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禁区ⅩⅢ

*BDSM相关,雷者慎入

*没有情节,非常清水XD

*快开学了最近有点忙,不一定能保证日更了。请不要遗忘我(。

*顺带宣传一下群,群号我有发在主页里,欢迎来和我们一起玩儿一起聊天~

 

手机在桌面上持续的震动着,吴邪夹着铅笔的手指动了动,脑袋还埋在图纸堆里。等他从半梦半醒间擦了把脸清醒过来,手机屏幕已经灭了下去。他趴在桌面上费力的挑起眼皮,聚焦了一会儿才看清联系人,有气无力的回拨了过去。

“喂,三叔,怎么了?”

“臭小子你干什么呢不接电话。”吴邪还没回答就听吴三省那边又说了什么,声音忽然离的远了,笑嘻嘻的道:“你来啦,坐。喝什么茶?”一听就不是和他说的,只是也想不通谁能让他这么上心的对待。吴邪从桌面上支撑起身子,又陷在松软的沙发椅里,没骨头似的蜷成一个团,耐着性子抱着手机等待传唤。

“问你话呢怎么还不吭声了!”

“您给我说话机会了吗?”吴邪怒道,“我还能干什么,画设计图啊!昨天熬了半宿还不能让人休息会儿了?”

“呦,还挺上进。”平时被这么一冲吴三省肯定要发火,今天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有客人在,他竟然没生气,道:“收拾收拾出门吧,晚上和总建筑师吃饭,你们也认识一下。”

“总建筑师?”吴邪问了一声,转念一想那人估计就在三叔对面,有些话也不好说出口,就“哦”了一声,道:“你把时间地点发给我吧,我一会儿就出门。”

也不知道这总建筑师什么来头,吴三省看起来挺重视,吃饭的地方选在他们这儿数一数二的饭店。吴邪松了松领结,敲了敲包厢的门。吴三省应了一声,他推开门扫视了一圈,都是熟面孔,三叔坐在主位上,身边一左一右两个位子都空着。他刚抬脚打算走过去,吴三省就极为灿烂的对着他身后笑了笑,吓得吴邪一个哆嗦,跟着吴三省的话转头向后看。

“小张你回来了,快坐。”

两个人都楞在原地半天没动,他看着对方熟悉眉眼心里乱成了毛线团,直到不明情况的吴三省在后面催了一句,吴邪才机械的转过身子坐到他身旁。缺乏睡眠的脑袋开始钝痛起来,他垂着头一言不发,模模糊糊的想起床头那份德文文件上熟悉的单词,想起张起灵收到邮件之后忽然严肃的表情。他大概是早就知道了,可是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最起码给他一个心理建设的时间,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慌乱。吴邪可以脱出角色面对张起灵,甚至可以像朋友一样和他调侃打闹,但此时突如其来的相遇却使他无法直视张起灵的眼睛,连身上那些已经消失不见的痕迹也重新灼热起来。

“别给老子丢人,跟个霜打的茄子似的。”吴三省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悄悄地在吴邪背上狠拍了一掌。吴邪晃晃脑袋抬起头来,闷声不吭的端起面前的酒杯闷了一口酒,辛辣的口感一路烧过喉咙落进胃里。他的意识清楚了些,又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激。吴三省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一系列反应,差点抬手摸他有没有发烧。吴邪挡了一下站了起来,朝张起灵伸出手掌,道:“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吴邪。”

“张起灵。”对方的介绍依旧简洁,张起灵握住他的手轻轻摇晃,掌心快要分离时又收紧手指使了点力气,吴邪抬头看了一眼,觉得他的神色中隐约透着些担心。他朝张起灵笑了笑,心里其实没有很别扭难受的感觉,只是在那种场景下奉献出一切的对象忽然变成了自己的上司,一时有些无法应付。这样的关系并不影响他们两个人更深层的接触,吴邪想,不过是隐隐在意着对方的态度。

在场的除了他们俩,其余都是公司元老,吴邪坐回座位上装五好青年,别人问什么答什么,其余时间就头也不抬的咬着筷子吃菜。张起灵是今天的主角,被一群中年人围着夸,就差给捧到天上。对面的中年人跟张起灵碰了几次杯,话题一直往自家女儿有多优秀多漂亮上扯,最后摸着自己的啤酒肚问张起灵有没有女朋友。吴邪咀嚼的动作停顿片刻,这位叔叔看上去恨不得今天就把张起灵拽回去和他女儿成亲。

“叔叔,您上次也这么问过我。”吴邪带着笑意抱怨道,“张工这么优秀,肯定有女朋友了,你说是吧,张工?”

张起灵挑眉看他,话都递到这里了当然要接,他点点头,又郑重的倒了一杯酒对着中年人道:“我心里已有人选,多谢您的赏识,敬您。”

没安稳多一会吴邪就被吴三省推着敬了一圈酒,他不胜酒力,喝到张起灵这里脸颊绯红一片,眼神都迷离起来,晕晕乎乎的叫着“小哥”,张起灵扶了他一把,轻轻“嗯”了一声。那人一半身子贴着他,举起酒杯和他的猛地撞了一下,红酒震荡洒在吴邪的手背上,他眯起眼睛看了看,伸出嫣红的舌尖舔掉滴落的酒水,然后嘿嘿一笑,道:“敬您。干杯!”

天知道张起灵多想尝他口中的酒味。

酒桌上没剩下几个清醒人,张起灵也喝了不少,但行动和思维都还没受影响。吴三省硬撑着叫了司机把各人送回各家,吩咐到一半就昏睡了过去,还是他手底下一个叫潘子的来收拾残局。

“我和吴邪顺路。”张起灵托着吴邪软绵绵的身子,吴邪的脑袋在他怀里磨蹭,偶尔哼唧两声,倒是挺乖。潘子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俩,没多问,只道拜托张起灵照顾小三爷。他点点头,喝醉酒的人抱上去都比较重,吴邪个子又高,脚拖拉在地面上不好移动。张起灵拍拍他的脸让他扶着墙站直,自己半蹲下朝他招手,道:“上来。”

司机从倒车镜里看了他们俩一眼,吴邪歪着身子抱着张起灵的腰睡得正香,翘起的头发随着脑袋一点一点。张起灵报了个地址,冷冷的扫过司机窥探的眼神,看向吴邪时又变的平和起来,伸手帮他整理了凌乱的额发。

 

 

评论(36)
热度(181)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