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禁区ⅩⅡ

*BDSM相关,雷者慎入
*此章有电刺激情节
*困得不行想要睡觉结果死活睡不着,不如爬起来码字(。快夸奖勤奋的我(滚。

辛苦并不能使一个刚刚尝到甜头的sub退却,吴邪的心里被更多的渴望所填满。他越来越享受这样的感觉,仿佛一块散乱的拼图,重新被拼凑完整的过程。

他梦到自己回到了年幼的时候,成为了一个期待着春游的小学生,将令人揪心厌烦的课本试卷通通丢出书包之外,取而代之的是新鲜的水果和香甜的面包牛奶。他心情愉悦的从梦中醒来,用与上周相同的方式叫醒了他的主人,舔掉了唇边溢出的水珠,笑容像一只慵懒而餍足的猫。

“早安,小哥。”

过分的情绪高涨也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张起灵大约看出他的心思,有心想让他平静下来,便没有急于新的调教,而是是带他进了书房,自己在电脑上忙碌起来,让吴邪在身边静静收敛思绪。

“会泡茶吗。”张起灵暂时忙完了自己手头的工作,回复邮件又“叮咚”响了一声,他转过头确认,明显的楞了一下,目光从屏幕移到吴邪的脸上,表情忽然变得严肃。

“不太会。”吴邪答道,其实是会的,他家里二叔开着家茶馆,从小耳濡目染学了不少东西,算不上精通也能算的上半个行家。“您这么看我,怎么了?”

张起灵摇摇头,有些疲倦的捏捏鼻梁。“茶具放在厨房,茶叶在冰箱里,去拿吧。”

冻梨色的紫砂茶具,壶柄雕成树枝的形状,壶身上还有几朵盛放的梅花。茶叶用铝箔纸分成小包储存,吴邪隔着袋子嗅了嗅,带着点清爽的甜味。他边烧水边等茶叶降到室温,心中庆幸没有将话说的太满,无论是茶具还是储存方式,都能看出张起灵对喝茶的讲究和用心。
 
热水倒进茶备里的瞬间香味就飘了起来,吴邪闻到就撇撇嘴笑了。手下的动作熟练又流畅,葱白的手指在深色的茶具间流转,热水一滴也没有飞溅出来。第一泡茶水经过茶备盖子的边缘倒进茶海,去掉过滤网倒进茶杯,洗涮过后再用镊子夹起杯子将茶水倒掉。

“笑什么。”张起灵问道。“你知道金骏眉有个别名吗。”吴邪闻了闻茶备里新泡的茶水,香味已经浸润进茶水里。“我们都叫它‘马屁茶’,下属送领导或者求人办事,一般都送这个。”

“不喜欢吗?”

“不,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金骏眉,因为它入口甘醇。一直到现在也喜欢。”吴邪想起前段时间在三叔那里喝到不错的红茶,下次有机会可以带过来。

张起灵接过吴邪递来的茶杯,抿了一口金色的茶汤,在口中含了一会儿才咽下。他喝茶的样子倒不十分讲究,甚至有些豪爽,既不辜负好茶,又不过于繁琐。吴邪看着喜欢,自己那杯就一直捧在手里,浓郁的茶香也没让他记得喝掉。

“有点道理。”张起灵放下茶杯,见吴邪还捧着,道:“不用等我允许。”吴邪被取笑的气恼,不注意猛的喝了进去,囫囵的吞进肚子,烫的呜咽两声满眼泪花,吐着发麻的舌头呼哧呼哧的喘。

舌头正准备缩回去就被叼住了,牙齿细细的咬过舌尖,柔软滑腻的舌头撬开他的牙关长驱直入。淡淡的蜜味在唇齿间化开,津液和着残存的浓稠茶汤顺着喉咙咽下。

“好茶。”吴邪品着金骏眉的回甘,笑的狡黠。

情绪被温润的茶水洗涤重归平静,但吴邪仍旧在看到固定架时停住了脚步。张起灵在身后揽住他的腰,问道:“害怕吗。”他将手覆在对方手上摸了摸,摇摇头,他已经学会不在这种问题上考虑的太多。

“过去吧。”张起灵推着他的腰。他被固定在铁架上,双手合拢向上吊起,两侧的镣铐锁着脚踝,身体呈“人”字型打开。内侧镶嵌的软毛搔刮着他的皮肤,鸡皮疙瘩从小臂一直蔓延到肩胛,再顺着颈椎传递着酥麻。

这种站姿有些费力,吴邪轻轻的活动手脚,坚固的锁链发出碰撞摩擦的声音,张起灵在展示柜前回头看他,道:“棉绳会让你更舒服一点。”

后文请走

 

评论(21)
热度(155)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