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禁区ⅩⅤ

*BDSM相关,雷者慎入

*此章有惩罚情节

*全文最痛的一段

人在疼痛的状态下会做出许多不受理智控制的事情,张起灵一只手抱着身子不断下滑的吴邪,一只手倒了水,抠了药片送进吴邪嘴巴里。吴邪疼的牙齿都在打颤,张起灵将指头伸进去,垫在牙关之间,才勉强让吴邪吞下。

水刚滑进嗓子,吴邪就痛苦的捂住了嘴巴,两颊鼓起,从胸腔发出一声痛苦的气鸣。他跌跌撞撞的从张起灵怀里挣出去,弓着身子扶着墙往卫生间走。后者连忙过去扶他,吴邪一点力气都没了,坐在浴室的地上扶着马桶圈呕吐,刚吃进去的药片也吐了出来,衣襟上沾了星星点点的秽物。张起灵没办法,只能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顺气,掐住他手腕的穴位止痛。

吴邪完全无法压抑他难受的呻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疼痛带出身体。张起灵想让他把止痛药吃进去,但他的胃部不断的痉挛,苦胆都吐了出来。递到嘴边让他漱口的水杯被他暴力的挥手打飞,玻璃在瓷砖上碎裂飞溅。吴邪抓着张起灵的袖子低吼着,说不出一个字。

“我带你去医院。”张起灵打横抱起他,吴邪摇头,在痛觉的支配下每说一句话都宛若耗费他所有的力气。“药……太痛了……”他胃里没什么东西,稍微舒服了一点,张起灵喂他水漱口,又看他吃了药渐渐平静下来,昏昏沉沉的眯着眼睛,终于吐了口气,揉了揉紧锁的眉头。

张起灵打开花洒,脱掉吴邪弄脏的衬衫和早已不成样的西装裤。他熟悉这具健康年轻的身体,它曾在他手下可爱的颤抖,尽情的释放。浴球沾满白色的泡沫越过腰际向下,吴邪阖目靠在张起灵肩上,呼吸声均匀绵长。

“小哥。”吴邪忽然靠近耳边叫他。

张起灵撑着额头有些疲惫的回神,吴邪站在门口,门扉挡住一部分光线落在他的脸上,仿佛鸽子翅膀下细碎的灰色绒毛。

“想好了?”

“怎么说……”吴邪抬头看过来,他的眼尾微微下垂,每次看到都会觉得内心被柔软的触碰。“大概没有办法很快转变自己的想法,但我接受。”

鸽子振翅飞舞,光影从他脸上掠过。张起灵微笑,看起来像是妥协的纵容。“这就够了。”他说,“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

也许是刚经历过疼痛,身体像一张揉皱之后重新展开的纸,疲倦又绵软。吴邪跪在地上,额头贴着地毯,屁股高高翘起,心无惧意的将自己袒露在张起灵面前。对方走动带来的微小气流拂在腿间有些痒,他耐心的忍耐过,等待着他的第一次惩罚。

“会很痛。”张起灵声音低沉,是一种倦怠的嘶哑,听起来格外性感,他接着道:“只有四下。很快就会过去。”

“是的。”吴邪很难想象自己也会有一天如此平静的接受疼痛调教,不紧张不恐惧,说不上期待也说不上反感,只是觉得如果是张起灵给予的,哪怕是疼痛他也愿意接受。桦木条是真正的刑罚工具,碰触到臀肉的瞬间便发出惊心的抽打声。

昨天和今天不知道哪个更疼,吴邪默默的想。桦条毫不留情的折磨着他的臀肉,灼烧的热度和难以忍受的疼痛疯狂的侵略着他的身体。叫声从他抿直的唇缝间争先恐后的挤出,身体本能的向前爬动想要逃。张起灵在他左右的臀瓣上各打一下,剩下两鞭挨在白嫩的大腿根部,四道鲜红的痕迹编织成稀疏的网。吴邪趴在地上喘息,眼泪不受控制的飞出眼眶。辣痛一跳一跳的活跃在表层,所代表的意义却跟着血液流进心脏和大脑。每动一下都是钻心刻骨的疼痛,脸上湿漉漉的,汗水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他使劲吸了吸鼻子,艰难的撑起手臂,试图跪坐起来。

“还好吗。”张起灵阻止了他的动作,按着他的肩膀要求他再次趴好。冰凉的药膏抹在已经肿起的红痕上,刺激的他几乎痉挛。吴邪感觉到小腿肌肉一阵抽搐,脚趾也跟着张开,他闷哼了一声被张起灵抓住脚掌反向提拉,很久才松下劲来。

“我喜欢这样的景色,但不想经常看到它。”张起灵爱抚着他的红屁股,手掌带来的触感又烧又蛰。“我很担心你……或许明天还要请假。”

“您放我在这里工作也可以。”吴邪想了想,道:“在公司我需要怎么称呼您?”

“随你喜欢。”张起灵道,“记住我是你的dom,你可以不做任何表示,但我希望它放在你的心里。”

这不是一个过分的要求,吴邪猛然意识到张起灵的气愤并不来源于对自己权利的维护,更有可能是一种笨拙又别扭的关心。他们之间的沟通不算成功,秉持着各自的想法,有矛盾也有分歧,但他非常确定自己不想离开,张起灵也不想放弃。

这就够了。他们还有很长时间。

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好的方面发展,他和张起灵开始在公司频繁的见面。他欣赏张起灵在会议上才辩无双的发言,在图纸上严谨又不乏创造力的设计,在他还没将话说明白时敲敲铅笔猜出他的建议。中午他们时常一起吃饭,吴邪被迫改掉作息不规律的陋习,戳着米粒吐槽他三叔什么时候能换个清淡一点的厨子。周五的晚上他们一起下班,囤积上周末的粮食,再关起房门回到他们的世界。仿佛初见的那场宴会上,他们站在人群里,一个觉得一个发着光,一个觉得一个笑容漂亮。

“时间过得真快。”吴邪跪在地上,头枕着张起灵的膝盖。

“嗯。”张起灵轻蹭着他耳后的皮肤,“是很快。”

“我可不可以认为是因为我做的还不错?”吴邪笑着邀功,呼吸透过布料热乎乎的吹在腿上。

“是吧。”张起灵出乎意料的没有沉默,吴邪惊喜的抬起脸看他,从那张脸上捕捉到一点笑容的痕迹。

夜晚吴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他对这里已经十分熟悉,钻进被窝就进入了香甜的梦境。他并不知道张起灵因为忽然梦到他醉酒的那个晚上而在半夜里醒来,对着漆黑的天花板默默的发呆。

吴邪靠在他肩膀上,身子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张起灵拧了拧浴花,打算继续帮他洗干净。

“小哥。”吴邪忽然靠近他耳边叫他,“别碰。”

评论(46)
热度(156)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