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走火(R18,短片完结)

*说好的吴邪投票得第一就开车,一辆自行车

*有他人下药情节,雷者勿入

*一半没保存,重写了一遍生无可恋。

*喜欢的话记得回来给我一个小红心(比爱心

 

 

钟鸣鼎食,酒池肉林。

吴邪倚在壁画精美的墙上松了松领带缓了口气,试图缓解心中的紧张和空气中的黏腻,男人们虚假伪善的笑脸和女人露出的大片肉体让他头晕又反胃,但工作还要继续。他暗骂了一句社会的蛀虫,摆好专业又和善的微笑,端好托盘轻轻敲开了厚重的包厢门。

“先生,您的酒。”

得到包厢主人的允许,吴邪恭敬地将托盘摆在桌面上,又取下四支高脚杯依次摆好。杯底撞击桌面发出清脆又细小的碰撞声,他听到被一群搔首弄姿的女郎包围在中间的男子忽然轻笑了一下,将目光投在了他身上,这让他开始微微冒汗。他尽力保持着自然又从容的样子,在打开瓶盖,拔出软木塞的缓慢过程中显得不那么鲁莽,而是带着一种天生的优雅——这间会所本就是为有钱人的恶趣味而诞生的,这群脑袋里充满了金钱和利益的家伙总是有一些特殊的癖好。

 虽然被人视奸的感觉真的很糟,吴邪起身对着金发碧眼男人微笑,心想工作结束之后他一定要痛痛快快洗个澡。

一切都还暂时正常,他点头示意自己的离开,转身时却被那个外国佬叫住,“你是新来的?”吴邪嘴角抽动,这种场所几乎都是熟人制度,这样才能确保相对的安全,他以为这家伙没有注意到的,这简直就像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却发现自己拿到了假经书。转过身却已经笑了起来,带着下位者对上位者的尊敬和一点点机灵,“您也许没注意过我,但我曾经替您拉过车门。”

金发男人眼睛眯了眯,仿佛一只吃饱喝足正在舔着带血爪子的雄狮。错不了,吴邪暗自哼笑,这是冰冷又自负的禽兽该有的眼神。男人也跟着笑了,一副心情颇好的样子,直视着他的眼睛道:“是吗,那还真是可惜。”对方拿起红酒缓缓倒进酒杯,“我竟然了错过了一张这么漂亮的脸蛋。”

吴邪清晰的听到蓝牙耳机里传来倒吸凉气的声音。

妈的!吴邪咬咬牙,你们可没告诉我这个鬼佬还有喜欢男人的癖好!

“留下来陪我喝杯酒怎么样?”男人朝他招招手,又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令他心仪的小服务生,慢悠悠的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小包白色粉末,当着吴邪的面一点一点倒进酒杯里,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的举起来,道:“来吧宝贝儿。”

周围的姑娘哄笑。

吴邪神色一暗,仔细想了想那白色粉末应该不会是毒品,他这种人不可能将罪证随身带在身上,更何况据他了解这个外国佬自己是不吸毒的。金发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手却从姑娘的腰上放下垂到了身边。吴邪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为了任务他必须得喝,否则不但抓不到这个人的罪证,自己也可能会死在这里。

他可不想让张起灵冲进来给他收尸。

“多谢款待。”吴邪端起酒杯干脆的灌了下去,“虽然这有点糟蹋红酒。”他舔舔嘴唇,不出所料地看到那个男人看他的眼神更加渴望。他瞬间明白了自己喝下去的什么东西,但愿任务能早点结束,他头疼的想。外国佬从身边推开几个姑娘,不耐烦的挥挥手,道:“你们可以走了。”这群女孩在风月场混的久了,知道看眼色,立刻就不多做纠缠,夹着甜腻腻的嗓音说了几句恭维话,就作鸟兽散。吴邪僵在原地不愿动弹,生怕这变态让他舔鞋或者干脆扒了他裤子就地来上一炮。

他发誓他会把枪管捅进这鬼佬的嘴里。

“来这里。”金发男人冲他张开手臂,拍了拍身边的沙发,“你知道吗,你穿着它的样子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好看。”吴邪靠过去佯装害羞的垂着头,实则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衬衫马甲,恨不能脱口而出一句我穿警服的样子吓死你丫的。

“害羞的东方男孩,我明白的,等等我尽快办完事情,让我们共度良宵。”鬼佬在一边说个没完,吴邪心里骂了无数脏话。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你得忍受一只癞蛤蟆伸着舌头冲你呱呱叫,而是他在让你恶心的同时你还在给你的同事现场直播。

 这其中还包括你的,男朋友。

 吴邪听不出耳机里那闷声一响是发生了什么,只听到胖子忽远忽近的喊了几句“小哥冷静!”他忍住点笑意想象张起灵黑着脸的模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摘了耳机,他几乎下意识的以为暴露了,手下发狠就要钳住对方的脖子。那鬼佬却色迷迷的摸了摸他耳垂,道:“今晚你不再需要其他的工作了。”

耳机被扔在地板上,吴邪用余光扫了扫,希望待会还有机会捡起他。他暂时还没有什么身体不适的迹象,要么是那粉末是用来吓唬新人的,要么就是这药效来的慢——他丝毫不希望是后者,这意味着这个癞蛤蟆在他身上下了猛药。

那人从后腰一路摸上吴邪的脖子,饶有兴趣地在他喉结处打转,吴邪忍住浑身的不舒服把情报科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要配合演出害羞又舒服的样子,尽力不让自己的笑容在怒火中变得扭曲。

“打扰到你们了吗?”吴邪闻声抬头,果然是正主站在门口。他没有配枪,必须要离开,这样才能交易过程中将他们抓获,而自己不会给这一过程造成任何麻烦。吴邪从金发男人的怀里不动声色的退出来,知趣的笑了笑打算离开。门口那人却发话了,道:“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不介意?吴邪背后发凉,这意味着他不打算让自己见到明天的太阳。

吴邪从善如流的摇摇头,趴在外国佬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外国佬哈哈大笑,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去吧宝贝,等我找你。”他红着脸向两人笑笑,捡起耳机退了出去,关门的时候他听到正主问外国佬:“他讲了什么?”“这是床上的秘密。”金发男还冲吴邪眨了眨眼睛。

“别告诉我你们听完了全程。”吴邪对着耳机道。“抱歉兄弟。”胖子的语气里带着幸灾乐祸,“小哥已经砸歪了车椅靠背,如果你再不出声这辆车可能要报废了。”

“我一定会申请工伤,顺便把情报处的人扔出去睡大街。”吴邪抱怨了两句,接着道,“听着胖子,这鬼佬不知道给我喝了什么东西,我不一定能坚持到你们过来。窃听器工作正常吗?”

“没问题,现在他们正在讨论那鬼佬什么时候换了口味。话说你喝了什么?要去医院吗?”

“你可以不用告诉我这个。”吴邪已经开始有些发晕,心中烧起一阵不正常的燥热,“不用去医院,我希望你们能尽早结束,让小哥来找我。”

“我想我知道你喝了什么。”胖子咳嗽两声止住笑意,“放心吧,后面交给我们。”

“吴邪。”他终于听到他最想听到的声音,“等我。”

*下文请走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72222&tid=3186597#Content

评论(78)
热度(528)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