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冰原上的来客 番外一

*这么久了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小狐狸XD

*一个平淡的婚后化人后日常

 

 

“小哥……尾巴藏不住呀!”还没学会收回尾巴耳朵的小狐狸吴邪郁闷的晃了晃蓬松的长尾巴,踢掉拖鞋一屁股坐回床上,道:“要不小哥你还是自己去吧……我就不……欸?”

 

张起灵把他从床上拽起来,围了一条衬衫在他腰间,将两条袖子系在一起,又扶正了他头上的宽沿帽子,道:“别偷懒。走吧。”

 

“我要是一直收不回去怎么办。”吴邪嘟囔了一句,慢吞吞的跟在张起灵后面坐到鞋凳上,“会不会被别人当作妖怪抓走了。”张起灵无言以对,成精这件事他不是没想过原因,只是后来又觉得吴邪过的开心就好,有些东西也不必深究。“不会。”他蹲下去从小狐狸手里接过被缠成乱糟糟一团的鞋带,手指交错几次重新拆开,再打出一个漂亮的结。“有我在。”

 

吴邪不喜欢晨跑的心思从他还是只小狐狸的时候就开始了,变成人之后他一直在吴妈妈那里学习说话技巧和世俗人情,这对他来说都不算是难事。他好像天生就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后来又自然而然的能流利顺畅的说出口。但在操控身体这方面他并不在行,两脚兽的习惯他通常不能很好掌握,经常走着走着膝盖一软就要摔跤。张起灵看着他膝盖上的青青紫紫默默心疼,于是决定每天早晨陪他散步练习。后来吴邪渐渐有了起色,又要求他和自己一起早起跑步锻炼身体。

 

已经过了最酷寒的月份,清晨的时候却依旧是冷的,露水挂在叶片尖儿上,吴邪冻得跺了跺脚,在掌心呵出一口雾气暖手。路上的人不多,街边的小摊贩才刚支好摊子,吴邪晃悠悠的跑在张起灵右侧,被后者拦了一下,自己跑去外侧靠车道的一边。

 

“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我把糕点带给外婆尝一尝……嘿!”

 

吴妈妈刚开始的时候就被吴邪当成小朋友教,从拼音到童谣,和幼儿园教的课程没什么两样。好在吴邪接受能力很强,没多久就升到了小学,总算从咿咿呀呀的儿歌解脱出来背起了诗词。毕业是毕业了,记忆力却是好的不得了,张口就唱“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路边开放野菊花飞来一只小乌鸦”,张起灵无奈的弯起嘴角,放慢脚步侧身,在吴邪的脸颊上捏了一把。

 

“别出声,空气凉。”

 

小狐狸捂着嘴巴“唔唔”的点头,闭着嘴巴也闲不住,开始哼哼不知道哪里来的调子。跑了两圈晨练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吴邪体力不好,这会儿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姿势都走了形,注意力涣散起来,闷头乱跑。

 

“吴邪!”

 

“哎呦。”

 

和吴邪撞上的人显然也在出神,反应过来时吴邪已经被撞歪在一边,帽子从头上掉下去,被压着的狐狸耳朵一下支楞起来。

 

路人:……?

 

小狐狸也没意识到自己帽子掉了,倒在张起灵身上刚准备爬起来,又被对方强硬的按回怀里。张起灵飞速的脱下外套蒙在吴邪头上,扣着他的后脑勺让他快走。路人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俩离开,最后才恍然大悟:现在的小年轻,花样真是太多了。

 

有惊无险之后吴邪警惕了很多,再次和张起灵出门的时候就寸步不离的黏在他身边。吴邪住到他家也有一段时间了,和他挤在一张不大的单人床上,仍旧喜欢把脑袋埋在他胸口,尾巴搭在他的腰上缠的紧紧的。

 

这么下去也不是不行,但吴邪成长的速度很快,似乎是按狐狸的年月不断长大。总归是睡得不舒服,张起灵和吴邪商量重新买张床给他,小狐狸摇摇头拒绝了,手臂圈上张起灵的脖子,认真道:“只想和你睡。”

 

 

张饲养员觉得吴妈妈是时候教吴邪,有哪些话在人类的语言里是有歧义的了。

 

格子衬衫在吴邪屁股后面一荡一荡的,小狐狸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家具城里各式各样柔软宽敞的大床。两个人最后商定新买一张双人床,既不用分开,也不至于太憋屈。

 

“有喜欢的吗?”张起灵问道。

 

“都不好。”吴邪道,“床太大,离你太远了。”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选出来。

 

下午张起灵该去上班了,吴妈妈今天去外市见亲戚,他就带着吴邪一起去了极地馆。吴邪没事的时候也喜欢来这里帮忙,喂喂企鹅逗逗海豚,还能窝在一群北极狐里听他们谈天谈地聊八卦。张起灵也放心他在一群动物里,在小桶里装了满满的鱼,让他跟着胖子去喂食。

 

企鹅馆内部恒温是零下二度,吴邪换上棉服和水裤,全身消毒之后才能进入。不同种类的企鹅要喂不同种类的鱼,还要确保每一只都能吃的到。胖子在一旁不停的念叨:“小天真你可记好了,不能喂撑了也不能把哪一只饿着。停停停!那只喂过了!”

 

“没喂过,你怎么喂这么久了还分不清。”吴邪撇了他一眼,“在你们眼里动物是不是长得都一个样?”

 

“……差不多。”胖子语塞,差点忘了眼前这位祖宗拥有先天优势,人家本来就不是人,指不定一个不注意就在企鹅面前办个讲座,传授一下成精的技巧的套路。

 

“你丫打我干嘛!”吴邪忽然喊了一声,对着脚边狂扇翅膀的企鹅跳脚。胖子默默转身离开,吴邪这些粗话全是从他这儿学的,让小哥知道就不得了了。

 

吴邪抱着桶躲到一边去,没想到那只企鹅穷追不舍,对他一路又啄又咬。他顿时明白了他曾经用尾巴甩黑眼镜脸的时候对方的心情,决定以后看在他和小哥关系不错的面子上对他好一点。

 

张起灵下班之后来企鹅馆找吴邪回家,隔着玻璃看吴邪和那只阿德利企鹅对峙。他在玻璃上敲了敲,吴邪抬头看他,凑过来和他比划着什么。他没看懂,微微蹙起眉头,就看吴邪身后的企鹅猛然扑闪起翅膀,在吴邪腿上刮了十几下。

 

胖子在他身后哈哈大笑,吴邪被打的没了脾气,蹲在企鹅面前道:“我们极地动物,好歹也算是一家人,不该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吗?”

 

“这企鹅都跟了我这么多年了,能听你妖言惑众啊?”胖子得意洋洋道。

 

没想到企鹅真的听懂了似的点点头。

 

“这就对了,看见没,那个胖子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吴邪一扬手,指着胖子得到方向喊,“去吧!”

 

企鹅一改懒洋洋的形象,箭一般冲了出去。

 

吴邪转过身了偷乐,见张起灵在外面目光温柔看着,就跟他做口型,道:“我厉害吗!”

 

他点点头,淡淡的笑了起来。

评论(16)
热度(188)
  1. 琉璃子鸢Helvian_薇安 转载了此文字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