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知乎体】因为名字你闹过哪些糗事

*这么神奇的脑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不想填坑(。

 

 

关根      打败我的是天真他娘的热。

 

看到大家在楼里都这么英勇无畏的爆真名,我也就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比起毕云涛,冯有经这几位朋友我还是略逊一筹,也有人说过我的名字挺好听的。不过大概也许可能就是因为太好听了,我才会遇见这么尴尬的事情。

 

我和一只狗,重名了。

 

本人姓吴,单名一个邪字。最好的损友喜欢叫我天真,我一个大男人被这么叫其实也怪别扭的。另外有个关系不错的姐们喜欢叫我super吴,除此之外我从小到大的经历里还真的没有过其他的外号,更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名字烦恼过。出现转折是在最近我搬了新家之后,我的邻居养了一只傻了吧唧但笑起来很天使的萨摩耶。

 

叫无邪。

 

搬新家的第一天我正忙得晕头转向,指挥着搬家工人把一件件家具往楼上运,远远的就听到有人叫我名字。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这地方离我原来居住的城市有点距离,也不记得有熟悉的人定居在这边。后来又听到有人喊了两三声,我才转过头去看。

 

我的邻居,就叫他闷油瓶吧,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毕竟人类都是爱美的生物,闷油瓶长得就像现在小女生喜欢的那款,白净又不娘气,浑身散发着一种高冷冰山霸道总裁的feel,也挺符合我的审美。我有点疑惑的看他,我发誓我并不认识长成这样的人。他也有点疑惑的看着我——虽然他只是微微挑了挑眉。

 

直到一个白色毛茸茸的雪球扑到我腿上我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是只萨摩耶吐着舌头对我“哈哧哈哧”的傻笑。我小时候家里就养狗,对狗的感情很深,见它这么可爱就忍不住蹲下去摸了摸。萨摩特别乖,在我手心里蹭了蹭,我顺口就问道:“它叫什么名字啊?”

 

“无邪。”闷油瓶淡淡的回答我。

 

我当时就跟被雷劈了似的,那狗听到有人叫他名字还欢快的“汪”了两声。我机械的转过头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闷油瓶大概觉得我奇怪,但还是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道:“它叫无邪。”

 

很好。我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轻轻的我走了,打死我也不想带走一点点云彩。

 

这事要是到此结束了还好,问题就在于刚才我说的,这个闷油瓶是我的邻居。每天早晨我都能听到他站在楼道里喊萨摩的名字,拉着萨摩遛狗的时候还总会说“无邪回来”“乖别叫了”等等之类的一系列话,一听到我就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闷油瓶名如其人的不爱讲话,就算和你讲话也能冻得你结冰,,只有遇到萨摩的时候才会多说两句,带着点笑意摸白团子的脑袋。画面是挺养眼的,但我无福消受,每次听到他叫无邪我的心就扑通扑通慌的不行。

 

他一直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也不想让他知道,尴尬的简直想撞墙。问我的时候我就胡扯说自己叫关根。但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在这么憋下去好怕自己会变成忍者神龟。

 

那一次他家来了两个熊孩子,说是他表弟表妹,最喜欢开着门瞎胡闹,为此他还登门道过歉。我倒不是很介意,就随他们吵了。其实从这儿也能看出来,闷油瓶这人还是挺不错的,面冷内热的典范,我上他家蹭过几顿饭,还麻烦他帮我修过水龙头。他家那俩熊孩子吵就算了,还变着法的玩儿狗,萨摩可算找到玩伴,高兴的嗷呜嗷呜叫唤。

 

于是我在屋里就听见俩孩子此起彼伏的声音,“哥哥!无邪尿了!”“哥哥!该给无邪喂饭了!”“哥哥,无邪想要你亲亲它!”然后我听到闷油瓶脚步声停在门口,轻轻叫了句“无邪”。

 

发生了什么我用屁股都能想出来。

 

我直接甩开门叉着腰气势汹汹的冲出去,闷油瓶,俩小孩和萨摩耶看着我都愣了,我心一横就喊:“你能不能别老无邪无邪的叫了?”闷油瓶显然没理解,歪着头看我,我继续道:“我,你的邻居,本名吴邪。”

 

萨摩耶又欢快的叫了一声。

 

闷油瓶愣了一会站起身来,脑袋垂着,额前的刘海跟着身体微微晃动,一看就是笑了。他这一笑我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事,但气势都撒出去了总不能又收回来,硬着头皮装作自己底气很足的样子。

 

闷油瓶笑够了才道狗的名字没办法随便换,如果他将自己的名字混乱了那这条狗就废了。我心想也确实是这么个理,但和狗叫一个名怎么都不好接受。最后闷油瓶说没法改名就换种方式补偿我,我不太会做饭,他提出以后会多做一份一起吃。

 

我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这和他喂萨摩是不是一个概念,不过后来我很快就屈服了,第一,是他做饭真的很好吃,第二,是我发现我真的听不得他叫我名字。

 

现在那条萨摩我和他一起养着,无邪就无邪吧,反正我更喜欢他叫我老公。

 

补充回答:

不是老公,是老婆。

评论(29)
热度(444)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