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禁区III

*BDSM相关设定,雷者慎入

*此章有调教情节(其实还是挺清水

*虽然清水但我预感一定有敏感词,还是走外链。如果都打不开可以直接搜索我的微博,和lof同名

不能动弹。

吴邪清楚地知道他需要迅速的服从,而不是呆在原地傻得像只呆头鹅。他没有权利向张起灵提问你确定吗,即使他很想说出口,也没有心情去观察对方的眼神获得答案。他以为张起灵会让他跪下,实际上他从踏入这里开始就已经在心里不断劝说自己扔掉曾经作为dom的尊严和骄傲。张起灵发声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膝盖发软,堪堪停住之后发现这比自己预想的还要糟糕。

他一定是故意的。

吴邪不知道为什么张起灵要违背自己的游戏规则,也侵犯了他的,他还天真的以为理念相似的人总是很好沟通。这种被设计的感觉让他心生不快,他在冒险等一个解释。

“吴邪。”张起灵的语气依然冷淡,这是称呼奴隶的方式,不留任何商量的余地。

“抱歉。”吴邪很快意识到自己做了错误的选择,他从来不喜欢聪明又愚蠢的sub,张起灵当然也不。他缓慢的贴近张起灵的身体,两人身高相仿,他甚至不用做任何的调整就能吻到张起灵的嘴唇。

张起灵的嘴唇很凉,或者是自己的发烫,吴邪但愿不要是后者,这太丢脸了。他轻轻的吻着张起灵的嘴唇,小心翼翼的探出舌尖勾勒对方美妙的唇形,悬着一颗心想要撬开对方紧抿的唇缝。他做的有些笨拙,并且已经羞得耳根通红,这让张起灵的心情好了起来,但他仍然没有妥协配合的动作,好像打定主意要看吴邪为难。

舌根开始发酸,吴邪有些沮丧自己的服务不能让张起灵满意,他将方才无法顺利吞咽的口涎狠狠吞下,发出一声煽情的水声,又偏过头喘了会儿,嫣红的嘴唇微张,亮晶晶的覆着一层水光。

甫一回头就被张起灵衔住了唇瓣细细磨咬,对方并不温柔,牙尖划过的时候带来轻微的痛感,吴邪第一次因为疼痛而产生难以启齿的反应。张起灵带着手套的手指捏住他的脸颊,柔软的布料摩擦着他的皮肤。氧气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掠夺,他不断吮吸着对方的唇舌试图在窒息的边缘自我救赎。张起灵用舌尖舔舐着他口腔里的角角落落,在他泛酸的舌根深深浅浅的戳刺,混合的津液从他唇边滑落,又被张起灵的舌尖卷回口中。

又麻又痛,他无法思考,只能感受到全身的血管都在和心脏一起强烈的跳动。他努力的去回吻,越发的纠缠,想让这个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属于他,占有他。

分开的时候张起灵轻轻的摩挲着他的嘴唇,即使这样他的嘴唇依然感觉到烧灼。吴邪还说不出话,大口的呼吸着。张起灵让他靠在怀里,手放在他背后帮助他顺气。

“你真的很让我惊喜。”张起灵贴着他耳朵道。

吴邪有些尴尬,硬着头皮到:“您不能怪我,我以为您和我一样恪守自己的游戏规则。”

“你是在怪我?”吴邪摇摇头,虽然难以接受,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美妙的开始。张起灵接着道:“曾经是的,但这不意味着我会用相同的方式对待每一个sub。”

张起灵确认吴邪已经恢复了平静,扣住他的肩膀将他撑起一些,让对方专注的凝视着自己的眼睛:“我不是在讽刺你的技巧有多烂。”他说这话时隐约带了笑意,“你比我想象的更出色。”

吴邪的瞳孔瞬间收缩,他知道出色通常用来形容什么。张起灵垂着眼皮看了一眼,他没有接受对方的暗示跟着向下看——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不老歌

微博

 

第一次的游戏时间没有持续很久,不过吴邪还是疲劳的眯起眼睛,任张起灵半抱着把他放在浴缸里。吴邪懒洋洋的笑了笑,道:“小哥,辛苦您了。”哪有dom给sub洗澡的道理,吴邪了解这是张起灵的好意,于是道了谢。张起灵没说话,吴邪发觉除了必要的命令和安抚,张起灵的话非常少。对方没有和他一起洗澡的打算,只是简单的替他放松了身体,一言不发,转身走出了浴室。

评论(18)
热度(207)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