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接南京篇——“我叫张起灵”

原文:我们连滚带爬冲出去,黑暗中冲进野林子,还没冲几步,闪电下,看到一个穿着雨披的人低头站在雨里。

一个闪电是瞬间亮起,看到这个人几乎只用了4分之一秒时间就到了我们跟前,我和胖子吓的大叫:“杨大爷!!!!”
两个人煞不住车从那人身边抱头冲过去。被那人同时揪住衣领,直接拽回,摔翻在地。

大雨中他掀起自己雨衣的连帽,闪电下,我就看到闷油瓶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闷油瓶稳准狠的手法成功的把我摔懵了,我躺在雨里半天没说出话,瞪着眼睛盯着他湿漉漉的脸。胖子在旁边哎呦哎呦的叫唤,爬起来的时候顺手拿了盗洞门口撑着的伞,一边揩身上的泥水一边道:“这位帅锅你来的很快啊,吓死本胖宝宝了。”

闷油瓶通常不会接胖子的玩笑话,只是微微皱着眉看我。我张着嘴刚要说话,一阵风吹的雨点全都砸进我嘴里,我呛得咳嗽了了几声,赶紧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结果不知道是被杨大爷吓的还是被闷油瓶吓得,手在地里打了个滑,又噗嗤一下裹进了泥里。

闷油瓶的面无表情里顿时出现了一种人设不能崩但这人真的好傻逼的情绪,他半蹲下来抄着我两个胳膊,二话不说把我从地上抬起来,一只手按着我的脑袋一只手在我后脑摸了摸,八成是以为我磕到石头上了。我掸开他的手,问他怎么来的,他没说话,解了雨衣就往我身上搭。

胖子给闷油瓶举着伞,奈何这伞是我俩在村口小卖铺买来临时用的,屁大一点,遮胖子都遮不住他大半个肚子,更别说这雨大的像老天在泼泡脚水。我身上又是泥又是雨的穿雨衣也没用,又把雨衣扔给闷油瓶让他自己穿。胖子的眼神在我俩之间转了个圈,生怕我俩你一下我一下的没完,赶紧拦在我俩中间,在巨大的雷声里喊道:“再这么谈恋爱要遭雷劈了!”

我淋着雨往村里走,边走边觉得脸上粘糊糊的,有点痒,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抓了半天还是不舒服,就想回头问问闷油瓶和胖子我脸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刚一回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胖子一愣,拍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闷油瓶也楞了一下,雨兜下那张脸满是无奈,他快走了两步到我面前,用拇指狠狠的擦了擦我的脸,说:“吴邪,你起泡了。”

我看着他手上白色泡沫,心想妈的,太丢人了,我气爆了。

(p了个s的原文:那些虫子都往头皮里呼,我们满脸满头涂上洗头膏挡虫子,那就更热了,汗水溶解洗头膏直往身上滴落,看上去像溶化的蜡像一样。)

评论(24)
热度(247)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