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万念(哨兵向导)

最近特别想写哨兵向导,心痒的不行试着写写看
短篇,没什么前因后果


吴邪是全塔最优秀的向导,没有之一。

至于如何称得上优秀,普通人可能会记得他保护向导权益时才辩无双的演讲,向导们可能会翻开自己的教科书崇拜向往着编者的名字,哨兵们可能会告诉你他们做梦都想让吴邪为他们做一次精神疏导。而吴邪的战友们则会在一个全是哨兵的战场上放心的把背后留给他,因为他值得完全的信任。

吴邪背着自己的巴雷特顺利登上高地,顺手用精神共鸣震碎了两名来阻拦他的敌方的年轻哨兵,他在被炮火炸的摇摇欲坠的塔楼上隐蔽好,对着无线电轻声道:“毒蛇就位。”他习惯从瞄准镜里看整个战场,瞄准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他下嘴的目标。但他通常不会用手中心爱的伙伴打爆一个哨兵的脑袋——那太浪费了,只要他愿意付出一点代价,他就能用强悍的精神力让大部分哨兵陷入瘫痪,而现在,他正运用着这股力量保护着他的战士们,稳定他们的情绪,让他们无所畏惧的向前。同时他调整呼吸,让自己的肌肉运动平稳而微小,然后迅速的对准1800米开外刚刚进入他狙击射程的敌方坦克,狠狠的轰出了一枪。

一个真正熟悉战场,并且能冲锋陷阵的向导,没有哪个国家哪个军队不时刻觊觎着他。但他们也为此深为苦恼,一个成熟的已结合向导,几乎已经没有事情可以让他动摇。

即使他的哨兵已经失踪十年。

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想象,已经结合的哨兵向导可以分开十年之久。哨向之间的关系算是唇齿相依,是除了身体还有精神上的不可分离,结合的他们像是两块黏黏糊糊的橡皮糖,天性中的占有欲会让他们的关系变成一种其他人无法介入的唯属于他们的圣地。而向导们在这种不算平等的关系中,有很长一段时间背世人认为是哨兵的附属品——吴邪对此一直深为不屑,他毫不吝啬对于自己哨兵的爱,也从不放弃自己作为向导的尊严。他对他的哨兵说,迟早有一天他会让世界承认哨兵需要向导,而不是向导依赖哨兵。他的哨兵并不说话,他们的情感同步,那颗藏在冰川之下的心脏异常温暖。他的哨兵同样给予他完全的尊重与信任,那时年轻的他会觉得非常的幸运,也非常的幸福。

如今他真正成为了最有权利嘲笑这种荒唐观点的人,可他消磨了少年的意气风发,也再也找不到与他心意相同的人。那微弱的还在跳动的精神链接被他掩埋在巨大的痛苦之下,他不能去想,生怕绝望的种子从他麻木的内心破土发芽。

吴邪迅速起身撤离,狙击手开出的枪都以暴露自己目标为前提,他对于成为活靶子这种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可偏偏有人毫无眼色的想挡住他的去路。那人看不出吴邪脸上有什么紧张的表情,他甚至颇为从容的点了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生出一副令人胆颤心寒的表情。哨兵不由自主的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脚边那只大型的猫科动物也呲牙咧嘴的炸起了毛。吴邪的味道淡雅清新,混杂着不属于他的烟草味,即使作为一个已结合哨兵,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味道非常好闻迷人,差点让他忘记了眼前之人的危险。吴邪轻笑了一声,扫了一眼那只弓起脊梁的花豹,眼神浮浮沉沉明明灭灭。他没有半点玩儿心,强悍的精神力像海啸一样径直拍进对方的脑海里。

哨兵的精神屏障像是片树叶在狂风中摇摇欲坠,他踉跄两步,勉强站立,转手扔掉自己手中的M4A1冲向吴邪。看起来眼前的已结合哨兵有个勉强够格的向导,并且长了个还算聪明的脑子,能在不被自己发现的情况下近身,此时还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与反应,知道自己会受吴邪的暗示,不可能瞄准时果断扔掉了枪,如果肉搏,吴邪绝对不可能打赢一个哨兵——确实是个可塑之才,只可惜遇上了更老道的对手。

老子上战场的时候这群哨兵还在穿开裆裤,吴邪想,派这种人来对付他,未免太过天真。那只花豹同时跃起,吴邪连躲的心思都没有,眯着眼睛看一道光影闪过,那只大型动物僵直在半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转眼就消失不见。哨兵迷茫了两秒,像是忽然被拔掉了插头,重重的摔在地上。

吴邪迅速撤出位置,伸手将那道光影召回,眼神同他的精神向导如出一辙。一条细长的褐色身子爬上他的手臂盘在他肩膀上,太攀蛇亲昵的冲他吐了吐蛇信子,冰凉滑腻的鳞片缓缓的摩擦他的皮肤。

早在十几年前,还是少年的吴邪就已经在塔中出了名,不仅是因为自身能力出众,还因为他的哨兵——这个时代唯一的黑暗哨兵。那个人在遇到他之前从未想过要与人结合,他对自己的情绪控制精准到令人发指,连带着表情也稀缺起来,状态像个无欲无求的高僧。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寡淡的人,精神领域却像是世界末日的灾难片,被塔派去的那些试图与他结合的向导全部都落荒而逃。所以当吴邪被要求为他做一次精神疏导时,自己几乎没报什么希望。

他对当时的感觉已经有些模糊了……十几年过去,他只记得探入张起灵精神领域的过程十分艰难,他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精神触梢,张起灵没有抵触,或许因为他感受到他们相容性不错,这是个好现象。吴邪像是光着身子走在极寒的冰川里,深入骨髓的冷让他又疼又痒,皮肤好似有蚂蚁啃食银针扎刺。他咬着牙忍着痛,硬是把黑暗哨兵长久以来堆积的情绪仔细的疏通了一遍。滔天的灾难终于被细水温柔的熨帖,仿佛一切都顺理成章,他们当然会在一起,哪怕中间经历了无数的苦难折磨,从第一次开始,他们就注定会被彼此吸引。

他们都曾以为这是最美好时光的开始,却想不到这是一场不以死亡告终的悲剧的前音。

——TBC——

评论(23)
热度(267)
  1. 南来北去的椰子皮薇安_ 转载了此文字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