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新月(第二夜)

*可能是我规则写的不是很清楚,如果有什么关于规则的问题评论我我都会解释哒

*迫切希望有天使和我讨论剧情,单机好心酸啊!

*几个以后可能会用到的名词解释
金水:预言家验证某一个人的身份是好人,那这个人就基本可以确定身份,称为金水

穿某个身份的衣服:假称自己是某个身份的神

第二夜/第二个白天

能够再次睁眼醒来,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额外的赏赐。

吴邪走出自己的房间向外走去,将近走廊尽头时停下,沉默的后退了两步。右手侧的房门没有锁紧,一点光亮从门缝中漏出倾斜在地面上。这不是什么带来生之希望的光明,而是另一种意义上已经宣告的死亡。吴邪心中一沉,踌躇了半晌,试探性的推开了房门。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朗风问道。然而运气的天平并不只会倾向于他们这边,大金牙没能留下任何有关狼人线索,只是呆滞的瞪着眼睛看向窗外,口水在大张着的嘴巴边流下一道白色凝固的痕迹。那颗金牙依旧亮的刺眼,晃的每个人头脑发昏,浑身冰冷。

致死原因仍然是枪伤,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出来。血腥味在几乎封闭的室内逐渐发酵,吴邪皱了皱鼻子,发觉这种陈旧腐败的味道已经不如第一天来这里时让他心惊肉跳。

每个人都在习惯中变得麻木。

“与其在这儿傻站着浪费时间,不如下去谈论出个结果。”胖子道。“又看不出花来,搞什么静默跟追悼仪式一样。”

陈皮慢悠悠的挑起眼皮看了一眼胖子,声音嘶哑道:“别是害怕让人看出些破绽。”胖子哪里是这么容易被激怒的,大大方方的笑了两声,“老头,给别人扣屎盆子还是您在行。”

眼见陈皮阿四面色不悦的想要发难,吴邪比了个手势让两方都安静下来,看着陈皮冷声道:“我敬您上了年纪,但狼人才会这么着急的乱咬人,您再这样我就没法不怀疑您的身份了。”

“再检查一遍。”张起灵阻止他们继续说下去,率先走过去仔细查看。

毫无收获的他们再一次围坐在空荡冷清的客厅里,空下来的四张座位让圆圈出现断裂的豁口,气氛变得难以言明,互相猜忌互相怀疑,恐惧,压抑,又带着想要活下去的希冀和下一个不会是自己的侥幸。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我……我有话要说。”秦海婷缩着肩膀站起来,两只手紧紧交握在身前,显得很紧张。

“你别怕,说吧。”云彩坐在她身边安抚般的摸了摸她的手臂。

“我……我是预言家。”秦海婷嘴唇颤抖,使劲咬住之后才声如细丝道:“昨晚……我预言了阿宁,她……她是个狼。”

沉默。

“你真的是预言家?”胖子疑惑道,“我记得你上一轮的时候附和过阿宁吧。怎么会看她的身份?”

“我真的是!”秦海婷急道,“我是想到狼人夜晚用的是枪,会不会有可能是因为体力悬殊,无法使用冷兵器之类的。而且我开始很相信阿宁……是为了确认她是否真的值得我完全信任才去看她的!”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一早就说出来?”潘子道,“而且你第一晚看了谁的身份,为什么不说?”

秦海婷的手指不断绞动,声音变得尖细:“因为预言家的身份很危险,我说了之后自己很有可能就会被杀!第一晚……第一晚我看了吴邪的身份,他是个好人。”

吴邪的神情并没有因此缓和起来。

“你的逻辑很有问题。”阿宁倒是不慌不忙,还带着淡定从容的笑意,“没有哪个预言家会验证自己信任的人,好人的心态总是在找狼,而你很明显,在找人和神。”阿宁站起身,她比秦海婷高出半个头,毫无凜色的接着道:“不是你说了别人就会相信的,你绝对不是真正的预言家。”

张起灵不动声色的看向吴邪,后者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掌心白净柔软,纹路错落,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止不住微微颤抖。

“吴邪。”张起灵唤道,“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这个游戏,到底怎么做才是对的……”他抬起头来轻声道,“好像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但最后都不过是用别人的死亡来获得自己的苟活。”

“你不必想太多。这不是你的错,而是游戏本身。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的活下去,别忘了,这一点是你告诉我的。”张起灵道,“吴邪,在这里没有对错。”

“……我明白了。”吴邪点点头,扶着凳子站了起来,“我是真正的预言家,阿宁和小哥是我验证过的好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穿我的衣服……预言家的身份太危险了,就算你能活过这一轮,也始终是狼人集火的目标。”

“或者说你就是她的目的。”阿宁接着道,“屠边局只有两神,预言家非常危险,能在不确定守卫还活着的情况下如此坦然的暴露身份,让我不得不怀疑她能确保自己在夜晚是安全的。而只要骗出了神,狼的赢面就大大的增加了。我说的对吗?”

“不是这样的!你们两个串通好了的,你们一定是狼同伴,说不定第一夜地上的x就指的是吴邪而不是——”

“可你刚刚才说过,吴邪是你验证过的好人。”云彩转身从秦海婷身边离开,警惕的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脸。

秦海婷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不是我想这样的……是它……是它要我……”

“嘭。”

血花又一次灿烂的飞溅。

“怎么回事!没有到时间,我们也没有放逐啊?”阿宁皱着眉不可置信的倒退几步,她身后的凳子“晃荡”一声砸在地面上。

“它……”吴邪呢喃道,“是谁……”

没有人能回答他,秦海婷倒在自己的血泊中,手指卡在椅子的支架上,直直的指向天空。

“今天谢谢你了,super吴。”

“我也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吴邪苦笑。

“放心,我是守卫,你不会死的。”阿宁悄声,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想太多,当做是你救我一命的回报吧。”

“虽然我不惧怕死亡,但是活着的感觉,还算不赖。”

评论(18)
热度(48)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