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一个防雷,迷。

叶修坐在黑暗里,双腿微微岔开,脊梁弯曲着,仿佛是个正在积蓄力量的姿势。他用肘部支着膝盖,手指交错着撑住下巴,修长的手指拢住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难得严肃又阴沉的眼睛。

“卧槽,”老魏一开灯就看到这人坐在沙发上,吓得一个哆嗦,“老叶你在这儿吓唬谁呢?吃错药了?”

叶修没回答,眼睛盯着桌上的牛皮纸袋出神,表情也不算太认真,只是和平时那副什么都不上心,随意又懒散的样子截然不同。要命的任务也不见他这幅表情,魏琛提了一口气,问:“你丫不是不舒服去医院了,回来这么快?”

“…嗯。”叶修淡淡应了一声。

“这么丧?医生怎么说?”

“没事,”叶修的嗓音有些嘶哑,听上去不像是生了病,倒像是刻意压抑了情绪,忍着将声音压的沉了。他慢腾腾的起身,换了个姿势,神游似的从口袋里摸出捏扁的烟盒子,道:“或者说有那么一点事。”

叶修把烟叼在嘴边,翻手别开金属打火机的盖子,烟丝还未完全燃起,一点青色的火焰堪堪舔舐上烟头,他却忽然如梦初醒般抖了抖手指,将烟头拿的远了些。他眼神轻轻的落在上面,嘴唇动了动,像是想要说点什么又停住了。末了他又倏地抬起手臂,将烟头狠狠地砸进了手边的易拉罐里,可乐的气泡声簌簌的响了一阵,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失真。

叶修反复的开合着火机的盖子,金属壳上刻着几朵玫瑰和繁杂的荆棘,他的样子看上去是想将火机也扔了,但最后还是顿了顿,将金属盒揣回了裤子口袋里,“我怀孕了,任务都推了吧。”

“你他妈说什么????”魏琛用手指钻了钻耳朵,“你丫真是个O?”

“我说,我怀孕了。你是第一天认识我么?”叶修倚在沙发背上,抬眼看向老魏,“行不行啊,年纪大了这么点事都经受不起?”

“你……跟你那个小羊羔Alpha的孩子?”

“不算小羊羔吧…他在床上挺凶的。”叶修呵呵一笑,“就这么回事吧,你和老板娘说一声,我带他找他爸爸去了。”他的眼睛垂下去,摸了摸自己尚还平摊的小腹,“可能要对不起小朋友了,我这样的人,就不连累他了。”

评论(18)
热度(42)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