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禁区ⅩⅩ(完结章)

*BDSM相关,雷者慎入

*问可不可以点烟的意思就是问约不约pao,如果点了就是同意。以及烟盒上拿出烟数量的多少来类比费用

*吴邪和外国人说的都是外语,但我只写中文hhhhhhh

吴邪推开了张起灵压在他上方的身体,忍着后虈穴和腰肢的不适爬起来。他的腿窝上还带着张起灵的吻痕,臀缝和大腿上沾满了晶亮的浊虈液,却头也不回的扶着腰,拖着两条软绵绵的腿向房间外走。

张起灵的呼吸仿佛都停滞了,眼神凝固在那滩水迹上,他不再是高高在上主导一切的dom,几分钟前的缠绵和温存就像是灰姑娘的水晶鞋,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吴邪说出了那句咒语,那些美好的时间便荡然无存。他甚至连追上去的勇气也没有,脑袋里不断回响着:“我的底线是不发生性行为。”“我爱你,怎么样?”“小哥……别碰。”

所以他们就这么结束了。

吴邪蹲在地上捡起自己的裤子和衬衫,内裤被张起灵扯得破破烂烂,他随手拎起来擦了擦后面黏糊糊的精虈液就扔进垃圾桶。站起来的时候身子还是软趴趴的,膝盖抖了几下就要直直的跪下去。张起灵从身后抱住了他,扶他站好。

“你要走吗。”张起灵问。

他没说话,套上皱皱巴巴的衣服,也不在意没有了内裤,挂空挡穿上裤子,神情平静又自然。他半垂着头,整理好全部才踉跄着退开,转身走下楼梯,道:“再见。”

什么都不能思考,也不敢思考,吴邪拿出手机掰了SIM卡,扔掉之后又开始后悔,工作的号码迟早还是要补办回来。逃回自己家里洗了澡,蒙着被子狠狠的睡了一觉。没有失眠,连噩梦也没做,除了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皮肿胀,头有点晕乎,和平时也没什么不同。他的项目已经全部交工,周末也不用上班,盯了一会天花板,舒舒服服的赖着床。直到肚子“咕噜”响了一声,吴邪摸摸自己瘪下去的肚皮,随便从衣柜拿了件T恤,想了想,又把行李箱找出来。

为了出差方便旅行用品都是齐的,吴邪塞了几件衣服裤子进去,箱子一拉就出了门。也许是发烧让味蕾变得不敏感,路上的小吃店飘出的香味没有一个合他的胃口,漫无目的的走着,累了就坐在行李箱上歇一会儿。胃里悄悄地拧了一下,吴邪“嘶”的吸了一口气,调转脚步往反方向走。

等真正坐到公司的食堂里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是有点无聊,吴邪把箱子放在椅子旁,绕到窗口后面的厨房。今天上班的人不多,快到午饭的点也没那么忙碌,只有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厨师握着锅铲翻搅。油烟呛得吴邪咳嗽了两声,师傅转过头看他,“哟”了一声,问:“吴工来这儿有什么事?”

“就想问问您,后厨能做藕粉吗,胃里难受,想喝点热的缓缓。”

“这还真做不了,要不我给您煮碗粥?”

“算了,那就不麻烦您了。”吴邪摆摆手。

“欸……你等等。”师傅把灶火关掉,踮着脚打开顶上的橱柜,“上次张工来好像在这儿放了几包藕粉,说是备着,我记得应该就放在这儿……”师傅回头问他:“你和张工关系那么好,我直接煮给你应该没问题吧……小吴?你怎么了?”

“没事。”吴邪低着头揉揉鼻子,“拜托您了。”

看电视的时候总觉得别人矫情,整天为了爱死去活来,哭哭啼啼。轮到自己就默默地喝着藕粉,眼泪滴上去,落在甜味里不见了,再一起咽进肚子里。吴邪咂咂嘴让余味在舌尖多停留一会,最后埋在手心里擦了把脸,提着箱子去了三叔办公室。

“你怎么这身打扮?还拎个箱子?”
“项目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要休年假。”
“休年假你这么着急?你是骗人钱了还是欠人债了?”
“我好好的。”吴邪加重语气,“给不给假一句话。”
“吃错药了吧你,你放假我也不能拦着,给你多批两天好好放松吧。”吴三省抬头看了一眼,“脸这么红,生病了?”
“没生病,您放心。”吴邪抓抓头发,“我走了。”

坐在机场连上wifi,闭着眼睛选了个国家,买了两个小时后的机票。没有人被堵在路上要争分夺秒的和他见一面,也没有人在飞机滑行翼的阴影下和他浪漫吻别。

登机之后空姐看到他苍白的嘴唇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摇摇头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要了一张毯子继续闷头大睡。十几个小时后飞机在异国的土地上平稳降落,吴邪捂着嘴冲进机场的卫生间,将胃里的东西吐得干干净净。

酒吧里的灯光晃的人眼晕,吴邪捏了捏眉心坐在吧台边上,朝酒保敲了敲桌子。“老样子。”

他握着没有信号的手机看时间,这已经是他来到这里的第八天,三天前他发现自己住宿的酒店附近有这样一家BDSM主题酒吧,抱着消磨时间的心态走进去。台上正表演着悬吊,吴邪看了两眼就兴致缺缺的专心喝酒。这种酒吧的表演毫无专业技巧可言,为了追求视觉的冲击效果放弃了几乎全部的美感。但这里的酒保手艺很好,吴邪每天晚上来待一会喝到微醺,才会回到酒店休息。

“今天调了新的酒,您要试试吗?”
“可以啊。”

酒保在他面前放了一杯透明的酒,吴邪愣了下,闻了闻味道才确认不是白开水。最顶层是甜酒,但倾斜杯子时甜酒就飘到另一边,于是只能尝丁点的甜头,更多的是中间部分的酸涩。最下面一层是粘稠的膏状,顺着杯壁缓缓地流下,味道出乎意料之辣。吴邪拍了拍胸口,将最后一点残留在杯底的甜酒卷进嘴里,笑了笑:“再来一杯吧。”

“您很喜欢吗?”
“不。我很习惯。”吴邪拿出手机对着新送上来的酒拍了一张照片。
“它还没有名字。”

吴邪正在编辑照片的手指顿了顿,发送之后举起来让酒保看。“‘禁区’怎么样,这是它的中文写法。”

“听起来很合适。”金发碧眼的酒保称赞着东方艺术的魅力,“那就叫它‘禁区’吧。”

后面忽然有人搭住吴邪的肩膀,酒保耸耸肩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知趣的转身离开。这已经是三天之内不知道第几个和他搭讪的本国人了,他无心这里的景物,却无意间成为了他人眼里的风景。

“不好意思。”吴邪侧过肩膀躲开那个强壮男人的手,打量着男人结实的身材摇摇头,挑衅道:“您是dom?”
“显而易见。”男人骄傲的动了动手臂上的肌肉。
“好巧,我也是dom。”吴邪嘬了一口酒,“看来您除了结实的肌肉,还需要锻炼看人的眼光。”

“您真是dom?”酒保看着男人气呼呼的离开,擦着杯子偷偷的问吴邪。
“嗯。”吴邪轻轻的应了一声。
“看来有很多人不信。”酒保笑道,“又来一个,您桃花运真好。”等那人走近了酒保又大惊小怪的叫了一声,“你们东方人都长得如此好看吗?”

吴邪头也不抬,戳着手机屏幕回复朋友圈的消息。

一包烟被推到吴邪面前,吴邪扫了一眼,继续玩儿手机不说话。那人靠近了些,手指盖在他手机上,用中文问他:“有火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吴邪指了指一根烟都没有取出来的烟盒,“是想白虈嫖?”

“不。”青年摸了摸他的嘴唇,“都是你的。”
吴邪服气,从口袋里摸出火机给对方点上,又叫了声酒保,要他再上一杯酒。

“你的‘禁区’。”酒保的眼神在他俩之间打转。
“它的名字?”青年问。
“它的名字。”

青年的烟抽了一半就按灭了,看起来也并没有喝的打算,吴邪无所谓的从烟盒里取了根烟,抽到火星快燃到嘴唇才吐出来,喊了声“结账”。

他晃了晃杯子将粘稠的辛辣感含进嘴里,甫一转头就被青年咬住了嘴唇。湿软的舌头戳进他的口腔,将他口中的液体悉数掠走。他们的唇舌都像着了火,贴在一起厮磨。

吴邪被青年强势的揽在怀里,青年甩钱给了酒保,把人往外拉。“您不是dom吗?”酒保冲他喊。

“我不是。”吴邪笑了两声,“我是个普通人。”

青年拉着他的手往酒店的方向走,吴邪问他住在哪,他说了一个名字,竟然和吴邪住在一家。“你这是想要跟我约虈炮?”吴邪甩开他的手,脸上似笑非笑。

青年摇摇头,重新拉起他的手,道:“我爱你。”

“抱歉,忘记自我介绍。”青年与他额头相抵。“我是张起灵。”

——END——

想说的话很多,但由于我明天就要去学校了,所以有时间再来话唠吧。
没想到真的能在假期内写完。
感谢小天使们的喜欢XD我们下个故事再见。

评论(59)
热度(326)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