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黑苏】Call Me Maybe

*突发脑洞,第一次写黑苏,ooc防雷

“你东西收拾好了?我一会儿送你去学校。”

“没事儿。”苏万又扒拉了两口饭,囫囵的咽了,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就站起身,“你忙你的,我一会儿打个车就行。”

“这会儿换班的时间,车不好打。”苏万他爸看了看手表,但却没有站起来的意思,眉峰挂着几条褶皱。

“我拿手机软件打,还便宜,你不用管。”苏万从椅子背上将背包扯下来,挂在肩上,他们这个年纪的小孩都还爱耍帅,肩带松的老长,背包松松垮垮的耷拉在屁股上边。他家离学校也就个把小时的路,不算特别远,所以带的东西也不多,苏万又推了一个小号的行李箱,有一段时间没用过,站在原地前后试了试轮子。他爸也不是诚心想送他,末了嘱咐了两句,说他看新闻报道,有的滴滴司机知道乘客的手机号之后不断骚扰人家,让他注意点。苏万听完就笑,说人家骚扰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姑娘,骚扰他一大小伙子干什么。

他爸“诶”了一声,大概是觉得他这儿子年轻漂亮都能占,而且性向异于常人,顶多不是个姑娘。苏万低头用手机定位,看有人接单了就赶紧朝他爸挥挥手往门口蹿,说:“我开学挺忙的,要是回家提前跟你说。”

苏万一手推着箱子,一手宝贝似的抱着个盒子,里头装着他刚拼好的高达。刚到小区门口手机就响了,他松开箱子想掏手机,忘了他站的地方是个下坡,行李箱骨碌碌的往下滑,他又手忙脚乱的去扶箱子,最后用腿顶住了,才接通了电话。那边儿懒洋洋的“喂”了一声,声音很低,带着成熟男人的磁性,苏万莫名就哆嗦了一下,接着又听对方说,你是站在小区门口么,苏万点点头,又想到对方看不到,连忙“嗯”了一声回答。

对方“呵呵”的笑了,说:“小孩儿挺傻的。”苏万没明白这话里的意思,拖长声音道:“啊?”话音刚落就觉得眼角被亮光晃了晃,他抬头,看到路对面有辆黑色路虎打了双闪停在那儿,车窗降下了一半,里头有个带墨镜的男人朝他举了举手。

苏万挂了电话才看到司机的信息,好家伙,果然是打了辆路虎,他以前听说过打上好车的,这还是头一次亲身碰到,就是刚才那些样子估计都被这男人看到了,苏万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男人下车帮他开了后备箱,对方看起来比他大个五六岁的样子,鼻梁很挺,露出来的小半张脸轮廓分明,黑衬衫穿的鼓鼓囊囊,浑身都散发成熟男人的魅力。苏万有点羡慕,放行李箱的动作慢了一拍,男人以为他提不动,自然的从他手里接了过去塞进车里,又朝他要手里的盒子,他摇摇头,抱的更紧了点,说:“这个我拿着。”男人又笑了,扯起嘴角,看上去又有些痞坏的意思,苏万没好意思再看,只觉得心里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直到开车男人也没卸下墨镜,苏万打量着窗外几近于无的光亮,又紧张兮兮的看了看身边人的脸。从侧面的缝隙里能看到男人的睫毛和一点瞳孔,像是灰色的,不知道是不是带了美瞳。男人见他一直朝向这边,就问:“看什么呢?”苏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男人嘿嘿了两声,说:“眼睛不好,受不得光。”

苏万表情更纠结了,他想问这人眼睛不好还来开车,又怕问出来挨打。男人看出来他那点心思,解释说:“别担心,看路没问题。”苏万这才好好的坐正靠在椅子背上,但脊梁还是僵直的,看上去并不是完全的放心了。

苏万低头看了一下手机,发现男人姓齐,就说:“齐先生开这么好的车还做司机?”男人推方向盘的动作很熟练,大概是人长得帅做这样的动作也看上去潇洒,这位齐先生笑道:“车是贷的,做司机还贷啊。”接着又快速的撩了苏万一眼,说:“别叫那名字,叫黑瞎子就行。”

不知道是被如此的言论镇住还是被男人的诨名镇住了,苏万半晌没有说话,心里对这人的安全性打了无数个问号。好在黑瞎子话虽这么说,车开的还是很稳当,苏万坐久了竟然有点昏昏欲睡,但他又不放心黑瞎子,愣是揉着眼皮保持清醒。后者伸手打开了车载CD,里面淌出了轻柔的小提琴声,《亨德尔第六奏鸣曲》,苏万听了一点就能听出来,这首曲子有改编成萨克斯的版本,他曾经练过,手上就下意识的跟着轻轻的点着节奏。

黑瞎子注意到了,道:“学过?”

“吹萨克斯的时候学过,小提琴还是第一次听。”苏万收回手指蜷缩在手掌里,有点不好意思的蹭着裤腿。小提琴的声音更清亮悠长,他渐渐的竟然听进去了,问:“这是哪位名家的版本,挺好听的。”

路过的路口恰好是红绿灯,黑瞎子单手撑在方向盘上,转头噙着笑意看他。还是那种带着痞气的,但不过分,也不惹人讨厌,苏万在这样的目光中耳朵尖发烫,说话的时候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尖:“看……看什么……”

车里就两个男人,按理说气氛不该变得这么暧昧,他先盯着黑瞎子看了半天,黑瞎子这会儿又全都还回来。幸好红灯时间不长,曲子也自动播放到下一首,黑瞎子的食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似笑非笑的说:“那首是我自己随便拉的。”

苏万又一次被刷新了三观,尴尬的想从车窗跳出去。他红着脸支支吾吾了半天也只说出了一句:“啊……真的挺好听的……”他看不清黑瞎子藏在镜片后的目光,但总觉得那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很有质感,就像是秋冬的季节里穿了一件满是静电的毛衣,轻轻一碰就噼里啪啦的炸开。

“喜欢的话那张碟送你。”黑瞎子倒是很自在,一点也感觉不到苏万的尴尬似的。苏万又不说话了,抱着他的高达盒子乖乖的坐好,只是无意间发现黑瞎子手指敲击的频率变快了一些,间或着碾两下,他知道有些人烟瘾犯了才会这样,黑瞎子一直忍着大概是碍于他还在车上。

“我不介意抽烟的。”

这回轮到黑瞎子挑眉,从车载的抽屉里捏出一只烟来点燃,降下一半窗户让烟气都散出去。苏万还是能闻到一部分,这烟闻起来带着股薄荷味,不难闻。

“你这小孩儿还挺有意思的。”苏万睨了黑瞎子一眼,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子谁喜欢一直被小孩儿小孩儿的叫,但就是奇怪,黑瞎子这么叫他他打心底里不烦,反倒是觉得有点亲昵。他不像对方有墨镜遮挡,不敢光明正大的看,就偷偷摸摸的一眼一眼扫过去。他没艳遇过,也不知道这次到底能不能算,但心怀鬼胎的俩人碰在一起,说话和动作都是带着火花的,就算不说破,也都一看就能明白。

兴许是路程太远,苏万的心理活动又太丰富,不知不觉间他居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醒的时候车已经停了,看样子已经停了一阵子,黑瞎子仍旧倚着窗户抽烟,但脸是朝向他的,应该是在看他。

见苏万醒了,黑瞎子也没有躲闪的意思,指了指外面说:“到了。”苏万随手理了理刘海没吭声,方才睡相不好,鬓角歪歪扭扭的翘了起来。黑瞎子好整以暇的看着那缕头发倔强的翘着,爽朗的笑了几声,抬手抚住他的鬓发,反方向在指头上饶了几个圈,这才终于平整下来。

苏万抱着高达跳下车,黑瞎子又替他卸了行李,放在他脚边。他想说点什么,又懵懂的不知说什么合适,于是朝黑瞎子点点头,说:“谢谢,麻烦你了。”

黑瞎子扬了扬手,意思是不用客气,道:“给个五星好评就行了。”

苏万笑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当着他面点了个五星,说:“下次坐车能直接打你电话吗?”黑瞎子模糊的笑了,在他头顶使劲的揉了两下,没回答。

说到底还是有些失落的,大人好像总比小孩要考虑的多,也克制的住。苏万推着箱子沉默的走着,心里塞着不甘和一点若隐若现的委屈,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对胃口的人,还不能把握住。忽然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他腾出一只手查看,发现是个没有储存的号码,写着:“你忘了拿碟片。”

苏万正要欢呼,紧接着下一条就冲了进来:“今天太晚了,下次给你。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



评论(8)
热度(107)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