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来日方长05

*温馨三十题之一起去看流星雨

*甜饼合集wwwww

*联文作者分别为茜茜,大米,小孟,老拿

  前文请走

01   02   03   04

手机在口袋里震个不停,吴邪掏出手机看了看,竟然是摄影协会聊天群的消息。他一直对摄影很有兴趣,入学就加了社团,只不过协会里都是各自玩儿各自的大佬,顶多偶尔交流交流经验,放一两张照片供人膜拜,群里很少有这么热闹的时候,吴邪也就干脆没屏蔽。

今天是什么日子?大佬集体诈尸日?他纳闷的翻了翻记录,发现大家都在讨论流星雨的事情,他没精力刷到最初一条消息,只好退出来搜了搜新闻,才知道今晚有英仙座流星雨。他瞥了一眼站在他侧前方的老师,偷偷撞了撞张起灵的胳膊,指着手机屏幕给他看。

“想看?”张起灵轻声问道,他想了想,“嗯”了一声,做了个按快门的手势,道:“想拍。”

张起灵点点头,继续转过头去看黑板。吴邪却有点坐不住,想着下课之后就可以回去准备器材。

他平时喜欢乱放东西,住在一起的大多数东西都要问问张起灵收在哪里,他这次想试试用之前买的那根可以编程的快门线,这样就可以设置好时间间隔不用随时抱着相机,就是不知道放在了哪里——还没问出声就被握住了手指晃了晃,张起灵叹口气笑道:“先听课,回去给你找。”

他们两个下午没课,在食堂吃过午饭就打算回家。路过超市的时候张起灵拉着他拐进去,吴邪没反应过来,快走两步和他并肩,问道:“要买什么?”张起灵看着他笑了笑,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不是说要拍流星?”吴邪恍然大悟,竖起拇指给他比了个赞:“还是小哥细心。”

 

两个人买了一大兜零食放在推车里,吴邪去冰柜拿了两听啤酒,举在脸颊边问张起灵喝吗,得到对方的应允就顺手放在脖子上降温,另一听眼疾手快地塞进张起灵衣领里。张起灵被冰的默默“嘶”了一声,扯开T恤下摆接到啤酒罐,在手上随意的颠了两下,趁身边没人猛地揽住吴邪的腰,将啤酒贴在还眯着眼睛坏笑的吴邪背后。

 

吴邪“嗷”的一声拽他胳膊,身子拧了两下就低头笑了起来,张起灵也跟着他弯起嘴角,把两听一起放进推车里,替他整理了上衣,拍了拍他的后腰:“不闹了,回家。”

 

张起灵从收纳箱里找出那根快门线递给吴邪,后者接过去研究了会儿,把连接线的一段插入相机快门接口,一段和无线接收器相连,低着头认真编写起程序。张起灵没打扰他,拿过空调遥控将温度稍微调高了一些,搬了张凳子坐在一边看书。

 

“你去睡会午觉,晚上睡不好。”吴邪看他一眼,“好久没玩设备了手都生了,我还得好久呢,不用陪我。”

 

“没事。”张起灵翻了页书头也不抬,他了解吴邪的性子,一遇到喜欢的事就兴奋的恨不得全心全意的投入,“一会儿一起睡。”

 

吴邪凑上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嘿嘿笑道:“好,那我动作快一点。”

一觉睡到晚上九点,两个人手挨手脚碰脚的赖了会儿床,实在睡不着了才爬起来。群里的大佬们还在分享最佳的拍摄地点,吴邪和张起灵已经抱着零食和设备爬到了顶楼——将要持续两个半小时左右的流星雨,拍摄位置已经不那么重要。

 

他们租住的房子多是老师和在校生居住,一部分不会参与这种浪费睡眠的活动,一部分又过于重视,纷纷往观象台之类的地方跑。屋顶空荡荡的,他们两人乐的安静。吴邪走了一圈观察位置,架好三脚架,摆好相机调整光圈和参数。张起灵在天台上铺了一层野餐布,中间放了两个软垫,零食和啤酒东倒西歪的散在前面。

 

调整好设备,吴邪一蹦三跳的蹿回张起灵身边,盘起腿去够身前的啤酒。张起灵拦了他一下,递了瓶酸奶——出超市之前前者忽然想到什么,又转回去拿了两瓶酸奶。吴邪叹了口气接过来,掰下吸管撕开包装,拇指堵着吸管口,小声的嘀咕着“三,二,一”,吸了一口气使劲把包装戳开。

 

“我的胃早好了。”他一边吸酸奶一边含糊道。

 

张起灵也拆了酸奶,闻言不认同的摇头,坚持道:“要养。”

 

吴邪躬起脊梁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他不明所以的挑眉,问:“怎么?”吴邪狡黠的凑到他耳边,道:“你知道吗,据说喜欢咬吸管的性欲强。”说完他就退出去老远,一副怕被张起灵抓到的模样。

 

后者松开吸管低头看了看,真的是无意识的小动作。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吴邪坐回来,对方看他没什么反应,乖乖的挨在他身边,有节奏的轻轻撞他肩膀:“你怎么不反驳啊。”

 

“因为……”张起灵慢吞吞的放下酸奶,突然猛地扣住吴邪的肩膀将人按在地上。吴邪挣扎着扭动身子,一边推他一边喊道:“小哥……!这在外面,别人能看到!你别闹!”张起灵不听,膝盖夹住他正扑腾的双腿,一手抓住他两只手的手腕按在头顶。

 

“你你你……别乱来啊!”吴邪装作被霸王硬上弓的样子,心里其实不怎么担心张起灵会没有分寸。后者俯视他,在他额头上印了一个吻,鼻息热乎乎的扫过他的刘海。

 

“你说得对。”张起灵道,松开手将人拉了起来。

 

吴邪揉了揉手腕不说话,偏过头不让张起灵看他的脸,只是绯红的耳廓暴露了他的心情,张起灵并不揭穿,静静的等着他自动靠过来。

 

细碎的流星拖着尾巴从视野里飞快的滑过,吴邪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了任何一颗。呆了半晌他才想起来要许愿,刚刚合上双手又忽然下意识的往身边看,张起灵的手撑在身后,仰起头沉默的看着,眼瞳里的光亮明了又灭。

 

他爬起来跪坐到张起灵身后,拉起他的手臂在胸前合拢。张起灵偏头看他,他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还是严肃道:“好不容易见一次,怎么能不许愿呢。”

 

张起灵按照他的指示,十指相扣闭上眼睛,许完愿望之后反手抱住吴邪,把人圈在怀里,道:“该你了。”吴邪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脊梁倚在他的胸膛上,虔诚的许了愿望。

 

“你猜我许了什么愿。”吴邪闭着眼睛转身,和他脸贴着脸。张起灵愣了下,反问:“可以说出来?”平时吴邪最不许他说出愿望,过生日也好放天灯也好,总是嘱咐他说出来就不灵了。

 

“是不能说出来。”吴邪笑了笑,慢慢的睁开眼,相机的补光灯闪了闪,他几乎能看到对方眼睛里自己的影子。“啊,好神奇。”他夸张的说道,伸手覆上张起灵贴着他脸颊的手掌,“竟然真的实现了。”

 

他眨眨眼睛,问张起灵:“你的呢?”

 

张起灵轻笑道:“早就实现了。”

评论(10)
热度(120)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