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冰原上的来客08(饲养员哥x北极狐邪)

*我不管压点也算日更
*用电脑慢吞吞打完了字

“哑巴!开门!”

小狐狸迷迷糊糊的在张起灵胸口翻了身,耳朵耷拉下来,一副我什么都听不见别打扰大爷我睡觉的模样。张起灵睡得轻,听见声音就睁开了眼,向窗外看了看,天还没亮,想来是遇到什么急事,无奈胸口上压着的白团子根本没有挪窝的打算。他捏了捏吴邪快要伸到他脸上的爪子,上下晃了晃,软乎乎的肉垫让他被吵醒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吴邪。”

小狐狸把脑袋往被子里塞,发出点不开心的呼噜声。外面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大有再不出来就要破门而入的架势。

“哑巴!再不出来就要出人命了!”

门刚打开条缝,黑瞎子什么都还没看清就从屋里窜出来一条影子,吴邪毫不留情地用尾巴狠狠甩了他的脸,又在他墨镜上结结实实踩了一脚借力,从容淡定的跳回张起灵怀里,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乖巧的蹭蹭张起灵胸口,最后才赏了黑瞎子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遭遇开门杀的黑瞎子不禁抽着嘴角暗赞了一句演技派。

“进来说吧,”张起灵侧身让开了门,手臂轻轻动了动调整姿势,好让吴邪睡得更舒服,“出什么事了?”

黑瞎子也不笑了,道:“馆里那头北极熊快不行了,得拉你去帮个忙。”

张起灵听到皱了皱眉,神色严肃了点,道:“换衣服,马上。”他把沙发靠垫放倒,把小狐狸放上去,又拿了毛绒玩具放在靠垫旁边,“今天不能陪你了,你别乱跑。”吴邪是真没睡醒,下意识的抱住张起灵的手指,听了这话才胡乱的点点头应了。张起灵进卧室换好了衣服就和黑瞎子出了门,临走前不放心又返回沙发前看了看小狐狸,见吴邪睡得昏沉,才抓紧时间出了门。

这么多天吴邪从来没离开过他,北极狐到了这个年纪又格外粘人,张起灵头一次尝到了牵挂的滋味,仿佛方寸之地筑了一架秋千,上面团着只狐狸摇摇晃晃的荡。离开没一会儿就觉得有点想念,又担心吴邪醒过来找不到他会着急——好歹应该留张字条给他,张起灵忽然这么想,然后又默默笑话自己,不知道是第几次把吴邪看作人类而非一只狐狸来看了,大约是他养了只不同寻常的狐狸,太通人性,让他有时也不能分得清。

吴邪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正纳闷今天张起灵怎么没叫他一起去晨练,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又吓了一跳,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睡在了沙发上,张起灵也不见了踪影。他跃下沙发在屋子里四处找了找,果然只剩下他一个,正焦躁想去扒门,才想起来早上那么一出。

他没想到张起灵真的没带他出门,那股焦躁还没散去,又多了点失落混杂在一起。他曲着腿蜷在地板上,用尾巴盖住一大半的身子,也不是不懂事到要怪张起灵对他怎么样,只是一时有点接受不来。吴邪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安全感和放纵的资本都是张起灵带给他的,只要那个人不在,他就又变成了冰天雪地看着家人逐个死去却无能为力的那只狐狸。

但他知道他不该这样,他想让自己被驯养,也想让对方属于他,可绝不是分分钟都要黏在一起,以失去自我为前提的那种,他立志要做一只特别的狐狸。于是他在爪子上蹭了蹭脸颊,两三步跳上床铺,又从床铺跳上窗台,费了点力气拉开了紧闭的玻璃窗,从防护网中间的缝隙里钻了出去。

即使张起灵不在,他也要试试自己能做的事。

他住的地方是极地馆后院远离游客区的地方,除了饲养员很少有人会来,早晨又是大家比较忙碌的时刻,所以吴邪畅通无阻的顺着张起灵往日晨跑的路线溜达。他觉得今天的景色和往日的都不太一样,他发现沿途道路的园林植物并不是他记忆中新鲜的绿色,而是散布着金色的斑点,注意到脚下的路并不平整而是铺满石子,膈的他脚掌有点轻微的痛,还有今天的天空,云压得很低,他正想感慨云离他真近,可是又似乎想不起往日的云应该在哪里。

他发现了很多平日里没有发现的东西,小狐狸觉得很开心,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张起灵分享。那自己以往在注意些什么呢?吴邪问自己,然后不由自主的想起张起灵跑步时的喘息和滑落的汗滴,悄悄地羞红了脸。

一只红着脸正在晨跑的狐狸,非常特别。

跑到该返途的地方吴邪忽然听到树下稚嫩的叫声,他好奇的翻过低矮的灌木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走,走的近了才看清是只小猫,还光秃秃的,稀稀疏疏的长着几根短毛。小猫察觉到危险又喵喵叫了两声,吴邪近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耐着性子爬低身子,也不管小猫能不能听懂,一遍遍安抚着小家伙:“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小猫也不知道是叫累了还是感觉到吴邪没有恶意,总之接受了吴邪的靠近,吴邪在他身边转了转,小猫还不会走路,看样子应该是饿了很久。小狐狸还不敢贸然去碰,这种不足月的小猫如果染上其他味道就很容易被母猫抛弃,最好的方法是等来小猫的母亲。小狐狸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安慰着小猫,道:“我先去给你找点吃的,再帮你找妈妈,别害怕。”小猫应了一声,虚弱的摇了摇尾巴。

吴邪觉得很开心。

张起灵忙到很晚才结束工作,那只北极熊情况不好,大家齐心协力才把他从死亡边缘救回来,同事们都很振奋,问他要不要一起吃了饭再走,张起灵摇摇头,救回一只动物让大家紧张的心情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放松,可他心里总是惦记着小狐狸。临走的时候同事塞给他一把伞,笑道:“外面下雨了,挺大的,你快回去吧,知道你想那小狐狸了,今天辛苦了。”

回到饲养室的时候房间的灯还是亮着的,张起灵把还在滴水的伞靠在门边,一边换鞋一边冲屋里喊小狐狸的名字。穿堂风将他身后的房门狠狠的甩上,张起灵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妙,他冲进卧室看到被风雨卷起飘动的窗帘和半敞开的窗户,终于觉得心中的弦“嗡”的响了。

吴邪不见了。

评论(16)
热度(144)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