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ABO】Catch Me 07-08

*Alpha警察哥xOmega怪盗邪

*有怀孕、女装情节,雷者慎入

*虽然不是你们期待的车,但是马上就到我自己最喜欢的部分啦www

07.
Alpha和Omega的世界很纯粹,因为天性互相吸引,因为欲望彼此结合。即使肌肤相亲,抵死缠绵,清醒之后也可以眨眨眼睛,一脸无辜的解释说:抱歉,都是因为本能。

警察和盗贼的世界也很纯粹,非黑即白,一个用法律的条框维护着社会的平静,一个遵从内心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针锋相对,天经地义。

然而此刻他们两个人却无法以其中任何一种方式面对对方——关根眯起眼睛笑起来,道:“好久不见,小哥。”然后舔了舔嘴唇,故意深嗅了一口信息素的味道,“想我了吗,张警官。”

张起灵没有回答,移动枪口示意他将东西放下。

“真是无情。”关根活动着手指,不紧不慢道:“我还是更喜欢你用另一杆枪指着我。”

“……你话太多了。”张起灵很少有这么没耐心的时候,“没用的,吴邪。”

吴邪耸耸肩膀,将背包从肩上取下来扔在地上,问道:“刚才你是不是就认出我来了?好吧……我知道催眠对你无效,怕露出破绽紧张了好一阵。”话虽是这么说,他的脸上却带着从容的笑意,“是因为味道吗?”

空气中是他自己也闻得到的花香,在封闭的小空间里窝了十几分钟,汗水黏糊糊的从他额角渗出滑落,带着新鲜的信息素香气,将之前伪装的味道海浪一样冲洗干净,只留下原本的淡雅兰花气息。他的信息素并不像寻常Omega那样甜蜜腻人,甚至带着烟熏般的味道,像是一支点燃的marlboro,不断地刺激着张起灵的感官。

“我认得出你。”张起灵道。即使对方带着完美的人皮面具,身上散发着普通Beta才有的质朴味道,他还是认得出他。抛去那些严谨的推理和苛刻的证据,单凭直觉,他还是认得出他。

“我的荣幸。”吴邪举起双手慢慢靠近,“等到现在是为了人赃俱获吗?”

张起灵沉默,显然陷入了一段短暂的思考中。吴邪对他来说太过特别,无论是作为抓捕对象,还是作为上过床的Omega,他更希望自己以这样的方式抓住他,让他输的心服口服。这是他作为Alpha的尊严和本能的占有欲,也是为了结束他们之间这种无休无止的折磨。

相爱相杀并不是他想要的故事发展。

不过吴邪也不认为束手就擒符合自己的风格,趁着张起灵出神的功夫脚尖一挑将包裹重新捞回手里,吃准了对方不会轻易对他开枪,飞快的俯身找准空荡去夺张起灵手中的武器。天生的身体素质差异让他无法和张起灵正面交锋,只能投机取巧的以柔克刚。他的速度很快,手臂蛇一样的缠上张起灵的身体。张起灵立刻反应过来,反手扣住吴邪的肩膀向下压。

如果有人问吴邪他在偷盗生涯中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那和张起灵打架一定会超越在热带雨林中埋伏和裹在泥沼里睡觉等等体验跃居第一。他深知眼前这个Alpha的强悍,只想佯装攻击趁机跑路,不曾想对方连喘气的余地都一并剥夺,三两下就牵制住他离自己一个身位的距离,打不着也跑不掉,活像一只腿上被绑了绳子怎么也飞不高的鸟。

恼人的过程让吴邪也渐渐失去了那份从容,直直的冲拳向张起灵的脸砸过去。张起灵一手制住他的拳头,一手贴在他手肘处推掌,同时起腿踹向他的腰侧。他本以为吴邪能轻松躲过,腿下就没收力气。没想到吴邪微微一顿,用另一只手臂生生的抗住这一踢,踉跄两步抵挡住自己身子倒地的趋势,捂住胳膊痛苦的闷哼。

“为什么不躲?”张起灵的声音不经意透出愤怒,一出口两人皆是一愣,表情都变得讳莫如深起来。还是吴邪先回过神来,摸着手臂轻笑,道:“太紧张了……”

话音未落吴邪就被张起灵一把按在地上,身子撞在地面上的时候他拼命的挣扎,不顾手臂生疼也要转过身面用背着地。吴邪惊慌失措的瞪红眼睛大喊:“你放开我……放开!张起灵!”

压在他身上的警官被他的表情骇到,手臂撑起一些距离,另一只手下的动作却没停,手铐的两端各自锁着他们的手腕,将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你……”张起灵看着吴邪护在肚子上的手,艰难的挤出一个音节。

吴邪顺着张起灵的目光低头看去,敛起眸子,温柔的弯起嘴角。这样的笑容不同于他平时所有的表情,像是带着模糊的柔光,那种运筹帷幄的自信和孩子气的得意洋洋全部都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收敛锋芒的安静平和。

他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道:“我怀孕了。”

语罢他略微忐忑的去看张起灵的反应,对方呆呆地看着他,那双从来都平静深沉的眼睛里倒映着他泛红的脸颊。

“你会不会觉得奇怪,明明没有成结……知道的时候我也很意外,我确认了很多遍但还是……”

“你要是愿意认的话我就把他生下来,不愿意的话……我也要生下来,毕竟是我的孩子……我……”

吴邪的话再次没有说完,张起灵将他未说出口的声音含在唇齿间,尽情的品尝着属于他的Omega清甜的香味。他们将手铐扯的吱吱作响,手指摩挲着对方的指缝,十指交缠的紧紧相扣。

“是我们的孩子。”张起灵将手掌颤抖着覆在吴邪尚且平坦的小腹上,感受承载着他们血脉的生命在这里的孕育。


08.
三个月前,关根向一位颇具势力的黑帮头子寄出信件,宣布他将在几天后的宴会上,拿走作为展品展出的绿宝石王冠。

这顶王冠表面镶嵌了数以百计的钻石,并在其中镂空的花纹处坠有八颗价值连城的绿宝石。它最早时属于一名俄罗斯的伯爵夫人,后来也曾遭受过被偷盗的历史,几经转手,前一阵子出现在一户没落的大家族中,最后不知怎得,被这位爱好宝石的帮派大哥拿下,而那户人家却从此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了消息。

黑帮自然不会向警察求助,也不如其他人将怪盗放在心上,只是随意增派了些人手,他们笃定这煮熟的鸭子不会从他们眼皮子底下飞走,也盲目自大的相信着自己真刀真枪拼出来的实力。张起灵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没有太多准备时间,警方最终决定先不打草惊蛇,隐藏身份潜入宴会,或许还有机会成为螳螂捕蝉时等待时机的黄雀。

当天晚上的宴会在一艘豪华渡轮上举行,王冠被锁在甲板正中舞台上的玻璃柜里供人欣赏。觥筹交错间张起灵靠在船舷边默默独饮,仔细打量着每一个靠近王冠的身影。

忽然耳边传来的高跟鞋声让他收回目光转向来人,一袭红色礼服长裙的女人散发着迷人的Omega香味,带着风情万种的笑意向他走来。优秀的Alpha总能吸引各种各样的目光,他调整姿势端起酒杯,挂起虚伪又得体的微笑,准备拒绝今晚第七位向他抛出橄榄核的漂亮Omega。

“您的味道真好闻。”女人直言不讳道:“介意我来打扰您吗?”

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这都是个非常讨人喜欢的Omega,螓首蛾眉,双瞳剪水,棕色的长发自然卷曲,垂在胸前遮住了一大片裸露的白皙皮肤。礼服贴着她的身子显示出姣好的身姿,她个子很高,拥有着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在裙摆高高的开叉中若隐若现。张起灵不动声色的扫过她脚下的那双看起来精致优雅的鞋子,道:“我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您。”

老套的打招呼方式让对面的Omega立刻笑了起来,她狡黠的转了转眼珠,故意似的凑近张起灵,贴着他的耳朵道:“那大概是我们的缘分吧。”

她一点也不克制自己的气味,将信息素浓度极大的脖颈大大方方的送到张起灵唇边。淡雅的花香在鼻尖萦绕,张起灵轻轻偏过头,虚掩住口鼻咳嗽了一声。

这是他非常喜欢的味道,喜欢到几乎同时自己的信息素就无可抑制的浓烈了起来,他咬紧牙关,克制住自己想要想要咬在对方腺体上的冲动,轻柔的推开面前美味的Omega。他开始觉得有些糟糕,像是在沙漠中迷失的旅人忽然喝到了世上最甜美的佳酿,他浑身的血液翻腾叫嚣着要将面前的Omega据为己有,这种陌生的失控感让他不由得烦闷起来,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这样关键的时刻。

对方大约也想不到随意的撩拨竟然会遇到和自己高度相配的Alpha,笑容僵在脸上,眼神里多了点呆乎乎的迷茫,像是被张起灵的雪松气味侵略,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酝酿了一会才慢慢的呼了一口气,终于平静了下来,不太好意思的垂着眼睛,举起酒杯和张起灵的杯口碰了碰,抿着红酒含在口中,品味了半晌才咽下。而后摸摸嘴唇,略带抱怨的嘟囔道:“今天的酒辣的出奇。”

张起灵也象征性的喝了一口,圆润的辣味裹在浓厚的花香里,一路熨帖了喉管和胃袋,舌尖上满是回味的甘甜。“很甜。”他评价道,似乎还带着浅淡的烟草味。但他并没有打算接着说出口,即使他们在生理上的确是十分合适的。

宴会已经正式开始,管弦乐队奏响热情摇曳的探戈舞曲,舞池中立刻加入了不少人。被气氛感染的漂亮Omega一扫方才的尴尬,放下酒杯伸出手掌,眼神亮晶晶的盯着张起灵,问:“你愿意请我跳支舞吗?”

直白的请求让张起灵也无法拒绝,他再次向摆着王冠的玻璃展台瞥了一眼,然后放下酒杯,拉着Omega的手腕让她放下手臂收至腰侧。Omega以为自己被拒绝,抿着嘴唇看上去有些委屈的样子。张起灵松开手,右腿向后撤去半步,微微俯身,重新向她递出手心。

“May I have the honor?”男人声音低沉。

“Sure!”

评论(61)
热度(404)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