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维勇】我的

*时间线接第九话,无意义向小甜饼

*某种意义上的真虐狗,对不起可爱的马卡钦quq

 

我将冰原上的雄鹰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01.

勇利心里是十分清楚地,也许所有人都希望维克托离开他的身边重新回到花样滑冰的赛场上,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和每一位选手追逐的方向,甚至连他的的理智也在不断的敲击他内心最深处的那点隐秘的幻想:想要维克托的眼睛永远注视着他,为他驻足停留,成为被镇子上第一美女所收服的英俊男子。但他知道这并不可能,曾经贴满房间的维克多海报已经被妥帖的收在柜子最底层,俄罗斯人在冰面的舞动的样子却永远的刻在他的记忆里。他何尝不想再次看到维克托站在灯光下起舞的模样,看他将冰面变成最美的湖,最宽广的海,再让人们的呼吸凝成一道微弱柔和的风,拂过他张开的翅膀。

 

如果是以前的勇利,大概会踌躇着驻足不前吧,他这么想着,嘴角浮现出略微的笑意。然而现在的他从维克托那里知晓了爱的意义,也获得了继续的勇气,他很快的做出了一个轻松又沉重的决定,并且将它藏在了冰刀划出的错杂痕迹里。

 

“直到隐退为止,我就把自己拜托给你了。”

 

是维克多的话,一定能明白的。勇利这么想着,眼泪轻轻的滴在维克多的脖颈里。

 

02.

“我也来帮忙吧。”勇利换好了居家的衬衫,挽起袖子蹲在维克托身边。洗浴间里有些狭小,他的大腿和维克托的挨在一起,透出一点微弱的暖意,浴室的橙色灯光打在他肌肉线条流畅漂亮的小臂上,覆着一层薄薄的亮光,让维克托几乎移不开眼睛。这个清秀的日本男孩到底拥有怎样的魅力他再清楚不过,只是勇利总能不断地不断地超乎他的想象,带给他从未见过的美景和惊喜。

 

“维克托?”见身边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勇利捏着马卡钦还带着泡沫的前爪一同向维克托招了招手,“在想什么?”镜片后的眼睛比马卡钦乌黑的眼珠还要再亮一些,维克托怔了片刻后微笑着摇摇头,接着揉搓起马卡钦腹部的软毛,“勇利呢,昨天比赛的时候在想什么?”

 

“诶?”勇利的眼神躲了躲,避开了蓝色眸子里的追问,“维克托看比赛了啊……”

 

“作为勇利的教练,这是当然的了。”马卡钦忽然抖了抖身子,湿漉漉的泡沫甩在了两个人的脸颊上,维克托眯起眼睛随手蹭了蹭,又将手指擦干捧上勇利的下颚,用拇指将棉花糖般的泡泡抹掉,缓慢的拖曳出暧昧的水痕,“不能陪在勇利身边已经是我所能忍受的最大限度,无论在哪里,我都有好好的看着勇利啊。”

 

勇利的手指不安的颤动了两下,嗫嚅道:“对不起……我……”

 

“嘘。”维克托竖起潮湿的手指抵在勇利的嘴唇上,“告诉我吧,跳跃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我说过的吧,勇利不专心于跳跃的时候就会容易失误。”后者并没有很快回答,只是垂着眸子脸颊泛红,像是树枝上悬挂着的还带有朝露水汽的新鲜果实。从侧面看上去他的睫毛细密又纤长,翩跹颤动的时候会在下眼睑上扫出一片细碎的光影,让维克托痒不能言——马卡钦在两个人中左右看了看,好奇的呜了一声,见两人都没有顾及它的意思,便乖乖的坐回了浴盆里,吐着舌头在勇利的手心舔了一下。

 

“马卡钦很想念勇利呢。”维克托挠了挠贵宾犬的下巴,“我也是,很想念你。”

 

“说什么,才分开几天而已……”勇利连耳根也开始泛起红色。

 

“勇利不想我吗,跳跃的时候,不是在想我吗?”维克托故意露出些沮丧的神色,尾音略微拖长,是这个俄罗斯男人特有的撒娇方式,漂亮的银色发丝因为微微偏头的动作拂在勇利脸颊上,撩拨着他的心里也泛起丝丝涟漪。后者几乎瞬间瞪大了眼睛,带着泡沫的手印落在维克托的肩膀上,脱口而出:“不是的,我的花滑里永远不会少了维克托的。”

 

真是难以招架的直球,维克托愣怔片刻,转而无可奈何似的叹了口气,笑道:“所以呢?”他的指尖滑进勇利微启的唇畔,揉捏起柔软的唇肉,“勇利还没回答我,是在想我吗?”

 

“我想念你,不如说脑袋里都是你,无论你在哪里都想让你注视着我,维克托。” 含着维克托指腹说话的触觉让他将本该更加坚定说出的话变得柔和婉转,洗浴间的水汽蒙在镜片上凝成浅薄的雾气,勇利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维克托的表情,只好摸索着覆上他的手背,再倔强的扣进指缝里。

 

他没有等到回答,却在朦胧的水汽间看到一双逐渐靠近的蓝色眼睛。先是鼻尖小心的触碰摩擦,接下来是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在眉心,再逐渐向下过渡到嘴唇。

 

“诶……?”勇利下意识的发出声音,气息还未散落就被维克托衔进唇际。俄罗斯人还真是喜欢亲吻啊,勇利眨了眨眼睛,这也算是安慰的一种方式吗?可为什么反而觉得,心中更加的紧张了,像是怀揣着一只活泼顽皮的小兔子,探出的脑袋撞在维克托的胸膛上。

 

“勇利总是会无意识的说出这种话,扰乱别人的心思却不自知呢。”维克托的手掌抚摸过他的耳发,牢牢的捧住勇利的后脑,让他无法躲避,另一只手摘掉了妨碍视线和动作的眼睛,露出勇利水汽弥漫的眼睛和宛如受惊的奈良鹿般的神情。

 

“能看到这样的勇利,我觉得非常幸运。”花滑也好,生活也好,甚至包括对爱对感情的重新定义也好,两个人的相遇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给予和单方面的索取,他们就像是两块不完整的拼图,合在一起时才成为了最美的图案。

 

“谢谢你为我带来的一切,勇利。”俄罗斯人笨拙的尝试着用内敛的东方话语表明自己的心意,而他怀里可爱的日本男孩仿佛不能一下子从当前的场景回过神来,面色涨红像只可口的番茄。

 

“是不是吻你一下就好了?”维克托继续发动着攻势,黏腻的亲吻声“啵”的一下传进勇利的耳朵里,“好像更糟糕了呢……”维克托好笑的捏住面前熟透的番茄的小巧鼻子,“勇利?”

 

马卡钦忽然欢腾的从浴盆里跳出来,在两个人紧贴的身体间努力的挤出一小片空隙,将浑身的水沫蹭在两人的前襟。“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维克托?”勇利的眼睛明晰的亮了起来,那是维克托最喜欢的眼神和样子。挖掘他的过程是美好的,像是在打磨一块原石,一点点露出他本来充满光彩的样子,让人想把他藏起来,又想展现给全世界看。

 

“如果勇利担心我会离开的话,我愿意给你这样的承诺。”维克托拉起他的手指,轻咬住左手无名指的皮肉,嘬出一小块红色的吻痕。“现在有清楚的明白了吗?”

 

03.

太好了,胜生勇利心想,在将维克托还给世界之前,他终于可以在这个名字前加上一个定语。

 

我的维克托。

评论(16)
热度(141)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