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817贺文】第一年

*祝老张和小吴结婚一周年快乐

*第三人称视角,雨村日常

*等不到零点啦提前发

 

 

闷热又潮湿的南方村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难熬,大清早还没出太阳,身上套着的防晒服就已经变成了一层保温罩。我背着旅行包和相机迷失在福建山里交错的小路上,右手边不远处就能看到随着山势高高低低建着的房子,朦胧的隐在雾气中,在浓密的绿色中露出点点平整的房顶,有种避世的味道。而我也的确像是误入了桃花源,怎么都找不到正确的山路。

 

一筹莫展之时从对面的小路上走过来一个青年,手上拎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细细碎碎的花瓣,和他身上那副冷静又出尘的气质不太相干。我从他的身影依稀可见时打量他,直到他经过我的身旁,连个眼神也没分给我。我不禁暗想莫非这个村子真的是藏着隐居的高人,随意在路上碰到的村民竟然就让我惊为天人。

 

青年快要走远了我才反应过来,连忙追上去问路,他这才看了我一眼,点点头示意我跟他走。我有不少事情想要问他,可见他的样子实在不怎么愿意说话,只好作罢。到了村口,我问他知不知道这里有位叫吴邪的先生,他转过头看我,眼神凉凉的,骇得我脚下不稳退了两步。

 

“什么事。”他问道。我心生疑惑,要不是见过吴先生的那位作家告诉我对方的大致长相,我几乎要以为他就是我要找的人。既然不是,会突然外露情绪来质问我的意图,大概就是和吴先生相熟的人吧。

 

“我没有恶意!”我连忙解释道,“我是出版社派来给吴先生送样书的。”这样的理由听起来有点扯淡,当然,要不是感兴趣吴先生的故事,我也不至于大老远的跑来这里。

 

我摆出真诚的表情试图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青年才终于淡淡的“嗯”了一声,继续带我向村子里走去。

 

吴先生在我心里有个很狂炫酷拽的形象,因为见过他的人都和我描述过他身上独特的个人魅力,而他的故事让我为之着迷。走在我面前的青年推开了老旧的房门,越过他的背影我看到有个男人穿着围裙坐在院子里洗菜,双手浸在面前的瓷盆里,听见推门的动静闻声抬起头,看到跟在后面的我时表情一愣,道:“小哥,你从哪捡到个城里小姑娘回来。”

 

“找你的。”带我过来的青年径直走进屋子,我没想到他们是住在一起的关系,心中忽然隐约猜测到这个人的身份。“找我的?”吴先生站起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他看起来很年轻,和我想象的样子有些差距。

 

“什么事?”他问。

 

“我是出版社的,来给您送样书。”我反手摘下背包,从外侧的口袋里取出本书递给他。他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看看书又看看我,道:“送本书跑这么远?还让你一个姑娘家送?出版社没人了?”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笑了起来,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深沉又严肃的人,没想到和他交流令人如此轻松畅快。“这只是顺便,我也是个作家,对您的故事很感兴趣。”

 

“想听故事啊。”他道,我点点头,余光注意到那位小哥从屋里抱出盆洗干净的衣服,正熟练的搭在院子里拉起的晾衣绳上。

 

“我现在没什么故事可以讲啊。”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或者你愿意听我传授贩卖腊肉的诀窍?”

 

吴先生不愿意分享故事给我,这让我有些失望,毕竟我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为的就是一段紧张精妙的故事。但这是他本人的意愿,我非常尊重,或许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后重归于这样的生活,那份来之不易只有他们自己懂得。

 

“叙述太累了,我可以把我的笔记给你。”吴先生话锋一转,“不过只能在这里看。”

 

我连忙答应,这太让我惊喜了,一个完全真实又奇妙的故事即将在我面前展现,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吴邪带我进到房间里,从抽屉的最深层拿出两本笔记。我如若至宝的捧在手里翻看,他的字很漂亮,我学过书法,了解瘦金写到如此地步已经造诣颇深。

 

“白天就留在这里吃饭吧,我有几间房还没租出去,你可以住在那边。”吴先生道,“我去做饭,不能让我家那口子一个人忙活。”

 

我一时没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吴先生大概是看到我的反应,补充道:“忘了给你介绍,带你来的是我爱人。”

 

“张起灵?”

 

吴先生点点头,笑得很幸福。

 

我的心里被一股莫名的暖流击中,几乎激动的要落下泪来。我深知局外人的心情比不上他们所感受到的万分之一,可仍然为他们的重逢而感到欣喜。那位作家在书中的结尾写到,另一个故事里的他们不知道会不会还有机会再次相遇,那份痛苦和遗憾穿透纸张印在我的心里。现在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祝贺您。”

 

“谢谢。”吴先生指了指外面,“一会儿见。”

 

精彩的故事让我忘记了时间,吃饭的时候是张先生来叫的我,他曲起指节在门框上叩了叩。我正看到兴起,又不好违背主人家的好意,恋恋不舍的放下笔记跟了出去。

 

山里的吃食都很新鲜,吴先生的手艺也着实不错,我吃的很饱,他俩却没有吃上多少。吴先生一直在接电话,挂了一个又来一个,商量好了似的。吴先生一会儿笑着骂两句,一会儿说光祝福不行礼物也得送到啊,时不时还会把手机扔给张先生接。终于消停下来之后吴先生叹口气,几乎瘫到张先生身上去。我没忍住,问道:“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

 

吴先生狡黠的笑了笑,道:“可以这么说吧。大概算是……结婚纪念日?”

 

他眨眨眼睛朝张先生求证,张先生没搭腔,拿起筷子夹了几道菜放在碗里,推到吴先生面前,“吃饭。”吴先生撇撇嘴——他做起这样的动作来像个孩子,拖长语调应了一声,慢吞吞的吃起饭来。

 

吃完饭吴先生躺在院子的躺椅上晃悠,我打算继续进屋看他的笔记。他叫了我一声,说要问我个事情,我很高兴能够帮到他,于是问他怎么了。“最近有什么好看电影吗?”他问,“不要大特效的,适合两个人一起看的。”

 

我有些摸透了他的脾气,趁张先生走过来,故意叉着腰道:“你们在一个单身女青年面前这样好吗?”吴先生听了哈哈大笑,辩解说是你要听我的故事,这也是我故事里的一部分啊。

 

我还是给他们推荐了一部电影,他们两个一起坐在树荫下捧着平板电脑看。我从屋子的窗户看过去,他们俩的身子挨在一起,额头上都冒了点汗,可还是不愿分开。没一会儿吴先生就眯起眼睛倚着张先生睡着了,张先生动了动肩膀让他枕的舒服,调低了电影的音量,自己倒是一直在看,让我不至于担心推荐了部无趣的影片。

 

太阳下山之后吴先生来请我帮忙,说能不能帮他和张先生拍张照片。他把他的相机递给我,设备既专业又昂贵的令人咋舌。我点点说可以,但是我要用自己的相机。

 

我私心想留下这张照片,吴先生没有意见,只是调侃道:“难不成我们两个帅的这么明显。”我举着相机抗议,他才乖乖的在张先生身旁站好。吴先生一手抱着张先生的腰,一手竖起食指比了个“一”,而张先生揽着他的肩膀,也扬起了淡淡的笑意。

 

拍好之后我用电脑导出了照片传给吴先生,看吴先生熟练的发了朋友圈,配上字说第一年。张先生在他身边看着,我有个不太恰当的联想,总觉得像是宠溺妻子的丈夫。

 

我留下的那张照片放进了隐藏的文件夹里,取了名字叫千年雨村。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来到这里,见到如此的幸福的他们,但这张照片和这里浸润在空气的水汽,恐怕都会永久的存在我的记忆里。

 

临走之前吴先生问我已经想好写什么故事了吗,我回答说是的。他嘱咐我多一些艺术加工,别让他的故事完全成为谈资。我摇摇头道:“我不打算写您笔记里的故事,您可以放心。”他有些惊讶,道:“那你准备写什么?”

 

“写你们的第一年!”我快跑了几步,站在村口转头远远的冲他们喊。

 

而他们在迷蒙的云雾中相视而笑。

评论(18)
热度(252)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