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九色鹿(六)(完结)

终于写完啦,本来就想写个小短篇,没想到写了这么多字。
希望张将军和吴小鹿在这个故事里一直幸福XD

“先生,这后来呢?”
“后来……”台上的说书人纸扇一合,露出副清秀好看的脸来,“您猜怎么着?”台下议论纷纷,有说他们隐居山林不问世事的,也有说他们为国王服务建功立业的,那说书先生带着温和的笑意听了半晌,用扇子轻轻敲击着手掌,“非也非也,这最过惬意的结局,当然是彼此携手,浪迹天涯了。”


今天的场子一散,吴邪就收了扇子插进怀里,一屁股坐在角落的茶凳上,接过了旁边人递来的热茶。张起灵还没来得及说一句小心烫,小鹿就已经猛地灌了一口进肚,苦着脸“嘶”了一声,可怜兮兮的吐出点舌头来,完全没注意到 张起灵神色一暗就被人叼住了舌头,凉凉的嘴唇在舌尖上吮了吮,烧的吴邪脸也烫起来。

胖子在背后咳嗽了两声,虽说散了场但这两人也未免太过肆无忌惮,吴邪红着脸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再看下去就要长针眼了。云彩接受的倒是挺快,还嫌他打扰人家亲热,嗔怪似的推了推他肩膀。

事情一结束两人就彻底捅破了窗户纸,腻腻歪歪了一阵吴邪又心血来潮想去各地看看,他唯一离开森林去过的地方是张起灵的国家,他很喜欢,说不上是新鲜感还是爱屋及乌。和他在一起之后,就更加迫切的想要了解人间的一切,好与他之间的距离更近一些,只是担心国王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开,张起灵身为将军,而吴邪又带着这样的能力,怎么想都是要紧紧控制的存在。

然而张起灵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国王竟真的同意他们出行。吴邪欢天喜地的收拾了行囊,和张起灵一人一马游历天下,见识了人情冷暖,离合聚散。越是这样就越发觉得他和张起灵能走到今天的不易,不禁更想和那人好好的走下去,分离也好,猜忌也好,痛苦也好,都是过去的事情,不及如今甜腻的万分之一。

这一走就是半年,再回到恒河水畔,吴邪难免心生感慨。胖子和云彩终于修成正果,就在小哥的国家开了家茶馆,听说生意还不错,于是吴邪又风尘仆仆的和张起灵一起杀到了胖子店里,充当了个半吊子说书先生,把他一路的经历真真假假的编成故事,没想到反响意外不错,张起灵那边也不急着回去复命,干脆多待了几日讨个自在。

胖子往另一边一坐,瞅着两人脸上还带着点长途奔波的疲倦,忽然想到方才有位客人提起这不远的地方有一处温泉,于是提议道:“你们要不要去泡泡温泉解解乏?来我们这儿也没见你们怎么休息。”吴邪一听眼睛就亮起来,他好久没化原型正闷的慌,若是能找个少人的地方洗洗皮毛真是再好不过。张起灵当然没有意见,仔细询问了温泉的地方就和吴邪出发了。张起灵一路牵着吴邪的手,吴邪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偷偷打量着路人的反应,挣了两下也没挣开,那人反而拉的更紧。后来才意识到两个人的手隐在宽大的衣袖下,不仔细看什么都发觉不了,便坦然的捏着心上人的手。

那温泉在后山的山腰上,果然越往深处走人际就越罕至。吴邪褪尽了衣物就急匆匆的跳进温泉里,再冒出头来的时候已经顶着两只鹿角,水面下的毛皮晕着淡淡的七色光芒。张起灵倒是慢条斯理的,一点点的脱下衣衫,解开束发,看的吴邪眼睛发红,赶紧把半张脸都埋进水里,不一会冒了几个泡泡在水面上。

张起灵赤身裸体的浸在水里,半倚着岸边朝吴邪伸开手臂。吴邪会意游了过去,侧着脸在他肩窝里蹭了蹭,鹿角一不小心就勾到了张起灵的长发,整只鹿僵住不敢动,生怕扯痛了对方,“小哥,你快把头发解下来。”张起灵还是不紧不慢,完全不在意的样子,问道:“吴邪,你可知结发夫妻的意思?”吴邪刚想摇头,又想起张起灵的头发还缠在自己角上,便道:“什么意思?”

张起灵与这样子的吴邪皮肉相贴还是第一次,九色鹿的毛短短的,却不扎人,水面下的毛被沾湿贴在身上,温暖异常,而他脖子上的软毛蓬松又舒服,顺着身子摸下去,手感好的不得了。

“当夫妻成婚时,各取头上一根头发,合而作一结,双方即结为夫妻。吴邪,你可愿意?”

小鹿瞪着乌黑的眼睛反应了两秒,猛的一下又变了人形,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身体也被温泉的热水蒸成淡淡的粉色。吴邪看着对方也难得有些紧张,耳垂犯红,抿着嘴唇等他回答。他伸手把自己的头发和那人的捞起,各取一缕缠绕在一起,“我当然愿意。”

张起灵面上还带着深情,只是身体却不那么老实,开始行些登徒之事。化了人形才感觉到对方的硬挺戳在自己小腹上,吴邪故意装傻问到:“成婚之后呢?”

“洞房花烛明。”

评论(10)
热度(117)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