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周叶】烟尘里 01

*祝世界上最好的老叶生日快乐。

*不会古风硬要写,目前还是狼周×将军叶。玄幻不科学没有考据瞎鸡脖写背景。

01.

    大漠难得有如此平静的时刻。

    浑圆的太阳在视野的尽头沉下了,烧的天际一片洋洋洒洒的赤红,连绵的沙丘起伏成波浪,铺开鎏金色的光。没有起风的傍晚,旌旗仍是高高的悬着,在营帐顶头间或的摆动两下。空气一如平常的干燥,风沙长年累月的积在喉咙里,带着灼热的味道。

    叶秋蹲在沙丘上,嘴里吊着一根不知道哪里拔来的草茎,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也不顾身上的甲胄被晒的滚烫,执着的盯着那点光亮渐渐的隐没下去。身后的沙地里传来急促地脚步声,有人叫他:“将军。”他头也不回,淡淡的应了一声。“朝中……”那人的话方才开头便被叶秋抬手打断了,叶秋一瞬不瞬的盯着落日,直到远方再看不到一丝亮光,浮现出一股浓墨般的夜空。他站起身,伴着甲胄摩擦的声音活动了几下腿脚,问:“还是那事吗?”“是。”刘皓一拱手,“我们这样……”叶秋又抬了抬手,阻止他说下去,只是拢了拢披挂,叹了一句:“罢了。”

    他不愿再多说,直着脊梁往营帐里走,半路上又改了主意——帅帐里传出低声的争吵,而他着实不想再为这事多费口舌。从营地再向内,有一片贫瘠可怜的草原,这里到处蛮荒,唯独这一点点枯竭的黄色带来一点生的气息。裸露出的沙地上杂乱的拓着大量的动物脚印,像是某种种群的迁移——这在沙漠可不多见。叶秋顺着那脚印的方向一路向前,忽然听到一声孱弱的呜声——他转过头,在身旁的杂草堆里看到一只侧卧的小狼,狼身灰白的毛上粘满了沙土,额头上淌下的血污让小狼不能顺利的睁开眼睛,只能颤抖着喉咙发出粗重的喘息。叶秋蹲下来,忍不住“啧”了一声,一把扯过自己的披风,小心翼翼的将小狼抱了起来。小狼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只是奋力的挑起眼皮,从血污中露出一只碧绿的狼眼。

    叶将军捡了只宝贝狼,这事第二天就传遍了大半个军营,说将军怕吵到小崽子,把帅帐里所有的人都哄走了。

    沙场征战这么些年,叶秋只是处理自己的伤口也能成了大半个医生。他看了看小狼额头的伤口,直接自己动手,用剪刀剃掉了小狼伤口周围短毛,又用细布沾了酒清理伤口。小狼大概是觉得疼,浑身都打着颤,但一声也没吭,爪子深深的陷在他披风叠成的软垫里。

    “好小子。”叶秋在小狼的额头上包了块软布,又捏了捏小狼尖碗状的耳朵。小狼恢复了一点精神,用那双亮晶晶的狼眼瞅着他,挪着步子蹭到他手掌里,在他掌心的地方伸出舌头舔了舔。叶秋笑了两声,托着小狼前爪把小东西举到脸前,上下打量的一番,道:“脸还挺俊,就是浑身脏了点。”小狼嗷呜了一声,像听懂了似的,前爪搭在叶秋手上挠了挠。

    “听明白了?”叶秋挑了挑眉,惊讶的嘿了一声,道:“打个商量,咱洗洗呗?”小狼没出声,耳朵尖抖了抖,又傻又乖,看起来不像只狼。“那就当你同意了。”叶秋打了盆水,一点一点给小狼崽擦毛,有些短毛缠乱的纠结在一起,他怕弄疼了小狼崽,只得一遍遍的擦着,用手指将毛梳开。小狼四脚朝天的躺着,擦肚皮的时候舒服的发出呼噜声,前爪跟着叶秋的动作扑腾着,想去抱住他的手指。“你到底是猫是狗是狼啊?”叶修在他鼻尖上弹了一下,“可累死我了,这辈子没这么伺候过别人呢。”小狼崽打了个滚,慢悠悠的站起来,眼睛还盯着叶秋的手指,微微蹲低身子猛的扑过来,把修长好看的手指含在嘴里,用尚且细嫩的牙齿去磨去咬。

    苏沐橙走进帅帐的时候正看到叶秋一手在地图上写着画着,一手随意搭在桌沿上给小狼咬着玩儿。苏沐橙笑了一声,道:“将军好兴致啊。”叶秋抬眼,应了一声:“来了。”“嗯。这小狼怪好玩的。”苏沐橙走近了,爬在桌上歪着头看狼崽。小崽子也不朝叶修撒娇了,伏下身子对着苏沐橙呲了呲牙,嗓子里咕噜咕噜的,发出威胁的声音。苏沐橙叹了一声,嘟囔道:“怎么变脸这么快呢……”叶秋却乐了,鼓励似的在小狼崽下巴挠了两下,说:“哎呦,这才有点狼的样子。”

    伤没养好之前叶秋决定先把小狼崽留在营地里,等他痊愈了再送他回群落。狼崽子挺好养的——至少是对叶秋,黏糊的像只没断奶的乳狗。叶秋也发愁,会不会把这小家伙养的失了野性再回不去了,不过见他对苏沐橙咬牙威胁,对刘皓连扑带撕,也就稍稍放下了心。小狼崽就睡在他的营帐里,也没什么娇贵的,团成个收尾相接的姿势就席地睡了。

    叶秋熄了蜡烛倚回床上,只有窗外守夜官兵们火把上的光点影影绰绰。黑暗中一双翠色的兽瞳盯着他莹莹发亮,叶秋翻了个身,面朝着狼崽的方向,笑道:“睡吧。”小狼崽呜了一声,走近了些窝在他床边,在他伸出床沿的食指上舔了舔,才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苏沐橙想给狼崽取个名字,叶秋原本不肯,又不是要长久的养下去,起名字就太像家畜了。苏沐橙揉揉了小狼的脑袋——小狼近些日子大约是发觉了她没有恶意,即使对她不如对叶修来的亲,也不再抵触她的触碰,更不像刘皓靠近时一样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样子像随时都会扑上去咬住他的喉咙。随主人,苏沐橙是这么跟叶秋说的。叶秋不以为意,把小狼的脑袋捂在怀里,说谁教他这么显山露水的,学不到本将的二成心胸。

    最终还是决定给小狼崽起个名字。军中将士们大都没去过学堂,总能从营帐里翻出几本认字本出来。叶秋搜刮了一本百家姓,主营区不用站岗放哨的将士通通围在帐外的空地上,看小狼像孩童抓周似的踩着书页走来走去。叶秋抱着手臂蹲在地上,嘴里叼着枝草杆,心头跳的厉害,觉得给自己亲儿子取名也差不多是这个心情。

    等狼崽子按着张书页蜷在上头,叶秋才拍了拍膝盖走过去,一把捞起小狼扔到肩上,掸了掸书页上的沙土,含着草枝含糊不清道:“周。”旁边的将士们哄了一声,叶秋又比了个手势,道:“行了,就小周吧。这段时间算是我们半位袍泽。”他让人群散了,自己拎着狼崽子和苏沐橙往帅帐走,走到一半忽然想到点什么,又把狼崽子举到自己脸前,郑重的道了一句。

    “也不想你记住了,就有个印象吧。”叶秋指了指自己,“叶修。”苏沐橙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他笑了笑,戳着小周的肚子,接着道:“不是叶秋。

评论(2)
热度(47)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