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来日方长10

*一篇跑题作文,温馨治愈三十题之下午茶

*前篇作者 @大拿  前文链接

*舔屏这个事吧,我前几天去猫咖的时候,猫咪对着我屏保的吴老板舔个不停,深切感觉到情敌已经跨越物种,走向世界了quq
 
*一个我始终忘记带上的群号:528199926,群里瓶邪only,不嫌弃的话来聊天呀!

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猫咪咖啡厅,店主是个刚毕业的学生,租的店铺不是非常宽敞,窝了十几只小奶猫和一只短腿柯基,路过的时候就能看到白色的木栅栏门里蹲着几只巴掌大的小奶猫,睁着湿漉漉的圆眼睛巴巴的往外瞅。

 

吴邪拉着张起灵去了几次,他从小家里就养狗,对小动物上心的厉害,也颇有自己的一套亲近方法。有几只小猫被伺候的特别黏他,见他来了就从爬架上跳下来,慢悠悠的踱步到他身边扒他的裤脚,被抱起来之后便软趴趴的蜷在他腿上,没骨头似的,一挠着下巴还会发出舒服的呼噜声,眯起眼睛懒洋洋的蹭他手心。

 

店主一个人照顾这群小家伙实在有些手忙脚乱,见吴邪实在喜欢这些个小不点,便问他愿不愿意空闲的时候过来兼职。吴邪心里几乎没什么犹豫,下意识的朝张起灵眨眨眼睛征求他的意见。后者对他的决定一向尊重,更何况在张起灵眼中,吴邪抱着猫咪时柔软的表情漂亮的仿佛自带柔光,让人不禁心底泛痒——吴邪偷偷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捏着小花猫的爪子招了招手,软绵绵的朝他“喵”了一声。

 

没课的时候吴邪就会来猫咖上班,张起灵通常陪他一起,找个角落对着电脑安安静静的编程序。吴邪一边将柠檬气泡水放在他手边,一边笑他说自己的工资都快养不起他在这里的消费。张起灵不置可否,指尖顶住探进杯口的灰猫鼻尖,阻止了小家伙贪吃的意图。趴在吴邪肩膀上摊成猫饼的那只奶猫嫌弃的舔了舔爪子,又往他肩窝里钻了钻。

 

“你比他还黏人。”吴邪瞥了一眼站在吧台后面的店长,悄声贴在张起灵耳边道。

 

“烦?”张起灵大手一托将猫饼和贪吃鬼统统揽在怀里,不给他们一点亲近吴邪的机会。吴邪咬着嘴唇,肩膀抖着笑了笑,道:“他们可不烦,至于你……”张起灵挑眉看他,他装作思考了半晌才道:“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烦。”

 

吴邪撩完就跑,手里将狗粮罐子摇的哗啦响,冲被圈在小围墙里的短腿柯基喊:“英俊,开饭了!”原本睡得不省人事的柯基“嗷呜”一声蹦起来,吐着舌头扒着围栏边往外看,奈何腿到用时方恨短,挣扎了两下又滑了下去,傻乎乎的只能原地转圈,爪子在地板上发出急促的嗒嗒声。

 

店长胳膊支在柜台上,边擦杯子边笑,道:“英俊,我们出息点,不吃吴邪发的狗粮!”吴邪听出这话里有话,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下巴咳嗽一声,顺便捏了一把柯基拯救世界般存在的绒毛屁股,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他最近在和店长学习做饮料和小吃,每天都让张起灵充当小白鼠,好在他有做饭的底子在,不至于考验自家男朋友的肠胃。张起灵见吴邪玩心大起的抱着个小钢盆跑过来,手里还拿着一瓶发胶样的瓶子和底部放着水果的敞口玻璃杯,自觉自发的将自己的电脑挪到一边,又把身边的凳子摆好,正好赶上吴邪一屁股跳坐上来。

 

“做什么?”原本趴在他腿上的灰猫晃了晃脑袋醒过来,眼睛还没睁开就往吴邪身边凑。“看着。”吴邪撸起袖子,将瓶子对准盆内喷洒气体,右手拿着勺子不住的搅拌。带着凉气的烟雾一股股冒出来,见凝固的差不多他才盖上盖子,顺手用胳膊抵住了想要爬上桌的灰猫脑袋,笑道:“你怎么这么馋,小心冻掉舌头。”

 

吴邪用冰淇凌球的勺子将迅速冷冻的冰淇凌挖出来盛在杯子里,问店长接下来该干什么,店长斜了一眼,道:“你怎么一口气全挖出来了,会化得。”吴邪“啊”了一声,咧着嘴巴拍了下脑门:“有点好玩儿,没忍住。”

 

“那就吃吧,还能干什么。”店长无奈的比了个“你真棒”的手势,“店里没勺子,上手吧。”

 

张起灵的手刚摸过猫,喂食就由吴邪全权代劳,液氮冷冻的冰淇淋温度太低会黏在手上,吴邪把冰淇淋球往张起灵嘴里塞,结果自己的手指半天拿不掉。张起灵轻笑了一声握住了他拧巴着的手指,用舌尖一点点融化贴着他指腹的冰淇淋。吴邪一下脸颊上就挂了点粉色,眼神四下飘着不敢看他。

 

相同款式的手机都在桌面上并排放着,融化的冰淇淋滴了几滴上去,两个人都顾不上擦,小奶猫偷偷的跳上桌子,踩在屏幕上舔。手机屏被柔软的肉垫碰亮,显示出一张熟睡的俊秀的脸,吴邪余光瞟到转头看了看,愣了一下,问道:“你用这种锁屏不觉得害臊?”

 

张起灵淡淡的“嗯”了一声作为回答,看着正在舔吴邪侧脸的小奶猫戳了一下它的额头,将自己的手机从猫舌头底下解救出来,擦了擦屏幕收回自己口袋里。

 

评论(19)
热度(145)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