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最好的事情

*迟到的生贺,祝 @雅想國度◎執刀長守 大米米生日快乐~没有太多时间码字,写出来匆匆忙忙的,希望大米米不要嫌弃quq超级喜欢你!想要继续躺在你的糖堆里wwwww

 

       吴邪叼着包子提着豆浆,从家门里风风火火的跑出来,一步两三级台阶的往下跳,只背了单肩的书包在背后堪堪的挂着,书包上的毛绒兔子挂件像只俏皮的尾巴来回摇晃,在书包滑下肩膀之前他及时的捞了一把,朝已经跨坐在山地车上,长腿撑着地面,低着头认真对付着着缠成一团耳机线的张起灵挥了挥手,嘴里含糊不清的呜呜两声。张起灵抬头看他,等他跑近了便将他嘴里咬过一口的包子摘出来,解救了他酸的要命的下巴。吴邪将车钥匙在手上打了个圈,爽朗的说了声谢,弯下身子去开自己车子的锁。等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那包子又被张起灵咬了一半,他伸手去拍张起灵的手背,瞪着眼睛笑道:“你急什么,给你的在书包里呢。”张起灵摇摇头,说一样的,三下五除二将那半个也吞进肚子里,蹭了蹭沾湿的指尖,在吴邪背上拍了拍,道:“书包背好,走了。”


 

  包子捂的的久了,打开书包的时候里面浸了一层浅淡的红豆沙味,吴邪皱着鼻子嗅了嗅,将温热的早餐塞进张起灵手里,道:“趁热吃,别放了。”他的教室在张起灵教室楼下,每天都是后者将他送到教室门口再自己上楼。他说完就要转身进教室,张起灵在身后拽了他一把,径直朝他嘴里塞了一个包子,在他还没回过神的脸上捏了下,说:“补给你。”

 

      吴邪冲着他的背影呲牙咧嘴的骂了一声,骂完混蛋自己又笑了,揉了揉脸朝那人喊道:“你是今天晚上有家长会吧?” 张起灵正走到楼梯拐角,闻言探出半个身子,爬在栏杆上朝他点头,问:“怎么?”“我跟我爸妈说好了,晚上陪你一起。”吴邪笑眯眯的倚在墙上,跟他勾勾手,说:“怎么样,感动吗?”张起灵也笑了笑,没说话,手从口袋里摸了摸,从顶上扔了块小东西下来。吴邪利落的接在手里,眼神也没移开,就在手里搓掉了糖纸扔进嘴里,奶香味顺着舌尖滚了一圈。

 


 

  张起灵家里情况特殊,父母常年不在家,小时候住在吴邪家的时间比住在自己家里的还要多。长大了也不好意思再麻烦吴家父母,自己一个人住着,好在距离不远,吴家仍然把他当半个儿子看待照顾。家长会原本也是吴邪父母来开的,上了高中之后老师知道了他家的情况,看在他成绩好,自制力又不错的份上,也不为难他,便允许他自己来听家长会。每次看着一群家长们围着老师关心自己孩子的成绩和校园生活,说没有半点感触肯定是假的,但肯定不如吴邪心里想的那么难过。他知道吴邪心思细,跟他委婉的提了几次吴爸爸和吴妈妈都愿意给他开家长会,后来知道自己劝不动,于是又不知道怎么想出的这个主意。

 


 

   家长都来的差不多,吴邪才在门口偷偷冒了个头,顶着家长们打量的目光气喘吁吁的溜到张起灵桌子边。张起灵合上书,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他坐,自己起身去教室后排搬了一张凳子过来。高三的课桌都变成了单人单桌,小小的一张桌子上垒满了教材,吴邪趴在那座小山上呼呼的喘着气,也没和张起灵商量就举起他的水杯猛灌了两口水。“赢了?”张起灵和他挤在课桌前,抽了一张纸巾给他擦脸。“当然,老子超帅。”吴邪做了个投篮的动作,脸上摆出的得意神情还没两秒就在张起灵的注视下破了功。

 


 

  “你不信?”

 


 

  “信。”

 


 

  “那快夸我。”

 


 

  张起灵抿了抿嘴唇,轻轻的嗯了一声,吴邪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气鼓鼓的去挠对方的侧腰,装模作样的凶道:“你说不说!”张起灵饶是不怕痒也被他磨蹭的躲了躲,无奈的妥协道:“你帅。”吴邪嘿嘿的笑了笑,收回爪子端端正正的坐好,心满意足的瘫在桌面上。

 


 

  “是不是全天下老师都只会说这么一套。”吴邪压低声音凑到张起灵耳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张起灵笑了笑,将耳机线穿进宽大的校服内侧,再从领口抽出来,绕在耳朵后方,又让吴邪再凑近一些,将另一只塞进他耳朵里,说:“累了就趴一会。”张起灵也没有在听,手底下刷刷的写着理综卷子。吴邪揉了揉眼睛,强打精神说:“那不行,我要把你们老师说的记下来监督你。”张起灵见他还真的在笔记本上列了些条条框框出来,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像是在胸口揣了一只吴邪书包上的毛绒兔子,左右轻轻的摇晃着,是蓬松又柔软的触感。

评论(16)
热度(218)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