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禁区ⅩⅠ

*BDSM相关,雷者慎入
*此章有捡肥皂情节(不。
*不要生气啦还是甜甜蜜蜜谈恋爱吧XD
*关爱写手(。

走出浴室门之前吴邪下意识的看了看镜子,张起灵果然如他所说的那样,再次为他添上了美丽的痕迹。浅色的红色斑点宛如猫咪的脚印一路蔓延,在靠近锁骨的地方贴心的停下。等他穿起衣服时,这些象征着所属权的印记就会躲避开他人的眼光,像一枚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宝藏。

他没有将自己擦的太干,发梢还滴着水,凉凉的淌在脖子上。吴邪敲了门,里面没人应,隔着水声却隐约听到憋闷的喘息,一声声砸在他的心上。他僵在原地,手从握着的门把上滑下,静静地靠在旁边的墙上垂着头。等了一会儿门才打开,张起灵伸出一只手拽他进去,他假装不经意的扫过那里,果然已经软软的垂下去,即使这样体积也相当的可观。

张起灵泡在浴缸里,脖子枕在边缘仰着头。吴邪跪在一边,在手心挤了洗发露揉搓,打出泡沫抹在前者头发上。张起灵的头发很软,人常说头发软脾气好,吴邪不清楚他日常生活里的性格,而对方和他在一起时也不会过多的给他机会窥探自己,总之就是说不上,吴邪想,连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也说不上。明明看起来关系亲密,了解的却着实不多。

张起灵顶着一头柔软的泡沫闭着眼睛躺着,看起来有些滑稽,吴邪指尖发力按揉他的头发时,他也会舒服的轻叹一声。吴邪用手抵住他的额头,以防冲洗的水流进他的眼睛,又以手作梳,将他的头发拢上去梳顺。做完这一切张起灵还是没有睁眼的意思,吴邪垂着眼睛看过他的额头鼻尖和嘴唇,最终还是轻轻的低下头亲吻了他的眉心。

他的嘴唇要离开时张起灵抬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停了一会儿才松手,睁开眼睛道:“你应该提前打申请。”吴邪从话里听出点笑意,知道是张起灵有意缓解气氛,于是也配合道:“我听见您心里同意了。”对方“哗啦”一声从水里坐起来,露出大半胸膛,那只麒麟也显出了淡淡的墨色线条。

张起灵牵着他的手晃了晃,道:“坐进来。”

浴缸很大,坐两个成年男人也不拥挤,吴邪垮开腿反坐在张起灵腰上,一时间有些不敢动弹。张起灵的性虈器蹭着他的臀虈缝,他的也顶在对方的腹部,即使两个人都是才发泄过,现在这个姿势也难免擦枪走火。张起灵牢牢的掰着他的大腿,他没法变动姿势,只好认命的拿着香皂清洗主人的身体。

香皂散发着清甜的椰子气味,沾了水汽闻上去暖烘烘的。吴邪看着那只麒麟在自己手底下慢慢变得清晰,生动的仿佛下一秒就会跃出胸膛。暧昧的声色都令他脸颊发烫,动作也开始没了章法,一不小心香皂就脱了手,在地面上滑出去好远。

“呵。”还是张起灵先轻笑了一声,吴邪眨眨眼睛回过神,觉得没有什么比现在的场面还尴尬。张起灵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掌,道:“去捡。”吴邪点点头站起来,动作像个许久没上油的机器人。地上踩出了一片水迹,他小心翼翼的蹲下虈身子捡起肥皂,用清水冲干净了,又光着脚啪嗒啪嗒的跳回浴缸里。

这次他整个人被张起灵紧紧的抱在怀里,后背贴着胸膛那种,张起灵从后面伸着手,摊平手掌交叠在他心脏上。吴邪放松了身子往后倒,浴室的瓷砖太滑,刚刚跪着的时候就有些吃力,后来抵着浴缸壁就更不舒服。他蜷着腿半躺下去,膝盖在水面上露着。张起灵的鼻尖埋在他脖子蹭了蹭,松开手去拉他的腿窝,轻轻的揉着他通红的膝盖。

门户大开的姿势难免让人联想,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过在意,吴邪拿着那块肥皂来回把玩,心思又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张起灵让他伸直腿放平,他下意识的就做了,可对方又忽然叫了他一声,他意识回笼吓了一跳,手一抖又把香皂扔了出去。

吴邪:……
张起灵:……

他扒着浴缸起身打算去捡,水面被搅动出很大的水花。张起灵按着他的胸膛让他躺回来,他挣了下,又被对方强硬的扣回怀里。

“别捡了。”吴邪没说话,他没法心平气和的面对这种尴尬。

“吴邪。”张起灵又叫了他一声。

“嗯。”他示意自己在听。

“这些都是很小的事情。你明白吗?”

吴邪情绪低落的摇摇头。

“有些事情不在于你能不能做得到,而在于我需要不要让你来做。”他说话的时候胸腔模糊的震动着,吴邪动了动,觉得有些痒。

“我不要求你做的事情,也只是目前我认为它并不需要,而不是对你失望。你不该常常否定自己,这会让我觉得作为你的主人,我同样是失败的。”

“不,我没……”

“我该再次强调你要对我坦诚吗。”

“……对不起,小哥。”

“不需要道歉,你没有错,只是太心急了。”张起灵道,“我们还有很长的相处时间。”

那块肥皂孤零零的躺在地上,吴邪看了它许久,转过身抱住了张起灵。

“轮到你说了。”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吴邪的声音闷在他的肩膀,“我担心自己是自私且吝啬的。”

“嗯?”

“我是说,我原本是这么想的。”吴邪的爪子搭在他后背上来回的挠,他也终于能定下心来。

“所以……”他把吴邪的脸从肩窝刨出来,眼对眼鼻对鼻的道,“现在能好好笑给我看了吗。”

吴邪一下子就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张起灵心中怦然,捧着他的脸亲了上去,那些不快都湮没在他们缠虈绵的唇舌间。这让吴邪越来越沉溺在这样的生活里,他脖子上拴着无形的链条,将一端心甘情愿的放在张起灵的手里。

“明天也许会很辛苦,早点休息。”张起灵递给他一杯蜂蜜水,看他咕咚咕咚喝完,摸摸他的头顶。

“好甜。”吴邪咂咂嘴,笑道:“您要尝尝吗?”

评论(16)
热度(165)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