞。圆桌上一圈的座位,只有叶修身边的还空着,只是空座位前的餐具看起来也是用过的,八成是谁原来坐在那里,后来又受不了叶修那张不饶人的嘴,夹着尾巴跑到其他位置上去了。

他拉开椅子,挨着叶修坐了下来。一桌上坐了十几个人,座位之间也没有多少间隙,周泽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潇洒劲,大马金刀的坐着,大腿就贴上了身边人的,隔着裤子能透过一点体温。他从喻文州手里接了杯子,往中间的玻璃转盘上轻轻磕了磕,算作是碰杯,沉默又利索的喝完了小三杯,末了还冲队友们弯了弯嘴角。

楚云秀托着下巴啧啧了两声,说枪王大大越来越像行走的荷尔蒙了。苏沐橙也在一边掩着嘴笑,说上次和周队一起拍广告,场务的小姑娘问他要签名都不敢看他,脸都红到耳朵根了。比完赛之后他们这群人的凝聚感添了不是一点半点,放在以前是他们之间是断不会这么随意开彼此玩笑的。周泽楷也懂得配合了一点,指了指苏沐橙,笑道:“嗯……男摄影,拍她也比拍我温柔的多。”

愿意多说几个字的周泽楷还算能调动些气氛,一圈人嘻嘻哈哈的,只有叶修罕见的没搭腔,手肘支在桌上,手指交错着握着搭在鼻尖前,嘴角含着抹微微的笑意。他招呼服务生给周泽楷换了套餐具,周泽楷笑意未消,闻声才终于有了机会光明正大的看他——方锐还算厚道,只第一杯倒的半满,余下的两杯都浅的养不了金鱼。周泽楷酒量一般,平时不常喝也就没练的机会,普通人的水平还是有的,和某些量浅到一口倒的人不一样。

但周泽楷胃里空着,猛得喝了几杯也不算舒服。室内的暖气将冬天的寒意驱散了,又蒸上了他的脸,让他迷迷蒙蒙的,看什么都像是电影里处理过的画面似的——叶修的手指比脸上的皮肤还要更白一些,没有明显突兀的骨节,甚至关节处都没有过分的褶皱,看上去精致又柔软。他的手掌很薄,皮肉下藏着浅淡的青色血脉,在灯光下泛着瓷白的光泽,像是件艺术品。但周泽楷更熟悉这双手在他身上为非作///歹时候的样子,那更像是叶修的性子,不依不饶又狡猾非常的抚///摸着他的脊梁,环住他的臂膀,拢住他的性///器上下搓///弄。

周泽楷赶忙给自己叫了声停,叶修挑眉看他,脸上是种讳莫如深的表情。他们只对视了两三秒钟就各自错开了视线,周泽楷说了声谢谢,叶修随意的摆了摆手,又懒洋洋的倚在了椅背上。他大约也是热的紧了,棉衣还一整团的抱在腿上,也不知道放到边上去,脸颊显出一抹粉色。周泽楷碰了碰叶修的手臂,对方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棉衣就给他拿走了,放在自己膝上抖了抖,又挂回叶修的椅背上。这一连串动作才叫旁边人注意到了,黄少天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嚷着,说:“天啊老叶这种脸皮厚如城墙的人竟然也会脸红我没眼花吧,这么热你还抱着外套是不是坏事做太多良心不安浑身发冷啊!”

叶修不为所动,翘起二郎腿,肩膀一耸,从嘴唇里抖落二字:“呵呵。”
……

腿边的热源已经不在了,那点微弱的热感似乎还烙在皮肤上,跟着心跳搏动。酒劲后知后觉的开始反上来,堵在胸口,像是柔软蚌///肉里的石头,坚硬的疼痛。周泽楷偏过头去咳嗽了两声,身后有只手轻轻地拍了拍了他的后背。再回过头来的时候盘子上已经放了只盛了海鲜粥的碗,软糯的米粒上飘着细碎的葱花和饱满的虾仁,表面凝着薄薄的油光。

“吃点东西。”叶修在和他说话,却没有看他,视线平直的望出去,不知道落在哪里。

哦。周泽楷应了一声,却迟迟没有动作。他低头看着那碗粥,似乎要从那里头盯出什么期盼已久的东西来。他都快要记不清和叶修在一起的日子了,分手好像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但他此刻还是记得叶修和他在一起之后第一次给他做的海鲜粥,还记得那碗粥里特意少让的盐巴和多放的菌菇,记得叶修烫了手指之后发红的皮肤和药膏的麻油味,记得叶修支楞着手指敲打键盘,踢掉拖鞋踩在他的大腿摇晃,一边睨他一边叫委屈说:我都这样了你还忍心跟我抢boss?诶呦人心不古小周心也难测啊……他给三道六界飞了坐标之后就下了线装不在,乖乖的披了个战法的马甲帮兴欣抢boss,叶修这才高高兴兴的说了句“乖”,脚又往上抬了抬,在周泽楷两腿///间快速的揉了揉,道:“快快快速战速决,别耽误饭后消食。”

可就算是这样也都是过去式了,分手就是结束,不该再有其他的念想了。可有人分手是不爱了,有人分手是还爱着,只是不再合适了。可就算分手了,就算不合适了,还是爱着要怎么办呢?周泽楷看向叶修——后者正和张佳乐拌嘴,他们之间总是这种相处模式,大家都习惯了,乐得快当相声听了。

他握住勺子,喝了两口粥,将那块莫须有的石头囫囵的咽了。他也得像叶修学习了,学着不去看他,不去想他,忘了他。

忘了他。

评论(9)
热度(24)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