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有缘人(上)

*店主小哥×鲛人吴邪
*不正经文风,高亮慎入
*一直想写鲛人吴邪,终于写了发现,哪里不对的样子

01.
张起灵有个秘密,一个带着淡淡海水咸味,伴着惑人歌声的秘密。

02.
张起灵按照约定,穿过夜里寂静的沙滩,攀上海岸边聚集的礁石。他蹲在最靠近海洋的地方,伸手从口袋摸里摸出一片薄薄的圆形鳞片,鳞片在月光下闪烁着奇妙的光芒,透明又纯净的银色比任何一朵海浪都美。

坚韧又柔软,如同他的主人一样。

张起灵将鳞片放在唇边,抿直了嘴角吹响,鳞片微微震动发出一声尖细婉转的哨声。这般悠悠吹了两声,平静的海面上才响起一声啼鸣,不远处翻起一朵浪花,隐约可见其下银色的尾巴。

不一会儿他面前的海面上钻出个人影,如瀑的黑色长发,奇异的金色眼瞳,面若凝脂而笑容璀璨。那鲛人摆摆尾巴翻出水浪,故意似的溅了点到他面上,道:
“小哥,你果然来了。”

03.
遇到这条鲛人纯粹是个偶然。

张起灵是海边一家旅店的老板,自己也住在里面,二楼最东面靠近海的那间就是他的卧室。他通常喜欢开着窗,让海水涨落的声音毫无阻碍的传递到他耳边,只是这晚有些不同,他被海面上传来的阵阵歌声唤醒,花了点时间才回过神来,这不是梦。

他顺着歌声寻出去——很奇怪,整间旅馆都静悄悄的,好像只有他听到了这美妙动人的歌声。穿过沙滩,攀上礁石,在夜里涌动着不安与黑暗的海洋里,他遇到了一只仰着脖子看月亮的小鲛人。

04.
小鲛人有着滑腻柔软的黑色长发,浸泡在海浪里上下飘动,他金色的眼瞳好奇的打量着礁石边上的张起灵,嘴巴里还吟唱着属于他们的歌。

鲛人好似是唱累了,终于停了下来,猛的潜入海里不见了。张起灵以为他是走了,没有哪条人鱼被人看到还如他这般淡定,好像就是来大大方方给他看的一样。不曾想他刚站起身,面前的海里就钻出一个脑袋,小鲛人眉眼弯弯的和他打招呼:
“嗨,你好呀。”

05.
“你不怕我吗?”
“怕你做什么,你会吃了我?”小鲛人纤长的手指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见张起灵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想了想便将手中的头发递过去几缕。
“分点给你,别客气。”

06.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吴邪,是只鲛人。”吴邪抬了抬尾巴示意。他点点头,道:“张起灵。”

“你听到我唱歌了吗?”吴邪问。张起灵嗯了声,回头在夜色里模模糊糊的找了会儿,指着不远处二楼亮着的灯光道:“那里,我的房间。”

吴邪眯了眯眼睛,嘟囔了一句真好啊,又笑了起来,趴在礁石上露出赤裸的上身。他身侧的皮质翼和飘须也是银色的,在月光下反射出星星点点柔亮的彩光。“你在做什么?”张起灵本不是多话的人,却觉得这鲛人迟迟不远离去,不懂他是太过天真还是不惧风险。

“我?”吴邪百无聊赖的甩甩尾巴,露出个狡黠的笑脸,“我在等有缘人。”

07.
“对了小哥,可以拜托你件事吗?”
“什么?”
“你……你有烟吗?”吴邪眨了眨眼睛。

08.
张起灵意识到他遇到了一条不太按常理出牌的鲛人。

09.
吴邪看着张起灵沉默了半晌,才黑着脸反问道:“你抽烟?”吴邪很真诚的点点头,发觉那人脸色更加不好。

“额……偶尔……偶尔抽。”

吴邪讪笑。

“可以。”张起灵想了想道,“明天。”

“啊没事不行就算了……咦?”吴邪摸摸鼻子,“那我拿鲛绡跟你换。”

张起灵摇头。

“那……珍珠?”

张起灵还是摇头。

“那好吧。”吴邪在自己尾巴上摸索了会儿,猛的拔掉了一片鱼鳞。“嘶……这个给你。”吴邪疼的眼泪汪汪,抽着鼻子把鳞片递给张起灵,“你来海边吹响它,我就能听到。”

张起灵叹了口气,看着小鲛人的眼泪在金色的眼瞳边打转,将落不落,不知该不该伸手去接。

吴邪使劲眨巴眼睛,两滴泪珠落下便成了两颗洁白上乘的珍珠,他接在掌心和鳞片一起塞到张起灵手里,“都给你吧,别浪费。我的眼泪可值钱了。”

小鲛人扑通一声跳回海里冲他挥挥手,“拜拜小哥,明天见!”

10.
张起灵握着珍珠和鳞片看着那个小鲛人消失在视野里,重归安静的天地里宛若只剩下寂静的沙滩,聚集的礁石,还有一个不知道是否身处梦境的他。

“小哥!”吴邪忽然远远的又冒出头来对他喊,“要黄鹤楼!”

好吧……张起灵闷笑一声,看起来不是梦了。

评论(24)
热度(170)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