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情人节贺文】宝贝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www

*有少量黑苏,前排防雷

 有几年没在北方待过,北京的天气燥的我嘴皮子发疼,天天坐在瞎子家院子里抱着杯胖大海等着这群妖魔鬼怪什么时候能解决问题。

  张千军万马正从瞎子家门口走进来,我见他那手上还裹着层油,看样子是刚从小沧浪家门口的摊子下班。我叫了他一声,他哼了下,不是很愿意理我的样子,我也没接着说话,捧着茶碗老神在在的嘬了两口。我不想跟小学没毕业还视我为凡人的张家人废话,张千军万马也不想跟我这种牛逼哄哄的脆皮鸡打交道,在旁边瞅了半天,估计还是看在他们家族长的面上,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问我:“什么事?”

  我继续晾着他,等着他眼睛都要瞪圆了才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把黎簇带来的一叠照片扔到他面前,让他好好欣赏自己的芳容,自己屁股一抬,找闷油瓶去了。

  今年过年早,正月十五刚过就到了情人节,北京的天气也挺给面子,连雾霾都变成了粉红色。我一进屋就看到桌上插了一束玫瑰花,苏万正拿着个小喷壶有模有样的收拾——花儿是黑眼镜一大早送的,苏万抽了一支放在了他师傅滴滴接客的小破车上,剩下的都养了起来。怪不得我这小师弟比我受宠多了,我让苏万去厨房重新烧壶热水,苏万上道的冲我点点头,默默地比了个了解的手势。我抱着茶杯挪窝到闷油瓶旁边,他正低头看着手机,见苏万出去了才抬头看我,伸手在我皱皱巴巴的嘴唇上摸了摸,说:“多喝水。”

  我扬了扬手里的杯子,示意知道了,问他看什么呢。他把手机递到我面前,显示的网页正停在菜谱上,我又翻了翻历史记录,发现都是我爱吃的几道菜。我心里一乐,去年的时候闷油瓶刚从门里放出来,对这节日一知半解的,雨村里又不兴这个,还是胖子偶然间提起来才想起来又这么回事,自己摸索着做了根钓竿送我,没想到今年还知道变花样了。我揪着他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啵声刚打出来就听到有人踢门框的声音,我闻声看过去,只见张千军万马扶着门跛着腿,照片七零八乱散了一地,伸着颤颤巍巍的指头指着我,活像我玷污了他们家纯良的族长,“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见下文。

  觉得他没眼力见的大概不只我一个人,闷油瓶脸不红心不跳的站起身子,冲他稍微一点头,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黑眼镜院子挺大,总能找到个不被人打扰的地方,折腾这么些天还不让人好好过个节怎么的。路过门框的时候我装作不小心的在上面又踢了一脚,震得张千军万马一下子跳起来,目光在我背后戳了好几个洞。

  对不起,还就仗着和你们族长关系好了。我回头冲他笑笑,觉得是时候让这位信仰坚定的同志认清现状了。

  买菜这种事情他通常是不乐意去的,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把胖子支使去了,只知道胖子拎着一大堆东西回来,竟然也没抱怨个秀恩爱还要他跑腿之类的。中午黑眼镜也回来了,今天的生意估计不错,他回来的有点迟了,一坐下就咕咚咕咚的把苏万给他准备的茶水喝掉大半,抹了抹嘴就要动筷子。我咳嗽了一声,黑眼镜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苏万给他比的手势,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笑着说看来今天他们都是跟着我一起享福了。

  小张哥和张千军万马的脸色都挺精彩,尤其是等闷油瓶把最后一道汤端上来入座,又把饭盛好放在我面前之后,脸绿的快和面前那盘菠菜媲美了。我忍着没笑出声,苏万那小子却是没憋住,趴在桌上肩膀不住的颤抖,被黑眼镜在脑袋上使劲呼噜了几下,说哪来的傻小子笑个蛋啊。胖子仿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气氛,在这样的饭桌上屹然不动的啃着鸡腿,一副有神膘作伴不孤单的样子。剩下那两个张家人头顶冒烟味同嚼蜡,瞪着俩灯泡看着我往闷油瓶碗里夹菜,做作道:“宝贝儿,多吃点。”

  我这话说的挺流氓的,这下连黑眼镜和胖子都笑的喷饭,闷油瓶淡淡的扫了我一眼,默许般的轻轻弯了弯嘴角,什么都没说的把我夹给他的菜给吃掉了。

  吃饱了饭我就有点食困,问黑眼镜借了间屋子午睡,睡到一半听到外面吵吵个不听,听声音好像是黎簇又来了。我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结果那声音越来越近,往我门口来了。我只得翻身起来,不是特别清醒的揉了揉眼睛,门一拉开发现闷油瓶正背对着我,好像是挡在门口不让黎簇进的意思,怪不得后来黎簇没什么声音了。我戳了戳他脊背,打了个哈欠问黎簇:“想好了?”

  那小孩不吭声,大约是碍于闷油瓶在场,看着我又是一脸蛋疼说不上来的表情。闷油瓶也看出来了,不但没让开还按着我的肩膀把我往屋里推,轻轻柔柔的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宝贝,回屋睡。”我知道他是不想让我再管,这事我确实越掺和越乱,于是心安理得对着傻瞪眼的黎簇和后来匆匆赶来的两个张家人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谈恋爱啊?”

  我看着他们如出一辙的神情,觉得这笔生意,也许是能谈成了。

评论(14)
热度(263)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