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祝松】无常

不会圈人QUQ希望可爱的cp能看到@白墨
看了大鱼觉得这两个人实在太可爱了!虽然觉得自己写这个风格很不在行,但还是希望能投喂我的小天使>3<

——————————
所有人类的灵魂都是海里一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从海的此岸出发。每条鱼都有自己的归途,而每个人,也都有着不同的故事。命运的路线交错又分开,我们不是天神,只能在世事无常中,有时相遇,有时分开。

我是赤松子,掌管着人间的风雨。我的故事里,总是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他是祝融,掌管火,人们总说水火不融,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的火从不伤我半分。

我有时喜欢骑着我的鹤,静静的停在星海之上,看嫘祖纺织出满天流萤——美的过分的夜空总会让我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而祝融——虽然我们都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里的长老,他仍旧像我们少时一样,喜欢在这种时候借嫘祖一匹骏马,驰骋在星海边广阔的草原上,远远的喊我的名字。

“松子!该回家了!”

我的鹤和祝融关系很好,总是愿意被他摸摸头,再欢快的叫两声。他翻身坐上来,一下就揽住我的腰。我斜他一眼,不语,他却没半点退意,拍拍鹤的脊背,道了句:“回家。”

嫘祖挥挥手和我们告别,我朝她笑笑,而祝融大大咧咧的用身体外侧的那只手使劲摇晃。他的性子就像他所掌管的火一样,热情又温暖,现在却更加稳重起来,非常可靠。

他的转变大概是从那天开始的,那是很久之前的故事了。我的族人会在十六岁成人礼这天去人间历练,亲眼看看由我们掌管的自然规律,但需切记不能与人接触。每个孩子都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尽管我们的父母会抹着眼泪向我们道别,害怕我们遭遇不测,但我们还是十分期待着外面的世界,期待着那个美丽又神秘的人间。

我和祝融同岁,于是我们一同化作大鱼,向未知的未来游去。

真正来到人间的那一刻,我们都很开心。一切的景物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新鲜的,海底的鱼,行船的人,遥远的天空和白云。人间太好了,我甚至有点舍不得离开。

我和祝融与其他的大鱼分开,在海中游历。七天的时间太短,我还没有看够这个奇妙的世界,就该回家去了。祝融甩了甩尾巴,在我身上拍了拍,说不允许我做糊涂的决定,好像看我太喜欢,怕我留下来。我朝他笑了笑,家在那里,他也在那里,我当然是要回去。

没想到变故就在最后一晚,那一晚没有好看的星海,连月亮也没有,云压的很低,我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我和祝融决定先回到漩涡的附近,以防万一,但在这时,一艘客船驶进了我们的视野。风暴来的很突然,我们听到人类的呼救声。我看向祝融,发现他也正蹙眉看我。“你在这儿待着,我去帮他们。”我不满的朝他叫了一声,规矩在我心里并没有生命重要,我不会袖手旁观只看他一人孤身涉险。

他最终还是同意了,我们俩个的力量甚微,在狂风暴雨中拼了命才顶住这艘船只远离漩涡。我们两人都筋疲力尽,唯一支撑我们的力量是这一船人的生命,而此时,竟然有个孩子,从船舷上跌进了海里。

我瞬间就想去救那个孩子,可这艘船仍旧需要我的力量。祝融让我去救孩子,他的身上伤痕累累,可仍旧挂着疲惫的笑容让我相信他。我刚刚松开些劲,船只就开始向漩涡滑去,我发现我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一个年幼的生命,和一船人的生命,在那一瞬间都像是握在了我手里。

我不是天神,无法拯救每一个人的生命。我错过了救那个孩子最好的时机,我非常自责,那是我第一次面临生命的逝去。尽管祝融告诉我我们挽救了一船的人,我仍旧悲伤又失落的感慨自己的无力,在精疲力竭之中晕了过去。

那晚的狂风暴雨使我了解自己的力量,使我畏惧,也使我害怕。我被祝融一路拖回土楼,在父母的照顾下终于转醒。我醒来的时候祝融扒在我床边,紧张的摸摸我的脸又贴住我的额头,最后才如释重负的叹口气,“你没事就好。”

自那之后我仿佛失去了使用自己法术的能力,无论祝融再怎么用他那小巧的火团逗我,我都不会再用水把他浇的湿湿哒哒。我甚至去找过鹿神,向他讨一杯酒,但他说想要遗忘的话,不妨试试来一碗孟婆汤。虽说他刚刚上任,味道不会太好,但效力不减。我仔细考虑,还是作罢,我想忘记自己的无力,但不愿忘记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

祝融也阴郁了一阵,可很快好起来。他是这样的人,顾全着大局,永远向前看,不为无力而颓废,只会更加努力。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在有石狮子镇守的悬崖边,带我上了一艘船。撑船的是个独眼的白团妖怪,我从未见过,旅途的云海里有妖异的黑马从我们头顶掠过。我心里暗自有了点猜想,但祝融坚定的拉着我的手,我相信他不会胡来。

果然,我们见到了灵婆。灵婆好像和他有了什么商量,挥挥手带着我们进入了存放灵魂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很多的瓶子,每只瓶子里都是一只新生的小鱼。他们将从这里重新起航,直到长成一只大鱼,游向人间。

祝融治好了我的心病,世事无常,我能做的很少,但我想更加努力,让我想保护的人不受伤害。

可这么多年过去,我的力量仍然卑微。我不断输送的法力想要驱散那滔天的海浪,但我知道那终将是徒劳。在精力耗尽的边缘有人握住了我的手,我知道是祝融。他摇摇头拉住我,使了点劲把我带进他怀里,给了我一个拥抱。他的怀抱像他一样温暖,我很喜欢。

所以当参天海棠堵上海天的漏洞,我的族人们最终平安无事时,我偷偷勾了勾祝融的手指,亲吻了他的脸。

每个人都是海里一条巨大的鱼,我很幸运,从踏上这条路程的开始,就有另外一条鱼一直陪伴着我,哪怕在别人眼里水火难以相融。而现在,我若是和祝融分开,还会有人询问,“松子哥,今天怎么没和祝融哥在一起啊。”

“就去找他。”

世事无常,但身边常有你在,我们从头相遇,从未分开。

评论(7)
热度(35)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