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亲亲小白兔

*一个段子

*不知道甜不甜,就是禁区写的太虐娱乐一下。

“卧槽,真没看出来你丫和小哥是竹马竹马,气质大大的不像。”胖子嘬了酒摇摇头,咽进嗓子之后美美的“嘶”了一声。

“我俩又不是双胞胎兄弟,像个蛋啊?”吴邪把烤肉签子往胖子那边一戳,端起酒杯道:“看你这样就知道要捧小哥损我,咱不套路了,走一个。”

“来来来小哥一起。”张起灵点头,重新把酒满上,和他们俩的酒杯碰撞。

边吃边聊的一眨眼就到了十一点,胖子一看时间激动的拍了下桌子,道:“午夜场了午夜场了,玩儿点有意思的呗。”

“玩什么?”吴邪说罢揉揉眼睛,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行酒令就算了,太没意思。”

“那你说干什么?”胖子反呛一句,“要不咱真心话大冒险?”

“冒险屁,你输了我就让你冲到大街上裸奔。”吴邪托着下巴转头,“小哥你说?”

张起灵从不参与决策这种事,摇了摇头,没什么表情的表情看起来就像“你们随意反正我不会输”。

吴邪突发奇想,提议道:“这样吧,我教你个小时候的儿歌,接不上的喝酒怎么样?”

“操,这不公平。你和小哥都会,摆明了给我下套啊。”

“儿歌你都怕?不要干就是怂。”吴邪嫌弃的撇撇嘴,“特简单,一遍就会,我跟小哥给你示范啊。”

吴邪拍了拍小哥,两人一起把手肘撑在桌子上立起小臂。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一个石头一个布。”吴邪左手握成拳,右手五指张开盖在左手上舞动手指,“章鱼在散步。”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一个剪刀一个石头。”他一手握拳一手比“Ⅴ”,组合成一个兔子的形状,“可爱的小白兔。”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一个布两个布。”吴邪边摇头边摆手,“没有小白兔。”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一个石头两个石头。”这回是两手握拳在脸颊转动,像是在哭的样子,“哭泣的小白兔。”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一个剪刀两个剪刀……”

张起灵二指合拢,面无表情的在嘴唇上碰了一下,然后摊手飞吻。他和吴邪靠的很近,指尖戳在后者的脸颊上。

“亲亲小白兔。”

——————————
之后
胖子:“你们知道哪只兔子最贵吗?”
吴邪:“啊?可爱的小白兔?”
胖子故弄玄虚的摇头:“是哭泣的小白兔。”
张起灵:“?”
胖子:“因为Gucci的小白兔啊!”

评论(39)
热度(156)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