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荼岩】病房


 *动画第二季也完结了,好舍不得几个月不看到他们,真的是太喜欢拼命努力到今天的小天使和温柔的荼哥了。爱他们,希望他们赶紧去结婚。

 

*蜜汁时间线,大概是小天使和荼哥分别去做任务,小天使受伤住院了的故事。 lof还是和谐我,走个链接。

 

 

 

在医院躺得久了时间的概念就会模糊起来,安岩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听着若有若无的吊针滴管声啪嗒啪嗒地响着。手臂维持着一个姿势有些发僵,冰凉的液体的顺着经脉一点点流入身体在手腕处堆积,冷胀的酸疼跟着脉搏微弱的抽动,他看了看将要见底的吊瓶,抬手按下了医护的闹铃。

 

 

 

一个人住院听起来有些凄惨,实际上也确实有那么一点。他和神荼分头去做任务,自己遇上了点麻烦,被绷带五花大绑成二十一世纪的新鲜木乃伊送到医院。身上都是些皮肉伤,最严重的不过腰口一道手雷炸出来的伤痕,也只是嵌进去的弹片深了那么一点。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战三百回合,却被勒令静养,只能乖乖躺在病床上。

 

 

 

江小猪张天师和王胖子都来看过他,顺便给他带了神荼的消息。那人听说他进了医院下了飞机就往这边赶,没想到半路上又接到了机密任务,谁都没能联系的上,江小猪还是从总部那边听说的消息。一听说机密两个字安岩的心就抽动了一下,脸上还是带着笑,说让他们安心忙任务,自己养两天就出院了。

 

 

 

来换吊瓶的小护士人挺不错,见他这几天都是一个人躺着也没个人照顾,偶尔会帮他带个早饭买些水果。躺着躺着困意就涌了上来,安岩朝小护士点点头,笑了一下,护士见他眯着眼睛,长睫毛敛住浅色的眸子,也没多说,笑嘻嘻的嘱咐他好好休息,便带上了门给别人换药去了。

 

 

 

迷迷糊糊间好像做了个梦,梦里那个蓝眼睛的男人一会儿冷着脸跟他说再见,一会儿又微微蹙着眉让他别走。安岩知道自己正在经历的是梦境,心中好笑到底是谁要先走,脑袋里忽然冒出点想法,他和神荼之前大约真的是这样,一个走一个追,一个丢一个找,在一起的时间身边也到处是陷阱谜团,但那种彼此依靠的感觉,还真的不赖。

 

 

 

半梦半醒的时候听到有人拧开门锁的声音,有人带着冬日里凛冽的寒气停在他的床边,不远不近的目光带着温度和重量落在他身上,他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要醒过来。那人在旁边立了会儿,散了满身的凉意才走到他身边,轻轻抬起他的手腕,在掌心垫了温热的水袋。

 

 

 

安岩顺势握住了他的手指,见他抬头看向自己,才展开笑脸,道:“神荼,你回来啦。”

 

 

 

神荼点点头,表情是有点愧疚又心疼的,想要把手指从安岩刚刚暖上点温度的掌心抽出来:“还好吗?”

 

 

 

“皮肉伤,没大事。过两天就能和你一起接任务了。”他得意的扬了扬脑袋,证明自己仍旧能活蹦乱跳,把神荼想要抽离的手指攥的更紧了点,“你任务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想念有我配合的时候?”

 

 

 

神荼罕见的没有说他二货,而是扯了扯嘴角,轻笑了一下,将暖洋洋的手指尖放在安岩的病服扣子上,一颗一颗的解开。

 

 

 

“你你你……你别乱来啊。”安岩缩了缩肩膀,艰难的吞咽着唾沫。一不小心声音大了点,跟着喉结的起伏“咕咚”一声。神荼挑眉看他,他就更为尴尬,嘴硬到:“看什么,这是医院,门都没锁。”

 

 

 

神荼没在意他话里隐藏的意思,自顾自的解开安岩的纽扣,在绷带的下方露出的小片腰腹上摸了摸。他以前要更瘦一点,像是刚刚长开的少年,现在却有了漂亮的肌肉线条,摸上去劲韧的黏手,一点也舍不得放开。

 

 

 

安岩被抚摸的哆嗦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神荼是要检查他的伤口,窘迫的面颊绯红,耳根也烧成一片。他和神荼将近半月没见,心理上想念,身体也自然想念。仅仅是被抚摸了两下,用不上其他的撩拨便起了反应。

 

 

 

好在病服的裤子十分松垮,安岩偷偷打量了一下,正欲松口气就撞上了神荼的目光。他一时慌张的挪开眼睛,半晌又下定决心似的将目光转回来,就那样红着脸敛着眸道:“神荼,帮忙锁下门。”

 

肉渣

 

安岩的腿还M字的支着,凉飕飕的渗着风,神荼眼神移到那里,抵着嘴又咳嗽了两声,抬手帮他提好了裤子,又依次系好了扣子。安岩眨眨眼睛,坦诚的问道:“不继续吗?”他在这种事情的直球格外让人觉得可爱,神荼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嘴唇黏糊糊在他脸上留下个印子:“等你好了。”

 

 

 

“我现在就……”安岩反驳了一半,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这话怎么听怎么像自己饥不可耐,瞥见神荼的微笑脸上的粉色就更深了一层。

 

 

 

他看着神荼,才觉得自己那些梦境是真的过去了,神荼不会再走,自己也不会再被丢掉。他转了转眼珠朝神荼勾勾手指,露出个狡黠又直率的笑脸:“过来,要不要听我的光荣事迹。”

 

 

 

神荼含着水漱口,从卫生间歪头出来,放下水杯坐到他床沿上,问:“说什么?”他的笑容带着点骄傲,像是他暗自吐槽对方霸道总裁那会儿一样,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再凑近点。”他一把揽住神荼的脖子,在他嘴唇上啃了一口。

 

 

 

“怎么样,强吻神荼,够有实力了吧?”

 

 

 

 

 

*小护士要给安岩换药时拉了拉门:“咦,门怎么反锁上了。”

 

 

评论(18)
热度(142)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