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冰原上的来客05

05.

自从上次和张起灵闹完脾气,小狐狸就像一下子长大了很多,收敛了不少你说东他非要往西去的狐狸天性,乖的像只小绵羊。

吴邪学习适应的很快,饲养生活也慢慢步入正轨。教小动物上厕所本来不算是件容易的事,需要把小动物的粪便包起来扔进猫砂里,让他渐渐意识到这里才是可以上厕所的地方,一般饲养员都会采取直接一点的手段,威逼利诱小动物记住这个味道。但张起灵不行,他对着小狐狸看向他天真又干净的眼神根本下不去狠手,只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带着吴邪认了一次路,指着猫砂道:“在这里上厕所。”吴邪眨了下眼睛,歪着脑袋消化了一会儿,马上就准确无误的领会了话中精神,再也没让张起灵收拾过地板。

于是张起灵愈发觉得吴邪能听懂人话。

吴邪对毛绒兔子的兴趣没两天就过去了,但仍旧热衷于和张起灵玩闹,张起灵几乎每天都被小狐狸热情的舔醒,然后被例行的左扑右抱,身上难免被吴邪的小爪子划出各式各样的痕迹,黑瞎子看了就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哑巴女朋友多凶猛呢。他也笑,不由自主就想起古时怪谈里狐狸报恩化人的故事。“你可别笑。”黑瞎子一边锲而不舍的试图和吴邪联络感情一边道,“小家伙这么通人性,指不定哪天就化人给你做媳妇了。”

吴邪显然对这个说法不怎么满意,仰着脑袋斜了一眼黑瞎子,心里默默哼了一声,尾巴一甩就蹿回张起灵怀里。

愚蠢,老子可是只公狐狸。

被挠的多了,张起灵终于想起给吴邪剪指甲,他把小狐狸圈在怀里,捏着两只前爪慢慢修剪。吴邪看着犬类专用的指甲剪缩了缩身子,他对这种形状的东西没什么好感,但好歹对张起灵百分百信任,见张起灵捏了捏他的肉垫表示安慰,就乖乖的软下身子任他动作,像团融化了的棉花糖,又绵又黏。

指甲剪到粉红色的血线,吴邪盯着自己的爪子看了半天,脚趾张开又合上,像是一下子不适应没了那些锋利的小钩子。他跟往常一样攀着张起灵的衣服蹦上他的肩膀,不曾想刚蹿出去两步就滑了下来——小狐狸委屈的看了一眼张起灵,张起灵眼睛弯起来,大手一捞把小狐狸放在肩头。

吴邪刚来的时候还不到三个月不能洗澡,所以张起灵洗澡的时候通常会把小狐狸关回笼子里一会儿,总归是怕他乱跑出意外。吴邪哼哼唧唧了好几次,这回终于被带进浴室。他有点好奇的看着张起灵兜头脱掉T恤,露出结实匀称的身体,在红色的小浴盆里用花洒接满了热水,用手臂内侧试了试水温,接着把他抱起来,慢慢的浸到水里。

吴邪意料之外的没有闹腾,而是木着一张脸,吓傻了似的。

要不是吴邪呆楞了太久,张起灵估计也会忍不住笑起来。他用棉球塞住小狐狸的耳朵以防水进入,然后轻轻的撩起点水揉在小狐狸的白毛上,“别怕,很快就好。”小狐狸本来直直的站着,听到这话才放松了一点,但还是一幅硬着头皮豁出去的模样。张起灵挤了沐浴露蹭在小狐狸身上,吴邪躲了躲,晃了晃脑袋,张起灵没理解他的意思,以为小狐狸不喜欢这个味道,打算重新拿一瓶来用。吴邪没等他起身就从浴盆里跳了出去,探头探脑的巡视了一圈,最后用鼻尖顶了顶另一瓶已经开封的沐浴露——那是张起灵日常用的。

“不行,那个你没法用。”不知道什么时候张起灵已经习惯于用语言来告诫小狐狸,小狐狸不依,眯起眼睛嗷呜嗷呜的叫了两声,撒娇的功夫倒是长进了十乘十。张起灵还是摇头,人的沐浴露动物是断然没法用的,会伤害小狐狸的身体。吴邪只好作罢,慢腾腾的走回浴盆边,对着水里明晃晃的波纹深呼吸了一口,才迈腿站进去。

吴邪拱了拱他手心示意他继续,额头上粘了点张起灵手心黏糊糊的沐浴液,对方点着他脑门一点点抹开,淡淡的香味从指尖洇开。吴邪被伺候的舒舒服服,胆子也大了起来,一屁股坐进水里,大尾巴卷着水花乱晃,甩了张起灵一身。张起灵也不恼,揉搓毛团的手感让他感觉很好,他尽职尽责的疏通着小狐狸打结的毛发,不时摸摸吴邪的头让他更放松一些。浴室里暖哄哄的,张起灵的手也温暖,小狐狸舒服的紧了,嗓子里直发出呼噜声,不一会儿眼睛就眯起来。等张起灵用水把他身上冲洗干净,松了手,小狐狸就“咚”的一声埋进水里,脑袋一点一点的,快要睡着了。

小狐狸却兀自睡的香甜,也不知道刚刚那点紧张劲哪去了。不能就这么湿哒哒的出浴室,张起灵又怕直接开吹风机会吓到吴邪,只能先叫醒小狐狸。他取了小狐狸耳朵里的棉花团,声音不小的叫了声“吴邪”,小狐狸动了动耳朵表示听到了,但还是耍赖不睁眼,脑袋就搁在浴盆边上。张起灵便伸手掐住吴邪脸颊上的两坨软肉,没使劲,只是轻轻捏了捏,小狐狸的嘴角因此弯起一个弧度,还是不睁眼。他又挠了挠吴邪的下巴,吴邪才抬起脑袋,凑到他近在咫尺的嘴唇边湿乎乎的亲了他一口。

如果真的有一天……张起灵摇摇头把黑瞎子灌输来的奇怪想法丢出脑海,在吹风机的哄声中将手中的毛团吹的蓬松可爱。

评论(24)
热度(133)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