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有缘人(下)店主哥×鲛人邪

*我怀疑你根本不是正经鲛人系列
*gacha上那个投票今天决赛,请给吴老板投上一票!
    吴老板要是赢了我就开车!(其实我也很喜欢老叶QUQ)

11.
吴邪泡在海里整个人都湿乎乎的,手指也是,一摸到烟屁股就把烟捏的又扁又软。张起灵叹口气,从烟盒里磕出根烟来,送到吴邪嘴边,自己也咬了根,又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先给自己点着了,正准备去帮吴邪点,小鲛人就撑着胳膊离开了水面,凑过来将烟头靠在一起。

点燃耗费了点时间,张起灵感受到小鲛人淡淡的呼吸轻轻拂在他脸上,带着海洋清新干净的味道。吴邪的烟一点点燃起来,他笑了笑,还没说话又扑通一下落回水里,激起层层水花。

张起灵被浇了个透,抹抹眼前的水就探身下去找小鲛人,小鲛人倒没事,像条被晒干的咸鱼平平的仰躺在海面上。

“胳膊酸了没撑住……不好意思啊小哥……”

“烟没熄,”吴邪举起烟看了一眼,“太好了。”

12.
吴邪像模像样的背靠着礁石吞云吐雾,葱白的手指夹着烟卷,看样子是个熟练工。

“鲛人为什么抽烟。”

“鲛人为什么不能抽烟。”吴邪不服气的抬起脸对着张起灵喷了口烟,“其实我是偷偷抽的,我三叔去了陆上做生意,他抽烟,回海里的时候被我看到了,我就悄悄拿了试试。”

张起灵劈手去夺他嘴里的烟,吴邪嗖的一下游出去老远,“我就是偶尔抽!没有瘾!这两天忽然想这个味道了而已!”

张起灵放下手来。

“真希望能赶紧成人去陆地上看看啊。”吴邪又跳回张起灵面前,半个身子都露出海面,“到时候我能去你店里看看吗?”

张起灵点点头,摸摸小鲛人的头发,道:“你还没成年?”

“是啊,”吴邪伸出一个指头,“只差一岁了而已。”

张起灵蹙着眉一把抢过吴邪叼着的烟头丢了出去。

13.
“浪费可耻!”
“未成年人不能抽烟。”
“可我是鲛人!”
“未成年鲛人更不能。”张起灵站起身拍拍裤腿。
“你要走了吗?”
“天快亮了。”张起灵捡起刚刚丢掉的烟头包在纸巾里,“你会有危险。”

吴邪点点头,手指又无意识开始圈头发,“那个……你明天还来吗?”

张起灵挑眉。

“不要烟!”吴邪赶紧摆摆手。

“好。”张起灵轻笑,“明天见。”

14.
“小哥,你想不想到海里来看看?”

他们相遇的第十天吴邪对张起灵这样说到。

张起灵想了想,点点头。

小鲛人一直绞在背后的双手献宝似的递给他一件长袍,薄如蝉翼。“我第一次织,可能有点丑……你不介意吧?”

张起灵接过来套好,从海礁上跳进海里,鲛绡果然如同传说中所说一般,沾水不湿。“小哥,你可真好看。”吴邪呆楞楞的看着张起灵,“比我见过的好多鲛人都好看。”

张起灵摇摇头,他觉得小鲛人一定很少照镜子。

“对了小哥。”吴邪双手圈住张起灵脖子,脸和脸几乎贴在一起,“教你个能在水底自由呼吸的法子。闭上眼睛——”

张起灵照做。

15.
吴邪亲了一口张起灵,伸舌头的那种。

16.
张起灵猛的睁开眼,小鲛人吓得一摆尾巴溜到礁石后面藏住,“小哥你信我真的只有这一种……”

吴邪话没说完。

张起灵抱着腰把鱼拽回来,又结结实实吻在了一起。

吴邪一开心,尾巴就缠上张起灵大腿来回的磨蹭。

17.
夜里的海底远没有海面看上去那么平静,吴邪握着颗明月珠,带着张起灵认识每一种鱼,每一支珊瑚。有只海豚被他们打扰,大着胆子凑过来闻了闻张起灵的脸。

“没眼色。”吴邪紧张的抱住张起灵,冲海豚吐了吐舌头。

18.
又过了几天,小鲛人来和张起灵道别。他低着头很不舍的模样,金色的眼瞳又闪着泉客珠的水光。

“你会等我吗?”

“我会开着窗。”张起灵又指了指不远处自己亮着灯的房间,“你回来我就能听到。”

19.
吴邪不会告诉张起灵,很久以前他就注意到他了。他看着他安静的站在窗口抽烟,看着他独自在傍晚的沙滩上散步。所以他偷了一根三叔的烟草来试试味道,决定在那天晚上唱一首婉转动人的歌,最后鼓足勇气和他打了招呼。

“嗨,你好呀。”

20.
张起灵旅店的伙计决定回家发展,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于是在店门上贴了一张招聘启事,却什么条件也没有写。

“请问,你们这里招工是吗?”张起灵闻声从柜台后抬起头,见黑发浅瞳的少年挂着一张狡黠的笑脸,“上面什么都没写,我能问问有什么要求吗?”

张起灵扔掉手里点燃的黄鹤楼,朝少年张开手臂。

“只收有缘人。”

评论(26)
热度(215)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