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新月(序章)

*狼人杀背景,有角色死亡,雷者慎入

*故事背景部分来源于电影《人狼游戏》,推荐一下第二部,很好看。

 

序章

 

序章

“欢迎来到狼人游戏。”

“新的月亮已经升起。”

 

  黑暗和寂静无孔不入的从裸露的皮肤表面钻入骨髓,灰尘的味道随着血液缓慢的流动,错落的呼吸声宛如一支诡异的交响曲,将人们从沉睡中唤醒。只可惜迎接他们的不是城堡的舞会和摇曳的蜡烛,而是仍旧蔓延着的黑暗。

  

  不知道是谁打开了陈旧的铁门,阳光洒进室内照亮了空气中漂浮的尘埃。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像接受着命运的指引一般鱼贯而出,有些还揉着眼睛,有些已经察觉地面上贴着的黄黑相间警示带。

  

  吴邪最后一个醒来,刺眼的阳光让他微微的眯起眼睛,即使这样他也看清了那个正在出门男人的背影,蓝色的连帽衫和细碎的发尾,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地面上拖着长长的影子直到他支撑的手掌下,指尖感受到淡淡的温度蜷缩起来。一切事情都显得出乎意料,但他依旧快速地起身,坚定的跟在了那个人的身后,轻巧的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

  

  “小哥?果然是你。”吴邪的心飘飘荡荡的落回肚里,眉宇间的担忧一时消散不去,“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在这儿?”

   

  被称为小哥的青年垂着眼睛摇摇头,抬起手在他肩上拍了拍,算作安抚。

  

  “卧槽!天真,小哥!你们也在,怎么回事儿这是?”一口京腔的胖子隔着玻璃门冲他们边招手边喊道:“这边儿!”

   

  醒来的地方像是储存杂物的仓库,眼前的二层小楼才是这里的主建筑,客厅非常宽阔,十几个人共处一室竟然不显得拥挤。

   

  “胖子?还有云彩。”吴邪蹙起眉心,道:“我和小哥也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了。”

   

  “有哪位好心人指点一下迷津吗?”胖子把云彩拉到自己身后,大大咧咧的问那群陌生人,不出意外的均是摇头。

 

“潘子!你怎么也?”吴邪朝那边身材健硕的男人喊了一声。

 

“小三爷?”潘子是吴邪三叔的伙计,真正上过战场的那种硬角色。他绕过人群走过来,和吴邪站在一起,悄悄使了个眼色道:“不清楚怎么回事,三爷不在,我潘子就一定保证你的安全。”

 

吴邪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帽衫小哥倒是懂了潘子的意思,那边有两个人站在一起,看起来就不是善茬,那个上了年纪的满脸狠戾,听到这话不屑的哼了声。

 

“老……老吴?”吴邪应声看了一眼,那人看着有些眼熟,耳朵上还挂着个青铜铃铛,走路的时候跟着叮铃叮铃响,声音不大,走近了才能听到。青年着急的张了几次嘴也没说出话来,像个金鱼在吐泡泡,这副样子才让吴邪一下子想起来眼前的人,伸出拳头和对方哥俩好的撞了下,道:“老痒!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在这儿碰见到你!”

   

  “这不是给你们认亲的地方吧。”身材高挑的短发姑娘撩着头发冷笑道,“乐成这样,到时候被人宰了都不知道。”

  

  “你……你丫!”老痒一着急就只结巴,吴邪挡了一下,让他别冲动。

  

  “小姑娘看样子知道内情?”说话的人看着挺猥琐,一笑就露出几颗金牙直晃眼睛。

  

  “不知道。”女孩回答的很快,眼皮也没抬一下,专心的玩儿着自己精致的手指甲。

 

  “我们……是被绑架了吗?”另一个靠在墙角的女孩道,她的面相还透着灵气,只是一双大眼睛里写满了恐惧。

  

  “对……对!我们得想办法出去!”吴邪没想到这人比潘子看起来还要魁梧,胆子却那么小,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还有一个看起来挺像个知识分子,看清局势之后走到那老头身边,俯在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那老头听了没说话,钩子似的眼神就一直在他们身上打转,凉飕飕的。

 

“嗞——”

“恭喜十三位新玩家进入游戏。”

 

屋顶一角悬挂的音响发出冰冷的机械音在室内回荡,白炽灯的光线将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映照得面目灰败。

 

“本局狼人游戏采用屠边方式,十三位中有两狼,两神,一狐狸,八平民。狼人杀掉全部的神或者民取得胜利,任何情况下获得胜利时如若狐狸还在场,则狐狸单独胜利,除此之外,狼人全部死亡,狐狸死亡时平民胜利。”

 

“狼人每晚必须选择一人杀死,第二天早晨十点进行前一晚的投票放逐,必须投出一人,否则全员死亡。”

 

“预言家每晚预言一个人的身份。守卫每晚守护一个人不被狼人杀害,但对自己无效。”

“狐狸在被预言家预言时死亡。”

“跨出房子规定区域,或是给别人看到自己的身份卡片,死亡。”

“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包括你们颈侧植入的微型炸弹。”

“希望你们能看到下一轮月亮的升起。”

 

气氛宛如粘稠的血浆带着陌生又沉重的味道,每个人都如同一座被水泥浇灌的石像呆立在原地。小哥率先动作起来,从衣服的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片,然后朝目光严肃的吴邪点点头。胖子伸着脖子打量,被张起灵抬手盖住了卡片,又快速的放回口袋里。

 

剩余的人手忙脚乱的从自己的身上搜出代表身份的卡片,脸色各异。吴邪慢吞吞的拿出自己的身份牌,眼神闪烁着紧紧攥在手里,卡纸的一角被捏的深深皱起,却不如他深深蹙起的眉心。

“这是什么意思……死亡?怎么可能?”那个金牙颤抖着嘴唇,指尖的卡片摇摇欲坠。长发的姑娘尖叫一声推开他的手,狠狠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呢喃道:“别让我看到……走开……离我远一点!”

 

“我也不信,绝对不可能,我要离开这儿!”那个健硕却胆怯的汉子抱住自己的脑袋摇晃,像一棵在暴风雨中摇摇欲坠的树,“对,从这里就能离开,我要走……这太荒唐了……”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他几乎癫狂的举动,不知是哀悼自己连反抗的勇气也无,还是已经开始冷静的思考着如何在游戏中活下去。那个男人踉跄着走到房门前,手打滑了几次才按上门把手。吴邪深吸了一口气,冲过去按住他的肩膀,喊道:“别冲动!你觉得这像是个玩笑吗!”

 

“你别动我!”吴邪被狠狠甩在一边,帽衫小哥在他身后托住他的肩膀才让他不至于摔倒。“你懂什么!你们要送死!我可不奉陪!”男人暴力的拉开房门,像头放出笼子的野兽横冲直撞。吴邪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跨出警戒线,瞪大双眼回头看着他们放声大笑,仿佛嘲笑着他们的软弱。然而那笑声卡在嗓子里,连那副狂喜的表情也凝固在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从他颈侧喷射而出的血液,洋洋洒洒的宛如一道阳光下的血色彩虹,映红了所有人的瞳孔。

 

身后传来刺耳的尖叫和干呕声,但吴邪已经完全听不到了,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同样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那些血色已然穿越窗棂,斑斑驳驳的沾黏在他的手掌上。

 

他甚至连那个人的名字还不知道。

 

 

*解释一下这篇文的设定,所有人都是为了活下去被动着参与着这个游戏,每个人的手上都沾着他人的血,但唯一需要背负着罪孽和错误的人只有幕后游戏的操纵者。说这个的意思是我绝对没有任何黑化角色的意图,不适者就不要再看下去啦。

评论(28)
热度(70)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