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禁区Ⅳ

*BDSM相关,雷者慎入慎入慎入

*此章啥play也没有,被我写的像谈恋爱

*过度章实力卡文

*发誓不去看电影的我还是没出息的妥协了,前排求小伙伴可以和我一起吐槽(。

 

浴室里雾气蒸腾缭绕,吴邪还未消肿的嘴唇有些发麻,他下意识的用手摩挲,被张起灵咬破的细小伤口也隐隐蛰痛。他沉迷这种感觉,伤口和疼痛都像是一种烙印,让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完全的占有。

 

几个小时前他还完全不能想象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得意又坚定的接受着别人对他的赞美。几个小时后他泡在浴缸里,预感繁乱的思绪会持续充斥着他的脑袋,为了让今晚不至于成为不眠夜,他羞耻又坦诚的希望可以睡在张起灵的床边。

 

皮肤被热水浸润的微微泛红,吴邪走出浴室时忍不住打了个颤,泡软的脚掌踩在地毯上的触觉让他留恋,一时没注意到身边有人。张起灵倚在门口叫了他一声,凑近了在他肩上裹了一条浴巾。

 

对方身上散发着清新的沐浴露气味,吴邪把脸悄悄地埋进浴巾里嗅了嗅,为自己和对方带着相同的气味而暗自开心。

 

“谢谢小哥。”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

 

张起灵并不揭穿他的小动作,道:“去你的房间。”这话听起来有些暧昧,吴邪点点头,他刚才急于去看游戏室,对自己的房间也没有认真打量,这次走进来才发现非常普通,甚至简洁到有些单调。他开始想象上一位住在这里的sub会是怎样的人,和张起灵发生过怎么的故事。他很清楚的知道这和他没关系,但他忽然就停在原地,连床铺也不想多看一眼。

 

他只想染上张起灵的味道。

 

“这里没有人住过,你可以放心。”张起灵坐在桌前的转椅上,手指相扣放在交叠的膝盖上。他换上的浴袍有些松散,即使这样他也保持着绝对的威严。吴邪顺从的根据他的示意坐在床沿,他不知道张起灵如何看出来自己的心思,大概优秀的dom对心理都有研究,而张起灵出乎他意料的擅长揣摩人心。

 

“考虑好来这里的时间了吗。”

 

“是的。”吴邪笔直的坐着,床垫凹陷下去,让他觉得腰有些酸。“周五和周日晚上,周六的全天。”

 

“那么周日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或者自己安排,我不会对你进行任何训练。”

 

“好的,小哥。”

 

“明天是周六,我希望你八点半叫我起床,并且准备好一杯温水放在床头。”

 

“需要我准备早餐吗?”

 

“你不用起的太早,可以叫我起床之后再准备。”张起灵接着命令道:“吴邪,你该说晚安了。”

 

这次吴邪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盯着自己膝盖上的红痕默不作声,这让张起灵有些不悦的蹙起了眉。“我觉得不安。”吴邪抬头看他,“今晚我也许会有很……愚蠢的新想法,我并不想顶着熊猫眼为您服务。”

 

“你能告诉我你真实的感受,这很好。”张起灵缓和了神色,“但你应该相信自己,目前为止你都令我满意。如果晚上实在无法忍受,你可以来我的房间。”

 

他站起来的时候挡住了一部分光线,在地上拖了一条浅浅的影子,吴邪坐在这片阴影里,终于涌起了些许困意。

 

“我不是故意难为你,我只想让你知道,有些事情必须靠你自己努力才能获得。”

 

“我明白,您很照顾我,我很知足。”吴邪仰起头朝他笑,“小哥,晚安。”

 

张起灵的话或许真的起到了一些作用,吴邪很快进入了睡眠,只是难免做了些光怪陆离的梦,醒来后就忘得七七八八,只剩下精神上淡淡的疲倦感。他按掉嗡嗡作响的闹钟,翻身下床洗漱。

 

他有非常良好的时间概念,特意起的早了些确保事情能有条不紊的完成,洗漱结束还有点时间,他去厨房找到了食材,将面包切片,里面塞上鸡蛋火腿玉米粒和芝士条,放在微波炉加热。最后准备好了一杯温水,一分不错的在八点半准时它放在张起灵的床头。

 

睡着的张起灵看起来非常年轻英俊,那双平静又淡漠的眼睛合拢在黑羽绒般的睫毛下面,显得有些温柔。吴邪原本起伏的心情又缓缓趋于平稳,他听说过很多dom喜欢的闹铃服务是一份口交,他对这样的做法毫无兴趣,但现在兴许也要用相似的方法来讨好主人。他喝了一口水含进嘴里,伏下身子贴上张起灵的嘴唇。他不能张嘴,只好轻轻的磨蹭,直到一只有力的大手扣住他的后脑,紧贴的唇舌搜刮着他口中的水分。

 

一杯水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喂完,吴邪吻掉滴落的水珠后支起身子,轻喘着跪在了床边。他看着张起灵弯起嘴角,像抚摸心爱的宠物一样抚摸着他的头顶,他觉得非常值得。从索取获得快乐到奉献自己给予快乐,他接受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好。此刻,他像一朵依靠着他的dom攀援向上的凌霄花,当他看到张起灵清浅的笑意,就宛如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耀。

 

“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美好的早晨。”张起灵坐在床沿,吴邪感激的亲吻他的膝盖。他捧着吴邪的脸,拇指在脸颊不轻不重的划过。“吴邪,你让我不想离开这里,你其实并不期待今天的游戏对吗?”吴邪第一次从张起灵的语气里听出玩笑的意味,他向后退开让出位置让张起灵起身,道:“我很期待,小哥。”

 

他帮助他的主人穿戴好衣物,他很喜欢这份工作,这甚至是一份奖励,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用眼睛一寸一寸描绘过张起灵的皮肤和肌肉,对方蕴含着力量的身体给了他不小的冲击,臣服变成一种下意识的习惯,但他们从来都是平等的。张起灵会因为他的努力而愉快,他也会因为对方的优秀而满足——他以前经常用这样的话来调整sub的心态,如今他成功的用此说服了自己。

 

张起灵落座的同时吴邪就将早餐端上了餐桌,不见得有多精致,却散发着朴实又绵长的香味,就像是家的味道。他再次让张起灵满意,于是张起灵拍了拍自己的腿,要求他坐在自己怀里。

吴邪享受着dom的怀抱和贴心的喂食服务,心脏不由自主的快速跳动成一首狂想曲。

 

这简直就像是在恋爱,吴邪暗自腹诽,可他确实很喜欢这种近乎腻歪的举动。忽然离开的身体带走他大半的温暖,他认命的去清洗餐具,等待着张起灵下一步的指令。

 

“去调教台上等我,选一条你喜欢的绳子。”

评论(32)
热度(211)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