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知乎体】你和你的灵魂伴侣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给@大拿 的生贺,祝老拿生日快乐!写的有点急,希望不嫌弃我XD

*设定背景:和灵魂伴侣所说的第一句话会在年幼时浮现在皮肤上,书写也是对方的笔记。这里就通俗称为印记。

 

 

提问:你和你的灵魂伴侣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RT,题主不为别的只想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

从小时候与灵魂伴侣所说的第一句话浮现在身上之后,我已经被同学嘲笑过无数次了。

题主的印记是在锁骨上的,听起来还不错,是吧?

但你们绝对想不到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悲伤的事情

导致我再也没穿过低领的衣服

题主家是开面馆的,这不是题外话

因为我的灵魂伴侣

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是:多放香菜多放辣,少醋少盐少葱花

 

求超越,真心实意的求超越

 

关根      说话请三思

 

前排心疼题主一分钟。

我的印记并不如题主的炫酷,但带来的麻烦也并不比题主的少。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虽然题主的印记……有些特别,但也还算是幸运,起码在你遇到灵魂伴侣的时候就能确认对方是正确的人,可以第一时间抓着对方领子骂你丫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别问我为什么羡慕,我一直觉得我的印记是来给我捣乱的。

 

灵魂伴侣的局限性就在于,印记显现出的是灵魂伴侣对你所说的第一句话,但并不是所有第一句话对你说这个的人都是你的灵魂伴侣。

 

没错,我的灵魂伴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

 

嗯。

 

我小时候看到的反应是。

 

嗯??????

 

我活了二十多年,第一句话对我说“嗯”的人数不胜数。举几个例子,初中的时候我每天都坐最早班的公交车上学,那时候的中巴还是有售票员的。我日常乘坐的那路车有一位年轻漂亮的售票员姐姐,我偷瞄了她将近一年——不是因为我喜欢她,而是我第一次坐车买票的时候,问她票价是三块吗,她回答我:嗯。我没办法确认她的笔记,只好暗中观察,搞到后来售票员姐姐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一通,说我小小年纪不学好,再这样就要告我性骚扰了。

 

委屈。天大的委屈。

 

后来年纪大了一点,我学会了每次和陌生人说话之前都要深思熟虑,确定这句话的回答在正常情况下不会是“嗯”,才敢张口。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按套路出牌,有年冬天我下了晚自习回家,那天还下了雪,冷飕飕的。忽然闻到烤红薯香味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感觉得救了,冲到老大爷身边兴高采烈道:“拿个红薯!”想了想又补了句:“您给我挑个小点的就行!”

 

大爷:“嗯。”

 

大爷你这样不好吧???说个“好嘞”或者“没问题”显得热情一点不好吗?

 

按照常理,我是不会认为这位大爷是我的灵魂伴侣的,但这依旧不妨碍我开始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我每天都沉浸在遇到灵魂伴侣和错过灵魂伴侣的提心吊胆之中,我非常想知道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他会不会也像我在找他一样辛苦。

 

有时候我会想像我的灵魂伴侣是个什么样的人,在我心里他应该不太爱说话,沉默,甚至有些高冷,与此相配,他应该有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黑色的头发。漂亮而安静的眼睛只会在看向我时变得温柔起来。

 

再后来我就释然了,我开始觉得寻找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事情,感情不应该因此被支配。

 

就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我竟然真的遇到了这么一个人。

 

我是学建筑的,学历和成绩还算好看,毕业之后应聘到一家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的公司。笔试了好几轮终于进到面试环节,当时考官坐了一排,中间那个一直在问我问题,我自觉答得挺不错,气氛也好,答完之后我就多了句嘴,问:“您看我能过吗?”

 

主考官笑了笑没说话,转头往最边上的座位看。为了礼貌我一直没分散注意,这时才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个很难用一两句话形容明白的人,不但人长得好看,气质也十分不俗。

他抬头瞟了我一眼,点点头,“嗯”了一声。

 

这个人符合我心里对灵魂伴侣的全部想象,除了,他是个男人。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主考官要看他的意思,因为他是我们公司的老总。

 

到公司报到的时候我又碰到了他,他好像不记得我了,问了一遍我名字。其实我搞不清楚我问的那句话算不算是对他说得,而他的回答是否又针对于我。如果是的话,那他不该会是这种态度,甚至不记得我。我曾经试图看他的字迹,但他在公司神出鬼没,没什么机会。而等我有了这样机会的时候,我又因为种种原因已经喜欢上他,不敢去确认了。

 

进公司快一年的时候他点名带我去出差。我和他住一间标间,心里激动的要命又不想表现出来,只好闭着眼睛假寐。他洗完澡只裹了条浴巾围住下半身,见我睡了干脆直接脱光换了睡衣。我眯着眼睛偷看,除了胸膛上盘踞着一只耀武扬威的踏火麒麟,他的身上没有其他印记。我吓了一跳,心想这印记也太吊了,难不成他的灵魂伴侣是只神兽?

 

不过更多的还是沮丧。

 

不是灵魂伴侣也没关系,喜欢就是喜欢,这份心情不是假的,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以前觉得他对我挺好的,心里还抱着点侥幸的希望,现在我知道了,还是有点难过的吧。

 

我一直在思考我是怎么会喜欢上他的,是因为那句“嗯”而更多的关注他,因为符合灵魂伴侣的形象就不由得想拥有他的吗?

 

答案是否定的,我大概就是栽在这个人身上了。

 

我不知道我的灵魂伴侣在哪里,什么时候会出现,但这些好像已经不重要了。

 

写完发现不是很有意思。比惨倒是勉强可以。

 

祝福你们都能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

 

 

补充回答:

半年之后我又来回答了。

感谢大家的关心,我现在还不错。

只是有点想要家暴。

因为我的灵魂伴侣早就知道那个人是我,却装作没事人。

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的名字,就在他胸口的正上方。

不巧的是他幼年用草药纹过身,正好盖在了印记上面。

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清。

他告诉我是怕我后悔,不想我们之间仅仅是因为印记被联系在一起。

闷油瓶一个想的还挺多。

我要去准备泡面键盘搓衣板了。

 

祝福你们的找到喜欢的人,也祝福他恰好是你的灵魂伴侣。

 

 

 

 

 

评论(62)
热度(724)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