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ABO】愿赌服输 07

*双Alpha,耍流氓的非正常意义ABO

*忘记前文系列www前文可点下方tag。这篇看得人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写下去,犹豫半天还是发吧。喜欢的话就告诉我啦w

吴邪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做法算不上高明,但他仍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满腔怒火,暴涨的信息素气味迅速充盈在房间里,像是一个密封的炸药包。

没有哪个Alpha会在另一个Alpha如此强烈的信息素气味下觉得好过,但他不介意这样的做法会惹恼张起灵,或许是曾经身体的亲密让他不由自主的降低了对这个人的防备,又或许是其他的,他也说不上来的一些情绪。

张起灵没有像他想象的一样,在这样明显的挑衅中掐住他的脖子或是干脆给他一枪,反而极为冷淡的挥散了耳边的烟雾,顺手拔掉他嘴里吊着的烟,捏着那点濡湿的烟屁股含在自己唇边,深深地吸了一口。 

张起灵退出去两步,仿佛是想远离他身上甘纯又浓烈的酒味。吴邪勾起唇角,挑眉看向张起灵,他自认为将自己的情绪掩饰的很好,像一个无辜的愤怒的人质,而非一个好心被当做驴肝肺的可怜鬼。而在张起灵眼中却不是如此。他的眼睛总是那么亮——张起灵想,若不是那双淬着火的眼睛,大约自己也要被他故作乖张的表现糊弄过去。

任务难以进行下去的杀手又沉沉的抽了两口烟,似乎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压抑某种心情。

生气了?吴邪心里竟然冒出点盎然兴味,又暗暗嘲笑自己,也不知是从哪来的勇气在死到临头还能临危不惧。

张起灵的眉心蹙起,看着的他的目光里有责备和无奈,或许对方并没有察觉,那是个非常亲昵的眼神,该出现在亲人间,朋友间甚至爱人间,但不该是出现在他们之间——吴邪在这样的目光里又愤愤了起来,两颊紧绷着,臼齿咬合的生疼。张起灵将那支烟抽尽了,随手扔在脚边踩灭,这才开口说:“你没我想象的聪明。” 

吴邪点点头,冷笑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十分清晰,“那是要我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了。”   

“总有办法让你开口的。”张起灵淡淡道,“时间不多了,你不想受苦的话,就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我能说的都已经说了,但你不信我。”吴邪坦然的看着他,“我也大概听说过你们的手段,无非是虐待或是威胁,怎么,你打算对我用哪种?”  

张起灵见他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轻声叹了口气,重新回到了面无表情的冷淡状态。他单手拎起那只银色的手提箱放在桌上,从箱盖里取出一个塑封好的包裹,像是特意展示给吴邪看似的,颇为慢条斯理的从里面拆出一支针管,和一枚小指大小的玻璃瓶针剂。  

“这是什么?”吴邪还是笑着,声音却听得出恼了起来。他必须得承认他的心里是有些发怵的,这些他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场景好像毫不打算让他提前做些心理准备。

他装的不太好,语气里藏不住全部的情绪,竟不自知的带了一丝颤抖,似乎还含着份不易察觉的委屈,这让他听上去有些可怜。

张起灵并拢二指将玻璃瓶圆锥状的瓶口打破,将针尖没进药剂里,闻声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吐真剂,能让你镇静下来,无意识无条件的回答我的问题。”他的声音低沉,却很冷,像是一把开了刃的尖刀让吴邪感觉到疼,忍不住瑟缩起肩膀,错开了目光不去看他。  

“我见过很多人注射后的样子,”他难得好心的解释,但在吴邪听来却是赤裸裸的威胁。他并没有放过吴邪的意思,鞋尖堪堪的停在吴邪眼前,从针尖挤出的几滴药剂在地上摔出了破碎的水花,又砸在吴邪脆弱的神经上。“很听话,有问必答。但之后他们没有一个能再清醒过来,他们这里——”

吴邪终于抬头看他,他垂着眸子,指尖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轻轻敲了两下,“全部出了问题。”

吴邪猛的向后坐直了身体,后脑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他没有喊疼,只一双眼睛微微失神的,不知道在看哪里。他像一只受了惊吓的鹌鹑,笨拙的蜷缩着,企图用这种方式增加自己的安全感,但只有一小会儿,他又直起了脊梁,发出挪动身体的窸窣声。

张起灵有些摸不准吴邪这幅样子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因为青年似乎对扮猪吃老虎和虚张声势都很在行。他蹲下来,用拇指去撬吴邪的嘴唇。后者咬的太紧,淡色的唇瓣上留下了几个泛白的小坑。他本不愿逼吴邪的,他极少有这样多管闲事的念头,只不过是这副模样同样也让他心口一紧,奈何对方毫不配合,也接收不到他难得的好心。

他看到吴邪的眼眶红了,但没哭,柔软又新鲜的粉色裹着漆黑的眼珠,也不知是怕的还是恼的。后者无意识的用舌头将他的手指顶出口腔,温暖湿软的触感舔过他的指尖的薄茧,只这一下,吴邪身上攻击性的味道忽然淡去了,只剩下Alpha身上好闻缱绻的酒香。

张起灵的手指僵了僵,还未来得及退出对方的口腔便被对方轻轻的阖齿咬住了。吴邪回过神来,表情变得很快,大概同样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这是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他忽然笑得像只餍足的狐狸,就这样含着他的指尖,含糊道:“你不说,是不是打算像上次一样奸淫我?”

他这样说实在是毫不客气且有违事实,哪怕开始时出了点小差错,结束时也不算上那么愉快,但中间过程确实是互帮互助你情我愿的。然而张起灵却没有反驳,因为吴邪说话的时候舌头一直有意无意的滑过他的指尖,呵出的热气也拢在他掌心里,有点痒。

他捏住对方的下巴想抽出手指,却被吴邪狠狠的咬了一下,一圈圆形的牙印,很深,瞬间就冒了血出来。张起灵并不意外,他也觉得吴邪合该发脾气,对方也是个Alpha,即使看上去更像是温顺而又斯文的Beta,但味道仍然是尝起来又辣又烧的烈酒。

他知道吴邪是故意的,虽然他并不清楚激怒自己对吴邪有什么好处——又或许真的只是在发牢骚,但那太像情人了,不是适合吴邪的想法。他能感觉到吴邪并不害怕,或者说起码对方在告诉自己不能害怕。

吴邪心里也没有底,他不觉得张起灵是会念及旧情的人,何况他们还只是十分不凑巧的滚了一次床单,拿来做砝码也有点太不像样了。只是他非常奇怪张起灵对他的态度,似乎是耐心过了头。他在赌场上能如鱼得水,很会看人脸色,更会试探人心。于是他想试试看张起灵的底牌在哪里,这也许是他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张起灵没有再给他废话的机会,对方用膝盖顶着他的肩膀,将他面朝地板附身压住,一手拉他的手臂,飞快的将针头刺进了他的皮肤里。他没法挣扎,也看不到,只能感受到冰凉的液体被一点点推进他的身体。他的心跳失速般的剧烈跳动了两下,似乎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

推入的过程格外漫长,让吴邪想起那个著名的囚犯实验。日日夜夜听着自己失血声,和感受到自己正在被注射某种可能伤害大脑的药物,听上去似乎是同等的让人绝望。张起灵将拔出的针头丢在一边,吴邪下意识的看了眼那个空掉的注射器,感觉到自己从指尖一点点开始变冷变麻。

这真是非常绝望了。吴邪看了一眼张起灵,哼笑道:“如果你这样就能信我,在我傻之前,问吧。”

评论(38)
热度(251)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