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禁区Ⅰ

*BDSM相关,雷者慎入慎入慎入
*此章无肉,无调教插入情节,很清水(。
*最近懒病犯了,写点想写的东西,缘更

“好久不见,关先生。”

“好久不见。”关根礼貌的笑了笑,目光从面前高大英俊的男人慢慢移动到站在他身后两步,胸口的乳环上挂着牵引绳的清秀少年,“您真幸运,他看起来很棒。”

“谢谢夸奖。”那男人语气透着点得意,作为今天这场聚会的主角,他的新sub显然获得了不错的评价。“祝您能在今天的聚会上玩儿的愉快。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帮助您。”男人朝他意味深长的一笑。

“借您吉言。”吴邪客套道,实际上今晚来的单身sub大都表达出想要臣服于他的愿望,但很可惜,他挑选sub的标准依旧苛刻的令人发指。

一次无功而返,关根原本就没报多少希望,欣欣然端了杯酒坐在角落里,企图躲避那些热切的眼光,缓解自己废话说多的可怜嗓子。圈子里相识的dom不时来跟他打招呼,顺带对他孤家寡人的现状表示疑问。

“你又和你的sub解除关系了?”

“毕竟他们想要的和我追求的不太一样。你知道的。”关根无所谓的耸肩。

“你太固执了,没有性爱没有感情……甚至没有肢体接触,和你分开的sub竟然还对你赞不绝口,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关根不可置否,道:“有些事情就该分的清楚,不是吗?”

“哈哈哈你是对的,不愧是小佛爷。”

“不敢当。”关根指了指门口忽然聚集起来的人群,“这是谁来了?”那个dom转身看了看,夸张的“哇”了一声,问:“你不认识他?那是kylin,和你一样的偏执狂。”

这的确是他第一次见到kylin,可这不妨碍他了解这个所谓的传奇人物,据说kylin冷漠但英俊,技巧温柔又老道,不知道多少人想亲吻他的靴子,但他十分挑剔,从来不与sub有调教之外的任何联系。关根接触这个圈子的时候kylin已经站在顶端了,知道有个人同自己理念相近,或多或少也受点他的影响。

或许我应该去感谢他,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算是我这条路上的导师。关根起身向门口走去,大概是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太过感兴趣,那个dom好心的叫住他提醒道:“小佛爷,好看的玫瑰都带刺,他很厉害,和你一样是个dom。”

“我当然知道。”吴邪比了个放心的手势,从侍者的托盘里又拿起一杯酒,“我喜欢和偏执狂交流。”

kylin身边围了不少人,大都是想要碰碰运气的sub。这个圈子dom本就稀有,更何况是优质的dom,追捧自然是少不了。关根倒是不着急,举着两杯酒倚靠在墙壁上,眼神一直黏在kylin身上。他没有带sub,所以只穿了一身得体的西装,结实修长的腿裹在裤子里,关根甚至能想象出他穿皮裤军靴的迷人模样。他的侧脸非常精致,好看但不女气,苍白的皮肤挺直的鼻梁,到抿直的唇角,都太符合自己的胃口。尤其是他的眼睛,即使并没有直视,关根也能感受到来自dom的压力和威严。

他的视线太过炙热,kylin身边的sub发觉之后竟微微喘息起来。kylin也偏头过来,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朝他微微举起酒杯。

“很意外您能接受我的邀请。”关根将红酒递给kylin,他接了下来,没喝也没说话,只是冷着一张脸直视着对方。关根不得不承认这是很有侵略性的眼神,即使身为dom,他的心里也产生了点奇怪的感觉。“没别的意思,久闻大名,想和您聊聊。”关根前倾酒杯,kylin会意,贴近杯子轻轻碰撞。

两人各自抿了一口,关根才想起对方还不知道自己是谁。“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他率先伸出手掌,“我是关根。”kylin微微挑了挑眉,停顿了半晌才握住他的手,“kylin。”

他的手指干燥而有力,划过掌心的时候让关根有些发痒。他不禁开始想象这双手抚摸过头发,身体,在白皙皮肤上留下美丽痕迹的样子。他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将自己神游的思维捉了回来。

他的慌乱没有躲过kylin的眼睛。关根看起来清秀又温和,又挂着张毫无攻击性的笑脸,是他喜欢的样子,愿意接下这杯酒也本是以为遇到个胆大又热情的sub,没想到眼前的人竟是新秀dom。他轻轻的笑了,对关根道:“你不适合做个dom。”

“我想您并不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关根没有生气,反倒十分感兴趣的道。

“跟我来,我就告诉你。”kylin主动的和他碰杯,仰头喝尽了杯中的红酒,转身向门外走去。

关根站在原地犹豫,片刻后也一口喝掉红酒,脚步轻快的跟了上去。

“天哪,他们在干什么。”方才和关根搭话的dom看到两人先后离去皱起眉头,“两个dom?真是……乱套了。”

关根坐上kylin副驾的位置之后止住了对方挂档的动作,脸上仍然笑眯眯的,道:“我想我们该说清楚之后再继续。”

“我以为你清楚,跟我走意味着什么。”

“可你也清楚我是dom不是吗?”关根反问,“否则你不会和我握手。”

“你不适合。”kylin反手扣住关根的手指,温柔的摸了摸,“相信我,就跟我走。接受不了的话,我不会勉强。”

“这太荒唐了。”关根垂着眼睛,眼神似乎凝固在自己和kylin相握的手掌上,“他们或许认为我跟你走是希望学习你的调教技巧。”

kylin耐心的听着,没有催促,好的猎手从不会因为心急出错而丢失猎物,而这次他势在必得。

“好吧……我愿意试试。”关根咬着嘴唇抬起头,“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吴邪。”

kylin安抚性的也朝他笑了笑,“很合适你的名字,我是张起灵。”

评论(48)
热度(285)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