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论坛体】我觉得,我室友不喜欢我 08

*快写完了,前文可戳下方tag,仍旧是有什么想问W的话可以留评论www

*本来这篇文的时间线是按着写文时间来的,结果……给大家拜个晚年了……

  有人问我上次帖子里的闷油瓶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一不小心掉马了。虽然Z的真名也有点清奇,但怎么看闷油瓶都不能是个真名好吗。闷油瓶是我刚认识Z的时候偷偷给他起的外号,因为Z真的太不喜欢说话了,总让我觉得自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时候我们还不太熟,即使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心理上还是会有些过不去。我自我感觉这个外号起还是挺形象的,我一直瞒的挺好,只有在P面前说漏嘴过一次,Z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我预感他会一脚把我踹到墙上去。

  过年这几天比较忙,心情也不太好,现在来给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新年快乐。说句实话,我昨天晚上睡觉前还想着就这么弃贴好了,因为我忽然发觉我写的帖名可能真的为自己立了一个Flag。这件事的发展让我有点猝不及防,也让我无法心平气和的写下这些东西。我想了一整个晚上,又对着电脑发了快一天的呆,最后还是决定把它写出来,仍旧是希望听听大家的意见,并且算是给自己的一个交代。

  那天送Z去机场之后我一个人回了家,年前的晚上出行的人很少,地铁上难得空荡荡的,还有点冷,我莫名就觉得有点别扭。以前陪我妈看电视剧的时候看到在机场告别的桥段,我都觉得是拍的太过了,又不是一辈子见不着了,至于黏在一起分不开么。我妈那时候就笑我没谈过恋爱都这样,我还是不服,可能和我家庭氛围比较随性也有关系,送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父母也都是摆摆手跟我说快走快走,别耽误飞机,自己一回头就游山玩水去了,和送走了个包袱没什么两样。所以送Z这次大概算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送别竟然真的这么难受,我拍了张空车厢的照片发给Z,说你走的太不巧了,不然我就可以带你独享4000万豪车。Z那会应该已经上机了,我也没想着他能立刻回复我,回了家就随便打了会儿游戏,等着Z落地了能回条消息报声平安。

  他落地的时候已经凌晨了,回了我俩字说到了。收到他消息我就安下了心,这会儿才觉得有点熬不住犯困,就回了他句路上小心,早点休息,洗漱完又补了句晚安打算睡觉。结果躺在床上又开始想东想西的睡不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和Z睡习惯了,背后少个人就觉的凉飕飕的,睡不踏实。

  手机界面就停在我和Z的对话框上,我拿起来随便翻了翻我和Z的聊天记录。Z发消息的时候比他现实生活中要活泼一点,虽然话还是很少,但好歹是有问必答,哪怕是个省略号也不会干晾着我,有时候还会发几张表情包。

翻完回来发现Z还是没有回我,不管是开玩笑那条还是说晚安那条,我这才感觉有点奇怪,只能说服自己也许是他拎着行李箱不方便。

其实我最怕的还是Z察觉到我喜欢他这件事了,如果他的态度转变是因为这件事,那我可能没有任何的挽回余地。另一个方面来说我自己也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做什么让步或者无谓的解释,如果他能接受,也正好喜欢我,这当然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如果他不能接受,那我可能要失去这样一个朋友,同时也失去一个我很喜欢的人了。

  之后的几天Z就像失联了一样,我给他发过消息也打过电话,但他通通没有回音。只有在三十的那天晚上,我打通了他的电话,那时候窗外正好有人在放烟花,我们本来说好过年的时候要一起放的,所以我在和他说完新年快乐之后,又把手机对着窗户,想他分享一下烟花的声音。然而等我重新收回手机的时候电话就已经挂断了,我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他接的电话。

    我有些担心他出事了,又怕是他是因为察觉到我喜欢他这件事在躲我,所以也不敢表现的太着急。我没办法联系到Z,对他家里的事情况也了解甚少。我旁敲侧击过P,P和我说有个叫H的学长和Z的关系还不错,好像之前是高中同学。

    我托他帮我联系那位H学长,P就问我和Z之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只好说我和Z能出什么事,就是他刚从我家离开,我又忽然联系不上他,有点担心他出事。P这人特别人精,说听我语气就觉得不对劲,问我是不是Z和我表白了。我心想哪有这么好的事,是Z被我吓跑了还差不多,但我还不打算告诉P,第一是我还不太好意思说这个,第二是怕P知道了会怂恿我干一些没有退路的事情,对于我这种贪心的人来说,是很难控制住自己的。

    我和P聊了很久,我问他为什么会觉得Z喜欢我,又为什么想要告诉我。他说:你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向我打听你俩是不是出柜了在一起了,旁人都能看出来Z对你不一样。他跟我保证说他看人的眼光没问题,而且是实在看不下去这个暗恋套路,一个打死不过一个打死发现不了,看着我们俩就觉得着急,恨不得能把他推到我面前来。

    P说他告诉我的时候既不是想在背后胡乱嚼人家舌根,也并不是想要让我弯掉去接受Z之类的,而是觉得我们两个的相处看起来已经可以到开诚布公谈这个问题的时候了,同时也是给我提个醒,如果没有那个意思,就和Z保持点距离,别最后搞的不清不楚的,吊着人家胃口。他一直觉得我和Z要好的过分了,让我别嫌他多管闲事。我问他真的过分吗?他说他也说不清,可能Z对别人都太冷淡,和你走的这么近就显得特别了。

    我懂P的意思,也知道他不会搬弄是非,于是我又问他,这件事你有和Z确认过吗,P支吾了半天才和我说,这件事和Z很难说清楚,他也曾经拐弯抹角的问过Z,但Z什么都没回答。我非常怀疑Z能不能掌握P说话的艺术,况且Z还什么都没有说——我忽然意识到问题在哪,和P说:既然你和大家都觉得是我们两个关系太好了,为什么你会认为是Z喜欢我,而不是我喜欢Z?P回答的很快,说因为我知道你还是个直男啊。说完这话他忽然愣了一下,道:你不是吧你……我没听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我越来越相信这件事是个乌龙,虽然我几乎没信过Z会喜欢我,但总是不由自主的想从别人的口中得到一点希望。我承认开始时我是有点埋怨P的,我觉得要不是他告诉我这件事,也许我不会这么在意Z,也不会潜移默化的暗示自己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是属于自己的,从而无法自拔的慢慢喜欢上Z。然而我现在想起来,才发觉我大概很久以前就喜欢Z了,程度也许由浅及深,但绝对不会是从P告诉我那时才开始的,我不是一个仅仅凭别人的言语就能喜欢上Z的人,Z也不是一个要被别人摆在我面前我才能注意到的人。他很好,所以即使我们性别相同,我喜欢他这件事也没什么需要别的借口来遮掩的。

    P帮我要到了H学长的联系方式,H是个很好玩的人,说话有点痞有点浪,我还没开口就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和我聊天,他说他听说过有个叫W的学弟和Z玩儿的挺好的,一直想见识见识什么样的人才能和哑巴和睦相处。他们两个算是发小,Z以前的外号就叫哑巴,我觉得不太好听,H倒觉得无所谓,因为他自己也有个外号叫瞎子。

    他和我讲了不少Z小时候的事,我也就没急着问Z的情况,我想Z家里如果出了事情,H应该不会这么轻松的和我聊天。H忽然说他有点事情,让我等他十分钟,我说好,顺手就刷了刷朋友圈。刷完一遍退出来,发现提示栏里H的头像又挂在那里,我重新点进去看了一眼,毫无防备的看到H上传了一张照片,配字是“卧槽我看到了什么”,照片里是Z和一个女孩坐在餐厅里吃饭,女孩正笑着从他盘子里叉出一块花椰菜,而Z拿着女孩儿的手机笑得很温柔。

    Z住在我家里的时候表现的太好,好到快要让我忘了他还是个有洁癖的人。但我知道他从来不喜欢碰别人的手机,更不会允许别人的餐具碰到他的食物。他对这个女孩儿做到了,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只是匆忙的关了机,觉得担心着他的自己可笑透了。

评论(26)
热度(274)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