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禁区Ⅶ-Ⅷ

*BDSM相关,雷者慎入

*此章清水,我就不信还能和谐

 

第七章

 

吴邪仔仔细细的擦着身子,麻绳留下的痕迹本不算疼,淋上了热水竟变得有些火辣辣的,他干脆冲了个凉水澡,又涂了一遍张起灵塞给他的药膏。他捻着手指闻了闻,黏糊的液体带着淡淡的清香。

卧室的门开着,顶灯已经灭了,只有床头的台灯散发着安静柔和的光线,洋洋洒洒的落在灰色的被面上。张起灵半倚在床边,蹙着眉头在手里捏的纸张上写写画画,看起来像是在批改文件。吴邪抬手在门板上轻扣,张起灵转头看他,朝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道:“过来。”

“房间很适合您。”吴邪跪在张起灵脚边,这个动作他已经能做的自然又流畅。“听起来不像是一句夸奖。”张起灵合上手里的文件放在一旁,吴邪扫了一眼,字符看起来是德文,他读不懂,只依稀觉得其中一个单词眼熟。

“但这的确是。”吴邪俏皮的眨眨眼睛。

“它也非常适合你。”张起灵拿起放在地面上的项圈,坠着的锁链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细细的金属环闪烁着光亮洁净的银白色,更像是一条造型别致的项链。吴邪很庆幸不用忍受皮革贴身的感觉,愉快的接受了张起灵将项圈带上他的脖颈,而锁链的另一端栓在了床尾。

“我没有上锁,你可以自行起夜,不过之后要将一切复原。”

“不会让您失望的。”吴邪偷偷扯了扯锁链,材质密度不大但毕竟有点长度,压的脖子不太舒服。

“困了吗。”

“是的,不过您愿意和我聊天的话,我会保持清醒。”调教之后的心理疏导是必须的过程,吴邪喜欢研究这方面,自然也做的很好。他有些好奇张起灵会如何处理,心里还产生了点比较的意味。

“你看起来很好奇。”

“您是有读心术吗?”吴邪叹口气,道:“我只是觉得您不太喜欢说话。”

“我和你的沟通应该并不算少。”

“但总是那么简洁,我调教sub时……”吴邪忽然止住了话语,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放松过了头或者是洗澡的时候脑袋进了水,才会不知好歹的提起这个话题,“抱歉,小哥,请您原谅,我不该说这个。”

“我不介意,你可以继续。”张起灵抬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调教sub时会很喜欢用语言掌控他们的情绪。如果您既不与他们直接接触,也不用语言引导,那是怎么站在这个圈子顶端的?”这样的提问带着些许攻击性,他立刻放软接着道:“我是说……您很神奇。”

张起灵依旧没什么表情,揣摩他的心思是那么的难。他的眼神变得不像在看一个活生生的人,也不像在看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介于两者之间,柔情又冰冷。吴邪心里一阵惊慌,仿佛趔趄着踩到了悬崖边的碎石,稍不留神就会坠下万丈深渊。

“吴邪,这不是你该思考的。”张起灵提起他脖子上的锁链缓缓将人拉近,“我喜欢听你讲自己的事情,无论什么都可以与我分享,但不要窥探我的事情,sub。”

这是张起灵第一次用身份直接称呼他,吴邪得到了问题的答案,也再次调整着自己的心态。一个用眼神就能让他从心底里敬畏的男人,是天生的dom,也许他不该用任何方法和条框去强行评价他。

“上来睡吧,你很累了。”张起灵的神情又恢复了淡然。

“上来?”吴邪惊讶道,常识让他理所当然的以为床边的地板才是他今晚的归宿。

“不要质疑。”

“是的。”吴邪爬起来,重新跪在了床上。

张起灵摸着他胸口的红痕,道:“你身上很凉,因为这些吗。”吴邪点点头,对方很快把他塞进了被子,裹的像一只温暖的蝉蛹。“明天白天你可以随意安排,做个好梦。”

“晚安,也祝您有个好梦。”吴邪吻了一下张起灵的鼻尖。

早晨醒来的时候张起灵已经不在身边了,床边的矮凳上整整齐齐放着一套衣服,不是吴邪自己的,他来的时候穿着正装,想来也不怎么方便。最上面放着他的手机。吴邪拿过来开了机,看着屏幕上的时间叹口气笑了笑,他本想早起给张起灵留个好印象,没想到睡得太安稳,一下子睡到十点多。

衣服应该是张起灵的,吴邪身材没他结实,穿上稍微有些松垮,不过运动风的衣服也不显得违和。洗漱完之后他去厨房寻摸早饭,没相当张起灵已经做好了他那份,他简直受宠若惊,一时搞不清张起灵何必做这些本该是他来做的事情——即使今天的他们不用履行这个身份,但这种转变也让吴邪一时难以适应。

吃过早餐,吴邪简单了处理了昨天的邮件和消息,之后清洗了餐具。他一直没见到张起灵,但他知道对方在哪里。

一楼的健身室隔着门都能听到一声声沉重的闷响,吴邪推开门,果然看到张起灵正带着拳击手套全神贯注的击打吊型沙袋,额发湿漉漉的被随意捋在头顶,小臂小腿都露在外面,发力时肌肉就凸显出来。

吴邪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张起灵出拳速度很快,每一拳都砸在沙袋上,1.6m的沙袋被他打的摇摇晃晃,吊锁剧烈震荡。他移不开眼睛,这种令人血脉喷张的冲击感牢牢的占据着他的脑海,身体里的好胜因子一浪接着一浪翻涌,男人大概都抵抗不了这种诱惑。

“吃过饭了?”张起灵停下来,牙齿咬住拳套上的带子松开。吴邪点点头,转而道:“你累吗?”张起灵挑眉,嘴里含着的矿泉水咕咚一下咽下去,喉结随着上下起伏。

“没,怎么。”

“还有拳套吗。”吴邪活动着手腕,“来一场?”

张起灵摇摇头,道:“你会受伤。”

“我相信你有分寸,而且你别看轻我。”吴邪从他手里拿了一只手套自己带上,里面还热哄哄的,是张起灵留下的温度。

张起灵把另一只也扔给他,自己重新拿了一副出来放在一边,双手卡着衣领向上,肩膀一耸脱掉了上衣。

“你先热身。”他带上手套对吴邪道。

“你……纹身?”吴邪目瞪口呆的看着张起灵胸口烧出的一片踏火麒麟,昨天早晨看的时候明明还没有。

“特殊药水纹的,体温高才出现。”张起灵见吴邪傻楞着,提醒道:“打吗?”

“打!”

真正过起招来就知道他和张起灵根本不在一个水平,对方说的会受伤没半点看轻他的意思。张起灵明显是让着他,攻击的很少,偶尔在他身上打几拳也还收着力道。他就不然,使出浑身解数也挨不着前者几下,但他憋着一股劲,越挫火力就越猛,算着对方的套路抓住漏洞,瞬间出拳刺在张起灵左肩。

他正得意自己终于结结实实砸在对方身上,还没回神就被张起灵拽住胳膊一个反身压在地上。他使劲挣了几下,对方没给他机会,贴在他耳边开始倒数时间。

“10,9,8……2,1。”

他卸了力气趴在地上大口踹气,感觉到张起灵从他背上起身就翻了个面,大字型敞开,对着头顶的人笑容灿烂。

“真爽啊。”汗水顺着额角流进耳朵,心如鼓擂。吴邪同样咬开拳套,打算起身时从上方伸出一只手,握住他的手给他借力。

“跟我打比打沙袋强吧。”吴邪擦着汗问道。

张起灵好像是笑了,神色很放松,轻轻的“嗯”了一声。

评论(18)
热度(173)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