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ABO】愿赌服输02

*双Alpha设定

*疲劳驾驶,不开车

02.
两个小警察坐在前排,吴邪揽着杀手小哥貌似黏糊的在后排瘫着。有些热度的呼吸喷在他耳后的皮肤上,吴邪闻着那股硝烟味心里直犯嘀咕,他竟然觉得的旁边这个Alpha的信息素味道让他觉得挺舒服,还惹得他嗓子发干。

他纠结了半天终于把它归结于男人天生对战斗和武器的向往,哪个小男孩的玩具里没有几把手枪步枪,几辆坦克飞机。他叹了口气看了眼后视镜,前面的警察都没注意他们,他装模作样的蹭了蹭身边人的脸颊,把脸埋进后者的肩窝里,轻声问他:“我还不知道到你叫什么名字。”

小哥闷哼了一声,任何一点皮肤接触都让他有些难耐,何况吴邪挨的这么近。他睁开眼睛扫视了下,眼神和体温是截然不同的温度,仍然清明,深处却隐隐燃烧着两簇火苗。

吴邪低着头没看到,不然他肯定会给自己的嘴巴贴上封条不再多事,然而他只是眨着眼睛在杀手小哥肩窝里呼扇,长睫毛戳在旁边人的脖子上,自己玩儿得不亦乐乎。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回答,吴邪心想该不会像电影小说里写的那样,知道杀手名字的人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他打了个冷战,知趣的没再问下去,抬起头靠到窗边看风景。不过还是有点忍不住抱怨,自己好歹也算是救了他一次,他不用动嘴皮子也不用动脑子的逃过一劫,连个名字都不愿意讲,闷油瓶似的,特讨厌。

欲望压抑的久了再爆发起来便是难以承受的,张起灵下颚的肌肉紧绷,咬着牙忍过一阵翻涌的情欲。稍稍平息一些之后他亲昵的拉过吴邪的手,在他手心一笔一划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张……张起灵。吴邪做着口型问他,他点点头。吴邪笑了笑,把自己的名字也写在他手心,又挪到窗边看风景去了。

送到宾馆还不算完,俩小警察还盯着他要俩开房,就差蹲在房间门口听墙角了。好在酒店前台看张起灵不太舒服的样子没多纠缠身份信息的问题,又或者是看他长得太帅自行开了个后门,总之吴邪有惊无险的把人带进房间反锁好门,靠在门板上喘了半天。

Alpha的体力都不差,吴邪身上的肌肉线条也足够令人眼红,只不过这小哥摸上去软,肌肉纤维密度却摆在那里,着实有点重量。他不愿意承认这和硝烟味的信息素也有些关系——对着一个Alpha浑身燥热,传出去他吴家小三爷还要不要在赌场混了。

张起灵把吴邪还赖在他身上的手臂拨开,把手提箱靠在墙上,脚步不稳的推开浴室门将自己关了进去。吴邪撇撇嘴在床上大字型摊开,想了一会儿视线还是忍不住往手提箱那儿瞟。他挺好奇里面装了点什么的,狙击是M82A1还是M4A1?王八邱死在包厢里还说明应该带着手枪,是轻便的M9还是感觉上更适合他一点的沙鹰?

不知不觉就起身去提那只箱子,吴邪拎了一下,没拎动,重的他差点闪了腰,蹙起眉心“嘶”了一声。

靠,这他妈是装了一把转管机枪吗?吴邪暗暗咋舌,揉了揉抽紧的小臂肌肉。这幅状态还能将这么重的箱子拎的稳稳当当,真不知道那小哥到底是什么情况。

刚才一直没注意,这会儿走到浴室门口提箱子才发觉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吴邪犹豫了半晌还是轻轻的敲了敲门,问道:“小哥,你还好吗?”

里面连回答的声音都没有,吴邪有点急了,又使劲敲了几下门,脑袋里回放起之前看的特工电影里那些杀手拽着一根细线从高层速降的画面。该不会真的跑路了吧?吴邪拧了下门把手,还好浴室门没有反锁,他探头看了看,又被爆炸般的信息素味道逼的退了出来。

Wtf,这种想和他打架又想和他打一炮的味道。

吴邪憋了一口气冲进去,一把拉开了淋浴的开关。冰凉的水将斜靠在浴缸里意识不明的张起灵灌了个透,后者费力的颤抖着睫毛,虚虚的瞥他一眼,淡淡道:“谢谢。”

语罢又闭上眼睛。

清新的水汽冲淡了一部分令人热血沸腾的火药味,吴邪见张起灵皮肤烧的绯红,嘴唇却冻得苍白,有点于心不忍,走过去把水温调高了几度,道:“能闻出来我的味道吗?”

正常的Alpha相遇都有种一山不容二虎的意思,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心里总是不免有些争个高下的念头。吴邪第一次遇见这么奇怪的Alpha,也可以说让自己变得这么奇怪的Alpha,这种运气大概不是谁都能有的——怪不得自己这么多年都不习惯Omega甜腻的味道,原来是老天爷把他搞成了同性恋。

张起灵“嗯”了一声回应,香醇浓烈的酒香像是一根点燃的引线刺激着他的神经。吴邪点点头,跨进浴缸里跪坐在他面前,“那……讨厌吗?”后者闻言睨视过来,好像想从他脸上看出来这话是不是自己理解的意思。吴邪笑了笑,道:“我还挺喜欢你的味道的,你……”

截断他话语的是Alpha略带粗暴的拽过他的领子,啃噬厮磨的一个吻。交换的唾液里带上了淡淡的血腥味,吴邪被咬痛之后更加兴奋,张着嘴任张起灵的舌头捅到他的喉口的软肉。舌根翻搅的发酸,对方偶尔柔情的舔弄也让他舒服到心里,抱着张起灵的脊梁胡乱的抚摸。

最后还是张起灵揉着他的后颈把人提远一点,舔了舔嘴唇上覆着的一层光亮水膜。“好点吗?”吴邪抬起手背擦嘴,没掌握好分寸又碰到伤口,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张起灵捧住他的脸,拇指在他唇角轻柔的摸了摸,微笑道:“谢谢。”

这闷油瓶子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吴邪嘟囔了一句,也没不好意思,接着道:“那你出去躺会吧,我得洗个澡。”

舍不得让别人冲凉水澡只能自己受罪,吴邪冷的哆嗦两下,拿浴巾把身上冰凉的水珠擦干。他的衣服刚才都湿的差不多了,只好穿着酒店提供的浴袍出去。

手提箱已经被张起灵提到了床边,后者坐在床沿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出神。吴邪瞅瞅他身上的浴袍和自己身上穿的,总觉得场景有些怪怪的,尤其是看对方的面色发情热显然还没有过去。

吴邪甩了甩潮湿的头发走过去,踢开了一只拖鞋踩在张起灵两腿之间,胳膊撑在膝盖上托着脸。张起灵收回目光转向他,眼神又沉又亮,能倒映出一个小小的影子。

吴邪故意用很露骨的眼神去看他系的松垮的腰带和裸露出的小片胸膛,不出意外的听到张起灵轻笑了一声,问他:“想解?”

“你说呢?”吴邪也笑,凑到他面前去碰他鼻尖。张起灵没再给他作妖的机会,抱着他的腰把人压在床上,扯开他的腰带亲吻他的脖子。吴邪哼了两声,等人揉上他的胸口才反应过来,这他妈什么发展?好不容易想耍个流氓,怎么最后变成被非礼了?

评论(38)
热度(306)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