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雨村日常】原地运动

*梗来源三叔短篇“雨村谈九门”

前些日子大金牙来福建倒腾牛腿和旧家具,顺道来雨村认个门闲聊,偶然间说起我爷爷年轻时是个富态体型,又提到若不是我前几年折腾的狠了,如今也该和胖子同样吨位。

我爷爷临死前几乎骨瘦如柴,我也未曾听家人说起老人竟然胖过这么一阵,真假不论,大金牙后面这话我的确有自信反驳。我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胖起来过,初高中那会儿正拔个子,谁见我都喜欢叫我多吃点。到了大学又喜欢上打篮球,还进过一段时间校队,身上总算有点薄薄的肌肉,看起来也结实了不少,但和胖是两种概念。

在古董铺子无所事事那几年也是没有养起来膘的,不过这也许和我当时穷的底儿掉脱不开关系。前几年事情还没结束的时候,我一度烟不离手,将自己关在室内蒙在一屋子烟雾里,几个伙计见我这样都吓的不行,以为是架骨骼标本在给他们下命令。外面风言风语也不少,总有人觉得我是吸了毒——虽说某种意义上讲费洛蒙同样致幻,但我并不喜欢这类妄加的恶意猜测。

不过闷油瓶从门里出来之后,一直很照顾我的身体,大概是不忍心看我糟蹋我这张有点小帅的脸,家里的饭大半都是他做。我原本吃不得油腻,顶多尝几口白肉,他发现了便总去河边钓鱼,回来再将鱼肉炖烂煮糯盛给我吃。

也不知道是大金牙的话给了我心理暗示还是我真的被闷油瓶喂胖了,这几天我对着镜子总觉得自己肚子软了不少,弯腰的时候能捏起来一圈肉。我没敢问闷油瓶有没有看出我胖了,怕他硬拉着我锻炼——我和胖子养了一身懒骨,硬着头皮在闷油瓶晨练过后才慢悠悠的起床洗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我还不想轻易的放弃。

闷油瓶是个很细心的人,跟他生活的久了就能发觉,很多你自己都不太在意的事情,他有时都会好好的放在心上。我一时不注意,捏肚子的小动作就被他抓了个正着,闷油瓶合拢手掌搓了搓,撩开T恤下摆摸进来揉了揉我的肚子,嘴角似笑非笑的弯了弯,道:“是胖了。”

我认命的开始跟着闷油瓶锻炼,他知道我早上不愿起,也不为难我,只叫我晚饭后跟着他散步。我挺喜欢这种气氛的,村子里的人作息都很规律,更贴近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吃过晚饭后出门的人就少了起来。我和闷油瓶肩并肩的压土路,恍惚间还有点岁月静好的意思。

我也是闲的没事,总觉得这路不能白走,开通了微信上的计步器,每天刷个步数看个排名,还是挺有成就感的。小花不知道每天到底在忙什么,步数永远高悬在第一名。秀秀出门逛街都比不过他,发了个朋友圈抱怨说解总现在的代步工具倒退成11路了。我瞅了一眼闷油瓶,心想早上让他带着手机去晨跑,肯定能把解总刷下下来。

我开玩笑的把想法跟他说了,他看了我一眼,好像不太理解我这么做的意义。我自认对闷油瓶的思维方式还算了解,就没解释,拉着他继续瞎晃悠。

月份快到冬天,温度倒不算冷,但天黑的更早了些。我和闷油瓶不知道绕到村里什么地方,最近的人家亮起的灯已经有点距离。我拽了拽闷油瓶,问:“回的去吗?”他“嗯”了一声,扣着我的手,道:“没事。”

村子周围的情况他是要比我熟悉的多,又走了几步我才模模糊糊看清前面有几棵橘子树,枝桠杂乱的伸展着,果子结的很小,看起来没什么人照料。我走过去拧了一颗,橘子皮还没有完全变黄,想来味道也不会好,但闻起来还是有一股清甜的香气。我又往里凑了凑,一不小心被身边的树枝挂住了衣服,侧身的时候被撩起一大片。近视的人在夜里就更不容易看清东西,我招了招手让闷油瓶帮我找找是哪里挂住了,没想到他手直接从我腰腹伸进去,在我胸口摸了两把。

我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立马就被摸的有了感觉。仔细一想我和闷油瓶最近确实素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到了撩个衣服就忍不住打野战的地步。我喘了两声,在闷油瓶怀里缩了下,问:“这么急?”

闷油瓶没回答,捧着我的脸就亲了上来。我被他带的转了个身,背后光裸着贴在橘子树干上。橘子树的枝干很细,磨在皮肤上说不上的有些疼痒,我只好往闷油瓶身上又贴了贴,他顺势就解了我的裤腰带,卡着我的膝盖窝让我勾住他的腰,手臂环住把我抱了起来。

那天之后小花和秀秀专程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和闷油瓶去哪里浪了才把他从第一的位置上挤下来。我捂着快被颠吐的胃,拖着两条软绵绵的腿斜在闷油瓶身上,心想,我要是告诉他们这是原地运动,他们到底会不会相信?

评论(56)
热度(367)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